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缺席的政府

    我很難想像,一輩子努力的土地被人說要就要、說挖就挖、說圍就圍、說換就換,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情。我更難理解,當有人因為承受不了這樣的壓力而選擇服除草劑自我了斷時,一個動輒把「鴻海的困難,就是政府的困難」掛在嘴邊的吳敦義,怎麼可以那麼冷酷地說出:
    「這名婦女好像平常就有一點病痛,好像平常就有一點憂鬱,喔」。
    昨晚的有話好說,不但讓我們看到中科停工的癥結不在於農民抗爭,而在於政府便宜行事地跳過環評程序。它更讓我們發現,一個長期受政府扶植保護的高科技業者,對於「經營風險」與「社會責任」的觀念是何等的薄弱。而就像畫面所呈顯出來的,廠商與人民之間本來是可以透過環評機制理性地尋求一個解決之道,但那個應該負起責任的政府,缺席了、消失了,甚至還在中間搧風點火、製造對立、轉移焦點



    或許,白賊義說得對,如果我們還讓這種政府繼續執政下去,那我們真是有病。


    [相關閱讀]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