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燕

    據說,小小的馬祖列島上頭棲息了八百多種鳥類,而家燕是其中與人最接近的一種。常常在營區看到牠們飛來飛去,也不怕人,就是站在走廊上、停在樑柱上,做著牠們該做的事情。

    上午,我坐在山隴的小七整理要送到防衛部的資料,頭一抬,發現門口的樑上也有個燕窩,而成熟的家燕正進進出出的銜著食物回來,看那築巢的乾草,厚實且堅固,想來牠們已經住在這裡好久了吧。

    我看著看著,突然覺得寂寞。
  • You might also like

    10 comments:

    纖毛蟲 said...

    原來豬小草到了南竿.撐下去啊.

    馬祖的鳥多,和台灣的種類不一樣.我記得在虎踞堡利用所裡的高倍率望遠鏡看鐵板方向的紅隼,也在福沃嶺的連上看過戴勝在砲庫停留.不過最讓我驚艷的在雲台山頂上的驚鴻一瞥的翡翠,好大一隻.

    那時看鳥是不覺得如何,但是好幾個夜晚,從雲台山頂看到海面點點美麗漁火,卻不知道要跟誰分享,就會開始想念這個那個...

    看到豬小草這篇,那種感覺突然又回來.雖然已經過了近十年.

    豬小草 said...

    想不到纖毛蟲居然也是在南竿當兵啊(學長!學長!!)。我們連上附近的飛鳥不少,為此我還跑去圖書館翻圖鑑,每天清晨我都是被鳥叫聲吵醒,唉,要是不是在部隊裡就好了,這樣才是真的愜意啊。

    纖毛蟲 said...

    馬上叫學長了,不錯,豬小草很長眼.呵呵.

    其實不只我在南竿待過,寒山石徑的小杜白雲也是.他在我退伍前分派到砲本連當輔仔,我當時還曾在晚點名之後去他寢室聊天呢.

    我在虎踞堡跟雲台山頂分別待了九個月與半年,不知道豬小草愜意聽鳥鳴的連隊在哪裡,好像離山隴很近.不過為了避免洩漏軍機,小草就不必回答了.:b

    豬小草 said...

    砲本連?好久以前的編制。混泡贏現在改成砲兵群了,而砲本連應該是現在的群部連吧。我的連隊離山隴算近,不過還不到可以步行過去的程度,只是因為接行政的業務,每天都得去山隴付菜金,所以常常出現在山隴的小七。

    又,我的單位以前叫梅石連,這樣你應該就知道了吧?別擔心洩漏軍機啦,計程車司機知道的軍機要比你我還多哩。

    Theodor said...

    月底了不需要辦餉嗎 :)

    在外島當兵也是有很多好處的。就連想念都顯得甜美而富有詩意了些。

    joker said...

    不知道在西雅圖能不能遇見豬小草:D

    豬小草 said...

    @theodor:

    月底當然要辦餉啊,所以最近我跟我師傅忙翻了。加上因為營區要讓出來籌辦夏令營,全連得搬到環境很不好的馬幹班,更是讓人幹聲連連。

    @joker:

    我還沒去過西雅圖耶(露娘高中時去過),希望有機會可以去。

    小杜白雲 said...

    有人提到我的名字...
    如果要看鳥..在以前西守旅的旅部上方那個機槍陣地..我曾經和一隻紅隼約隔5公尺對望..

    當然..我在地上.他在天上..空中定點不振翅停留..只靠強風維持在一個定點上..然後突然翅膀一縮像自由落體般掉下去抓獵物..

    有沒有抓到獵物我是沒看到,,但那隻紅隼的風采我至今難忘啊!

    我和他對望過好幾次咧!

    此外..在下雨的午后..就在砲指部上方的天空,飛了上千隻的小雨燕..一開始我還以為是我小時候在田間看過的大群蜻蜓..認真一看..還真的全部都是小雨燕..密密麻麻的飛滿天空...

    不過說真的...精采的鳥都在那..真的有看到眼裡的人卻很少哩!

    馬祖其實是個令人很有感覺的地方啊!

    joker said...

    其實西雅圖是島上陸軍蠻愛的網咖之一:D

    豬小草 said...

    @joker:

    原來你說的是「遊戲阜」啊?那家的確是南竿設備最好、網路最快的店,不過我都是去「幻指部」耶。

    因為我不抽煙。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