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降風:青春的背叛與寬恕

    九降風中午,一時興起,冒著大雨搭捷運轉公車殺到大遠百樓上的威秀影城看《九降風》。電影開演,全場觀眾不過五人。典型的國片處境。

    電影的時間設定在1996年,或許是因為我們這代是看日劇長大的吧,九降風的開場很有日劇的味道。只是,由於看片子前看太多影評,所以投射太多自己高中的情感與記憶進去,然後到中間才想到:幹!!1996年的時候我已經大三耶了,高中生個屁。

    我跟愛蜜麗一樣喜歡看電影裡面的小細節,例如小芸聽的那張Dreams come true合不合年代啦、那個畢業生的髮型根本就不對啊、公車上的標語也怪怪的,不過,最大的疑問還是:
    • 1996年的時候,高中男生還流行騎NSR嗎?NSR不是我高中流行的?
    • 1996年的男生還在看飯島愛嗎?小愛有紅那麼久嗎?台灣的A片資訊有落後日本那麼久嗎?
    • 阿彥摔車那晚,他們在他房間裡打電動,從畫面來看,應該是在玩中華職棒VR,可是不太像是1996年那版,比較像最近出的版本吧?
    • 1996年,台灣實行「騎機車強制帶安全帽」了嗎?
    當然,這些疑問所直指的,不是導演在場景的設計與細節上有什麼問題,而是觀眾透過這種與自己青春記憶的比對而越陷越身以致無法自拔的耽溺情緒啊。

    有的觀影心得會把九降風裡九個青年的角色「刻意」的去跟職棒作對比,我卻以為,如果是用這角度來看九降風的話,只怕會錯過更多細膩的情感

    好像說,當小湯跟廖敏雄說:「那你在這裡做什麼?」時,廖敏雄的表情讓人非常不捨,而就在那幾秒,你可以感覺到鏡頭裡那寬恕的味道。是的,這部片子是有謊言,但「寬恕」才是重點啊。不然你以為最後廖敏雄那段是做什麼的?在年輕的時候,我們難免遇到欺騙、遇到謊言、遇到背叛,於是我們生氣、憤怒、攻擊、無法原諒那欺騙說謊背叛的人,而在懵懵懂懂間,我們可能原諒了、釋懷了、寬恕了,也,長大了。

    對我來說,九降風是一部關乎青春的背叛與寬恕的電影。而這部電影,說不上來好不好看,卻是會想看第二次、第三次的。
  •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165 said...

    嗯,1996年的時候我是台北的高一升高二生..

    1.1996年的男生還在看飯島愛嗎?小愛有紅那麼久嗎?台灣的A片資訊有落後日本那麼久嗎?
    →是的,就是那麼久

    2.阿彥摔車那晚,他們在他房間裡打電動,從畫面來看,應該是在玩中華職棒VR,可是不太像是1996年那版,比較像最近出的版本吧?
    →不是PS的實況野球嗎?

    3.1996年,台灣實行「騎機車強制帶安全帽」了嗎?
    →還沒...

    DarkBringer said...

    1996年?

    幹~~
    我那時候已經研究所畢業當玩兵開始工作了..........這擺明了不是給老頭子看的嘛~ 難怪戲院只有五個人 :P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