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ever Young

    下午,淋著雨,依約騎車前往子宮觀賞「島國殺人紀事」。子宮很小,三十張椅子卻坐不到一半。放片的過程裡,陸陸續續有人走進來,我順著一個穿著苦勞t恤的人往後瞧,才發現蘇建和就坐在我後面。

    片子結束,燈大亮,wobblies、蔡崇隆、蘇建和走上前去,開始今天的座談。可問問題的人少,台上三人只得一直說話。有人問到蘇建和這幾年的感覺,他拉拉雜雜說了一堆,我卻只記得他一連說了兩次「如果我沒瘋掉的話。。。」

    座談結束,蘇建和朝我們走來,想抱抱Lulu,可黃小璐很不給面子地掙扎著要下來。我看著他的眼神,有種若有所失,突然覺得很抱歉。離開子宮,跟露娘討論起各自是何時知道蘇案,這才驚覺,十六年前的我們,不過高三;而他們只大我一歲。

    只是在我的意識裡,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他們卻一直是當年的少年樣,一直凍結在1991年的那個夏天。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