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頂罪與視角

    剛剛又發現一篇,決定再貼出來了事。這次連起承轉合都免了,直接筆記上場。

    Level 7|宮部美幸

    這是一本佈局巧妙的小說。兩條尋人的線一開始讓人以為是同一件事,然後中間又讓人知道有兩條線存在,接著再兩線合一並逐步拉高謎題強度,直到收尾。就像是打電動一樣,一層層的拉高讀者的興致。而這兩組尋找的故事,其實也是兩組在「找自己是誰?」的故事。姑且不管小說中的瀉戶友愛醫院是否存在於現實的日本社會中,不過宮部對村下猛藏地方勢力的描述,倒是讓人很直接的想到松本清張在影之地帶所談的小鎮。

    紅手指|東野圭吾

    比起人心,案情其實是相對單純的。

    像這樣一個一開始就知道兇手是誰、如何犯案的事件,如何掩蓋、如何揭開,就是最關鍵的地方了。而人心何嘗不是如此?東野透過昭夫要包庇兒子直已的罪行,而反省家庭價值的崩解,卻在最後利用政惠的假裝痴呆,指出上一代所要保護的家庭價值到底為何,末了再利用加賀父親的孤獨辭世,點開了老夫老妻之間的羈絆。於是乎,在直已、昭夫、加賀這三個「兒子」身上,我們似乎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

    影子|道尾秀介

    The Art We Know對於道尾秀介的說故事功力,只能用「歎為觀止」來形容,把謎題一個個打開,又即刻包裹成另一個謎題,讓讀者在想通與被騙之間來來回回卻不覺疲累,這真是本格推理的高手了。終章的那封信雖然讀起來瑣碎,卻是讀者用來檢驗先前故事所不可或缺的證據,但越是檢驗,卻是佩服。

    蚱蜢|伊坂幸太郎

    透過兩組對照,鈴木跟槿(唯一沒主述章節)、鯨跟蟬,伊坂披著推理小說的外衣,談著「家庭」與「個人」之間的關係如何在現代都市中崩解。當知道槿一家人其實是「劇團」組成時,我想到宮部美幸的「理由」,一個公寓裡死了好幾個人,外人以為是家庭滅門,但其實他們都是因為某些原因而著到這房子裡的海蟑螂。可是就日本社會切片這件事情,伊坂離宮部太遠,怎麼樣都只是像村上春樹那樣冷冷的遠觀。可當你把社會小說的「社會脈絡」抽離,並且把事件拉高到某種超現實的時候,你的確可以營造出一個相對容易進去的故事,但這時候你所談的其實都是「人的心理狀態」。這跟村上不是很像嗎?又或者,其實最能代表伊坂自身的,就是「死神的精確度」中的死神。

    所以,從社會派來看,伊坂比不上宮部、東野,從本格派來看,又比不上道尾秀介。不過,他絕對是文青派中的翹楚。
  •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MEB said...

    啊,看起來這些小說好像很有趣。
    忽然想到一件事,那麼最近有沒有植得一讀的中文小說或小說家呢?

    豬小草 said...

    @meb:

    其實我很少看台灣作家的小說耶,可能是因為沒什麼人寫推理小說吧?XD

    不過,米果的小說很值得一看喔。她的文字常讓我想到向田邦子。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