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了農地,二十年後我們吃什麼?



    不是農村子弟,也不是農業專家,我只是一個生活在都市裡的消費者,一個偶爾會搭朋友便車到美濃享受平靜山色的城市老鼠。對我這樣一個都市人來說,《農村再生條例》應該是一個很遙遠的議題。但不知道為什麼,看完上面這隻短片,我的憤怒,轉為難過。而這議題的重要性,卻再清楚不過。

    沒有了農地,二十年後我們吃什麼?

    不知道。

    二十年後的台灣人應該是用太陽能充電的吧。


    [強烈推薦]
  • You might also like

    8 comments:

    豬小草 said...

    這篇記錄裡的短片實在值得一看。

    island.republic said...

    台灣的農業官員對於急遽發生的全球性糧食危機資訊完全不提供,令人費解。

    Joseph said...

    依照這位教授的說法,我也想問一個問題:現在(不必等20年)台北人(也可以換成高雄人)吃什麼?而又是誰來界定「我們」的範圍的?
    如果要自給自足,台灣早在30年前的國內糧食生產就不敷消費所需,請問這30年台灣發生了大規模的飢荒嗎?
    你當然可以說,糧食無法自給自足會造成很大的危機,但是據我所知,能源無法自給自足會造成的危機更大,所以台灣是不是因此要到處去挖油採煤蓋核電廠?

    擺在眼前的事實是,前波糧食泡沫完全是金融炒家的傑作,然後全球數以億計的農民被這些一知半解的論調引誘去搶耕(當然我瞭解更大原因是被市場價格驅動),最後泡沫爆掉,糧食價格暴跌,農民的投資血本無歸。
    不要再相信這些以訛傳訛的不負責任言論了,請仔細檢視一下,一年前的「糧荒」到底是事實,還是芝加哥期貨交易圈放出來的假消息。

    豬小草 said...

    joseph:

    我想你可以先把彭教授這篇文章()看完,再想想他在這八分鐘裡所強調的「安全存量」到底有沒有意義。

    若你同意安全存量的重要性,那或許可以再想想,若農再條例過關,農地變建地後,我們要怎麼維持這安全存量?

    Joseph said...

    為了避免成為一個逃避責任的公民,或是被傳統政治架構完整的綠黨「死亡帶」居民,我還把彭教授的WTO系列講座也看了,正因為如此,我才會強烈希望阻止這種以訛傳訛的理論來害慘農民。

    彭教授只把故事說了一半,或者說,他只選擇他要的數據來支持他要的理論,至於與他理論相反的事實,丟到一邊,不知道他是從哪接受的科學訓練:

    事實上,從2006年9月到今年4月初,國際市場主要糧食價格全面暴漲:小麥價格上漲了112%,玉米價格上漲了47.3%,大豆價格達到19年來的最高點。作為全球一半人口日常主食的稻米價格飆升,從2007年底的每噸360美元漲至今年3月27日的每噸760美元,上漲一倍以上,達到20年來的最高點。此外,聯合國糧農組織預計,本年度世界糧食期末庫存將降至4.05億噸,為25年以來的最低水平。預估將有1億人會面臨饑餓,37國面臨糧食儲備不足的危機。

    這是2007~2008年中很常看到的論點,也因此,小麥價格在2007年中(當時已經漲了112%)之後,又再大漲了300%。但是,這段期間不但不是開發中國家面臨飢餓的時候,反而是這些以糧食為輸出主力的國家經濟最旺盛的時候。因為高糧價一方面使他們所得快速增長,另方面吸引了大量對於農業生產的需求所帶動的投資。
    然後,全球糧荒(出乎意料?)並沒發生,小麥狂跌到剩下三分之一,當時以10USD/Bushel 為目標價投資生產的農人全部慘賠。如果故事到此為只也還好,問題是田也耕了,設備也買了,怎麼辦呢?答案很原始:好一點的任令荒廢,糟一點的請各政府把這些surplus全部買走,然後製造更嚴重的價格滑落與surplus。這種極度破壞地球生態的作法在台灣完全不陌生,每年柳丁、蔥蒜、香蕉….都是用極短週期在重演相同戲碼。
    教授對此的說法是,「景氣不好,需求下滑」,卻沒去想想糧食的需求彈性有這麼大嗎?會造成價格暴跌的原因,到底是需求減低還是生產過剩?每年在台灣重複上演的鬧劇還不夠清楚嗎?所謂的「安全存量」到底是客觀上不能變更的事實,還是菜蟲的手段,隨時可以變更?
    好吧,就算我接受「安全存量」的概念,農地也不是安全存量的保證。在和平時代,外匯存底;在戰爭時代,彈藥庫跟軍隊,才是維持糧食無虞的保證。否則,以同樣的標準,日本跟韓國豈不是永遠無法有足夠的農地來維持這種「安全存量」。(難怪韓國會去馬達加斯家把人家一半的可耕地圈下來,不過聽說這個案子也沒了)

    我非常反對什麼農村再生條例,不過是出於完全不一樣的論點:誰會對大規模兼併及變更農業土地用途有興趣而有又辦法呢?張忠謀、曹興誠這些工商業資本家嗎?綠黨那些都會布爾喬亞階級?還是那些在地方上已經無法無天的地方派系?農村再生條例目的就是為台灣的地方豪強敞開一扇大門,讓他們把農村土地像台灣的各大廟宇一樣,變成自己的禁臠,然後把農民逐出農地,而這樣的故事過去也發生過太多次了。
    至於這個條例會不會通過呢?依據「民主原則」,在兩黨都被地方豪強所把持,工商型資本家漠不關心,都會布爾喬亞階級又像你們一樣亂扯些「誰來養我們」或「安全存量」這種沒根據的論點,卻不敢面對「誰是菜蟲」、「誰會來兼併農地」這種真實發生的事實,農村再生條例有可能不通過嗎?

    豬小草 said...

    我反對農村再生條例的原因非常多,環保、派系、有機、返鄉、小農、觀光的凝視,都是。也在「農村再生條例對策」的群組裡頭看到不少「農再背後地方派系、財團勢力」的討論。

    對我而言,彭教授只是從我較少在群組裡看到的安全存量的角度談農地變建地的危險。至於是否能夠說服人,自有公評,也感謝你的賜教。

    最後,你若想看到真正有系統的從各方方面面討論農再條例的文章,或許還是去看「台灣農村陣線」的部落格會快一點。

    在我這裡放的,不過是我個人對於一些社會議題的整理,很個人、速度慢、寫的趕不上想的,若是因此讓您覺得我在亂扯,那還真是抱歉。

    豬小草 said...

    補,GANGHEAD這篇〈農再條例討論之階段性整理與分享〉把許多相關議題做了初步整理。

    Anonymous said...

    政治味道太浓
    以科学的论调吓唬人?断章取义?
    专家:“专”门害人“家”?
    台湾人不要总是把自己的视野局限于一个孤岛而已!
    我们得要关心的事很多。这是全世界,全人类的事。不要总是借题发挥来骂执政党。。。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