• 世界很小

    中午,把Lulu送到保姆阿姨那,我跟露娘就搭捷運到中山北路二段那兒開始我們的家庭日。

    先是到大姑住家樓下的社區健身房做運動,出大汗,排排我體內的廢物與怨氣。一個小時後,到晴美吃自助餐、古都喝鮮魚湯,然後就走到國華人壽大樓隔壁巷子的愛巧克。等小電池。說到這家愛巧克,其實是昨天參加「蔡瑞月舞蹈節寫手會」前偶然逛到的。以紫色為主調的室內裝潢,賣許多用巧克力製成的甜點與飲品。對深處工作低潮的我與露娘來說,應該是不錯的提神飲料吧。呵呵。

    等了大概一個小時,決定到中山站出口看看她到了沒。散步於巷弄間,這才發現附近的店面已經慢慢轉型為「日系OL淡彩療癒系」,從裝潢、吃食、店名,都與東區有很大的差別(東區好像是走「美式YA傻大姊」路線)。不知道這跟衣蝶及光點電影院有沒有關係。

    如此一來,以中山北路/南京東路交口為軸心,這區塊竟也可與對角線的六條通構成對比。有趣。

    小電池來了。我們各自點了巧克力飲品與甜點各一。我點的是「烏龍茶冰巧克力」,乍聽之下奇怪的對比,竟也對味,真是奇妙(後來想到鴛鴦蘿柚,爽度與氣質大減)。不過,我大概把我三個月的巧克力份量都在一個下午食用完畢。

    跟小電池聊許多信仰與自身經驗的衝突,特別是關於「苦難與神的介入」這議題。我發現,社會學家對於這個議題特別,嗯,過不去。這或許跟社會學家關心「集體性」的社會議題,以及倫理、道德、正義等價值議題有關吧。

    談話中,意外發現小電池在美國教會的牧師竟是露娘大學時期的輔導,世界真的很小。

    聊到六點,不得不結束。陪小電池到捷運站,我跟露娘繼續找飯吃。意外發現衣蝶二館門口的滷味很好吃,辣的很夠味,不過不能當正餐。還是決定去吃好幾年沒去的山小屋。東西還是一樣便宜大碗、老闆娘還是一樣的熱情聒噪,只是自己的心態跟大學時來這裡不一樣了。大學時候到六條通,總有種少年人窺探大人世界的感覺;現在來,雖然還是沒去鋼琴酒吧登大人,但心態上卻疲累的像是個中年人。六條通的味道因此不再是探險,而是跟巷口吃麵一樣生活化。

    在回家的捷運上,遇到在總會研發處工作的MJ,一聊之下,才發現我們居然住在同一棟大樓。世界真小。

    而正因為世界很小,我們才得在其中翻找有趣的人、有趣的事。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