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行的距離

    就在HAPPY MOBS微型論壇的那個下午,樂生療養院正在進行影展整地的工作。一個參與整地工作的部落客,,說:
    我們先是把磚頭清理乾淨,人多果然是好辦事,不一會馬上就把週邊清理完畢。而此時要鋪在花圃的泥土也已經送到,然而擔心可能讓泥土被雨淋溼,便一群人趕緊將泥土裝袋,放到廊下。眾人奮力辛勤工作著,地上腳上,沾滿泥濘,大伙卻不停蹄的繼續往前邁進。裝袋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隨著雨淋,或是力氣漸漸耗盡,手中的沙袋卻越來越重,腰也越來越酸,然而,沒沒聽到一聲的抱怨。大家都是因為自願才來這裡,工作越是辛苦,彷彿心中越能得到救贖。
    我讀著,心頭揪了一下。總覺得,對在冷氣房裡高談社運串連的我們來說,貼貼紙、說說話,其實根本比不上真實參與的體力勞動來得踏實。在論壇的末了,正當我們還為著文件會通過樂生保留方案而高興時,米店卻不斷地說:「二、三月是決戰的時候。」一轉眼,一月就要結束,二月就要來了。

    只是,在那剛整完地的大樹下,花還來不及開呢。

    losheng

    上頭這張圖,是我用URMAP抓下來的「樂生官方搬遷路線示意圖」。右上方的S,是樂生療養院的現址,也是捷運新莊線機房的預定地,而在左下方的E,則是政府新蓋好的療養院。而那段藍色的、看起來不算長的搬遷路線,正牽動著許多樂生病友的未來。

    munch這篇「樂生的最後決戰」,不但紀錄了整個事件的經過、運動團體內部的歧見、保留過程的轉折、專業主義的攻防、官僚組織的顢頇,更重要的,是讓我們看到這背後牽涉到的龐大地產利益(再回頭看看右上角S的週邊吧):
    當專業說詞被攻破,土地利益的藏鏡人被迫現身,拆除迫遷樂生的動力,絕不會只是一座機廠的設置,而是在機廠之外,那些鄰近捷運的增值土地,樂生終究必須面對期待土地利益者的挑戰,無論是附近居民或是投資財團,都可能成為官方在專業詞窮後,端上居民期待的民意說詞。換句話說,當樂生以專業攻倒專業,官方何嘗不想以人民攻倒人民。
    於是,樂生保留案的通過不是戰爭的結束,而是開始。

    而我們,去過樂生了嗎?若未曾踏上那片地土,我們怎麼知道所要保護的是什麼?

    2/4、11兩天,樂生療養院將要舉辦「樂生影展---革命前夕的代步車之旅」,透過影片與歌聲,讓我們再次溫習這地方的歷史。更重要的,是透過我們在那大樹下的聚集,真實地踏上樂生。

    畢竟,網路上的點擊,怎麼會比得上球鞋上的泥土來得芳香呢?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