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忽然一週之我想休息

    過去這個星期只能用忙碌來形容。

    阿東返台,所以做月初報表的工作落到我頭上,可我從來沒處理過這業務。阿東說這東西很簡單,只要打開資料夾,把他寫好的數字打進去調整就可以了。但現實並非如此。上週五,中午,群伯傑在我面前揚著手上的對帳單上了公車,晚上,參謀官就追著我要調節數字,怎麼調整都不對,阿東那頭也被我的手機搞得整個上火。好不容易弄出一個比較像樣的數字,參謀官終於說:「這次就到這,下次不要再拖。」

    天可憐見。同樣的情節在星期一(昨天)上午重複上演。跟群豪斌約在公車站拿對帳單,抱著一疊資料窩在幹訓班悶熱的連辦室裡打資料,怎麼樣都對不起來。放棄。中午下山隴,跑上跑下的採買戰鬥營的各樣所需,腦筋一片空白,只想把資料夾狠狠地摔在某人面前,說:「幹!你再繼續凹我啊!」

    晚上,十點,完全沒有力氣,把桌面收拾乾進就草草上床就寢。房間悶熱,四十個人幾在一間大通舖,四把壁扇、六把工業電扇把躁熱的空氣吹過來吹過去。夜裡數度驚醒,床單都是汗,手臂上開始起小紅疹。還是得繼續睡。

    今天上午,反常地睡到五點半才起床(平常都是四點五十就起床),靈光一閃,把每日菜金跟主計組的每週菜金一項一項核對,終於抓到問題。阿東的手寫檔案有錯,少了三百多,想來是在主計那裡改過,卻忘記同步更新。把電子檔的數字改正。集合時,阿達傳來戰鬥營伙房的新菜單;前前後後改了三、四次。打電話給大姊叫菜,叫了好多好貴的菜,卻不是自己吃的。唉。

    這幾天,常常在公車上累到睡著,甚至就想這麼一路睡到馬港清水山隴,不要醒來。醒來就要處理業務。不要醒來。

    我想休息。
  •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Amo said...

    忽然想起自己早年在台北兼過兩年出納
    小學校園可能是在軍隊之外
    另一個把人力運用發揮到扭曲極致的職場吧
    或許想到我望不到盡頭的退休時日
    你指日可待的退伍也差堪告慰吧
    XD

    露娘 said...

    我也想休息...
    一動起如此念頭時
    女兒就得了腸病毒...

    我, 不得不休息...

    休息感言...
    感謝上帝:)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