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塔裡的秘密

    不知不覺間,白色巨塔也演完二十四集了。談不上好不好看、喜不喜歡,反正就是電視開著,一邊休息,一邊讓劇情跑。

    不過,最近有點疑惑。

    白塔幽靈

    自從劉心萍的刀變成邱副開以後,蘇怡華就變成幽靈一樣,所思所想的都是劉心萍的PORT A。而當劉心萍出院後,蘇怡華則轉身一變,變成求歡小狼狗,不是在醫院裡閒晃,就是每天問關欣何時下班。

    這麼天真的大男孩,以為不工作、純聊天就能夠拯救天下蒼生,怪不得徐大明要把想辦法把他弄成外科主任;好控制嘛。

    變亂口音

    因為醫院人事龐雜,所以在塔裡聽到不同的口音是可以理解,甚至會需要合理化的。比方說,劉心萍那口清楚的原住民腔調,就是要到一直快出院前才被好好的解釋。而徐大明這外省腔,也生出一個非常台灣腔的女兒。

    不過,最讓人嘖嘖稱奇的,是唐國泰。中風前,唐主任說話的腔調是帶點外省腔的,台語也說得怪怪的;中風後,卻很明顯的變成「廣東腔」。不知道是不是那個一直在後面推輪椅的麻醉科賴成旭給帶壞的。

    只是,我卻也懷疑賴成旭那口蹩腳的廣東腔是刻意模仿的,為要假冒成泰緬孤軍後裔,好博取同情跟獎助。

    狗仔不能

    當馬懿芬告訴邱副她已懷孕、莊明哲讓關欣想起墮胎往事時,我腦海裡迸出來的第一句話是:「狗仔隊呢?壹週刊呢?怎麼沒有人挖出來啊?!」

    照現實生活中狗仔隊的能力,當關欣第一次惹上麻煩時,她跟莊明哲的那段過去應該就會被挖出來。搞不好蘇怡華還會揮著手中陳寬買給他的壹週刊,要哭卻面部扭曲流不出淚地說:「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我會是最後一個知道的啊?事情不該是這樣子的啊!」關欣則抿嘴,看著蘇怡華後方的地板說:「怡華你別這樣,我想說,可是你都沒問啊...我們都長大了...」

    至於馬懿芬,則可能會發給自家新聞台獨家,大爆與邱副交往、相愛、轉淡的過程。而唐國泰則看著電視,用他中風後的廣東腔說:「這個畜生。幸好,我已經回到美國。沒有人要挖我跟開刀房阿長的事情。」

    我想,追根究底,這問題可能出在蘋果日報跟壹週刊沒有買廣告作置入性行銷吧。
  •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OJ said...

    我覺得這部戲最糟的是托哭戲。演員演得很好,會不會是導演捨不得剪掉。但不剪的話,整個戲的感覺就有些灑狗血了。有一次看到一對夫妻為了一個先天心臟病的小孩哭了二十分鐘。從此以後我沒再看白色句塔了。

    豬小草 said...

    我覺得,隨著權力鬥爭告一段落,白色巨塔將慢慢以「哭戲」和「床戲」為主軸;真是一則以憂,一則以喜啊。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