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朋自天上來by露娘

    Yilun 是露娘眾友人中,最特別的一位。

    不只是因為她這個人很特別,更因為我們交往的方式很特別。

    認識Yilun是在2002的暑假,那年,我們同時進入臺灣神學院,一起上希臘文的暑期語言班,不同的是,我是一年制的文憑修業生,她是道碩正取生。用通俗話說,我是來念好玩的,她可不一樣,是個有上帝呼召的牧師蛋。

    忘記是什麼原因,是因為晚到、還是不喜歡和老師近距離接觸,我們一起坐在教室最後面,就在Kidaw和Yabung的旁邊,下課時,我們開始聊天。如同初識的陌生人,話題總逃不過妳是哪個教會?哪個學校?作些什麼事之類的?下課後,我們又很「湊巧地」一起沒定學校的午餐,於是,我們一起坐公車下山,她回淡水、我回天母。

    就這樣,我們每天一起坐在教室最後面,一樣坐在Kidaw和Yabung的旁邊,開始天南地北地聊。我好奇她為何唸完醫學院後、在教會作幹事、現在轉念神學,又為何在眾多服事方向和學校選擇中,現在坐在這裡念希臘文?恐怕她也好奇我為何從原先設定的研究軌道中,暫時停下,坐在這裡,一起念希臘文?而這一年過後,又打算做什麼?

    記得,那時的Yilun可說是我的浮木,因為剛從生活燦爛繽紛、高度強調自我實現的職場中退出的我,對於神學院的簡樸生活與簡單環境,極度不適應,怪乖,大家怎麼都那麼神聖?!雖然在各方面都已經儘量低調,還是感覺很異類,無法融入這個團體。所以,當看到一個反差更大的Yilun,心中實在感到慶幸,有她罩我,我也不用怕了!我心裡這樣想著。

    然而,過了兩個禮拜幸福快樂的日子後,Yilun竟然跟我說,她一直在美南浸信會的聖樂研究所、學園傳道會和台神道碩中作選擇,現在,經過禱告,她決定要去學園傳道會當實習同工,一年後,再決定要回來念台神或是出國、或是當學園的正式同工。

    嗚阿!這真是個可怕的消息!

    當然我很高興她能確定自己的方向、做了選擇,是,從今以後,我要一個人在這個地方求生存,這...這...這實在太可怕了!

    忍住恐懼的碰碰心跳,送走Yilun,開始一個人的希臘文。幸好,之前一直堅持坐在最後面,於是,和另一對堅持坐在最後的Kidaw和Yabung有了特別的默契,Yilun離開後,換她們來罩我,也是因為這樣,我對原住民有另一種特別的感情,因為她們適時將氧氣筒遞給我,使我免於引發神聖之山之高山症後群。而Yilun也在一年後決定在學園擔任正式同工,簽下一只三年約。

    之後,零星幾次的不預期會面,去淡水遊玩時的不期而遇、在校園書坊差點擦肩而過(還好後來還是認出來了),最經典的還是,結婚時,原先預定的伴娘人選臨時有事,我和小草不約而同地說出,找Yilun吧!

    正喜於Yilun時間許可,能當我的伴娘時,才在試禮服的那天,看到瘦到只剩一把骨頭的Yilun,消瘦的原因是,她才剛結束40天的禁食(三餐都沒吃喔!)。

    「我的天啊!只剩下一個禮拜就要舉行婚禮了,妳胖的回來嗎?不行的話,至少像個正常人吧!」

    婚禮那天,Yilun當然還是瘦到不行,不過,還好她有體力陪我們到最後。在大家酒足飯飽,感謝新郎新娘豐盛招待之後,連雙方家人都快樂地忘記還有一對新人留在餐廳,自個兒回家時,只有Yilun陪我們收拾到最後。

    Hah!事隔多年,幾經轉折,當初一起念希臘文的同學早已畢業、受派,有些甚至已經封牧了,Yilun傳來消息,她要赴美富勒神學院讀書,兩年後再回台神念道碩,赴美前,順道來高雄看我,還有Lulu。
    再見面時,已是五年過去!
    我們說著這五年的生活、改變,以及即將迎向及發生的新生活,還有看到我這幾年的新產品--Lulu,我們都很開心,包括Lulu。
    現在的我,不像別人一樣關切著Yilun的未來走向,是不是會回台灣,是不是會念台神,是不是會當長老教會的牧師等等,我只關切,Yilun在整個過程中,即便遭遇許多可見和不可見的波折,是不是仍然一直堅守著我們當初蒙召服事的信念,就像我們當初坐在台神校園的任一角落中,急切地發散服事熱情、分享理想使命一般。

    我相信,Yilun一定是這樣的!而且,日後若有需要,我會挺身而出,罩妳一把的(雖然大概僅限情感層面)!

    僅以此文送給我天上來的朋友Yilun,祝 妳踏上正式傳道之路,順風!

    See You Somewhere, Someday.
  •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把第一次獻給露娘的Yiluan said...

    你一定要讓我哭嗎....

    露娘 said...

    這可要說清楚,是什麼第一次喔!
    露娘可是很單純的

    而且,不要以為我不認識妳,妳一定已經哭了:)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