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馬

    終於來到這天。到台北富邦馬拉松跑半馬的這天。

    清晨五點多出門搭公車往市府,沿路上車的都是要去參加半馬跟全馬的人,車上很安靜,不知道大家是緊張還是沒睡飽。寄物時遇到多年未見的CP,又是防曬、又是帽子、又是能量棒的,不愧是時常參加車隊比賽的人,準備工作果然比我這種業餘的完善。(笑)

    七點,鳴槍,準時出發。因為是第一次參加半馬,加上十二月初從巴黎回來後就一直沒有時間好好練跑,所以這次的目標只是順利完成賽事。所以就真的是慢慢跑啊。一開始跑仁愛路跟中山北路真是覺得超級舒服啊,不過上中山橋轉大直後就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陽光與高溫,提頂大道這段路比想像中的漫長和吃力,至於最後從麥帥一橋下橋接基隆路又立刻進車行地下道這段是真的有點悶,看到不少人的速度都是從這裡變慢甚至開始用走的。

    抵達終點時,菁英組的選手才剛進車行地下道,想說這次至少完成賽前跟CP「不要比全馬的晚回來啊!」的約定,小小高興一下。只可惜要打開Rinka看nikeplus的紀錄時,卻發現完全沒電了,GPS記錄只到剛下麥帥一橋(19.6km),時間是1:55:42。算可接受。等到中午晶片成績出來,2:05:51,沒跑進兩小時,均速大概六分鐘吧。心情就轉成失望了。雖然跑的過程沒有覺得有什麼身體不適的地方,但仔細看我最後五公里的配速都沒有拉起來,想來是前段舒服跑把身體寵壞了,導致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以後得花時間學會配速。啊,還有喝水跟吃補給品的時間,這次因為擔心之後沒有體力,幾乎每站都停下來啊。(羞)

    不過,跑完半馬的感覺很妙。好像完成了什麼事情,成績也還算可以,卻有一種空空的感覺。這或許是因為當我剛過麥帥一橋上的半馬折返點時,看到橋下全馬的選手正在河濱的賽道上努力著,突然開始問自己:「我夠格去跑嗎?全馬的生理狀態跟心理素質都跟半馬不同吧?半馬還猶有我這種業餘者的空間,可是全馬就是另一個世界了吧?」於是剛完成的半馬像是一個未完成的工作,然後就開始猶豫有什麼好高興的。

    上一次有這種感覺是博士論文口試完的時候。
  • You might also like

    1 comment:

    chi-ping li said...

    我也站站喝水(上環東前的補給點才發現給水站偏後的位置有提供舒跑)站站吃(兩塊香蕉),還加上七跟十四公里的自備能量棒,覺得體力還過得去。之前從士林開車回永和時,特地從堤頂、基隆路走了一回,計算一下里程,覺得那裏會是一段硬仗,所以一直刻意想為那段路留點體力,跑到明水路時,原本微疼的左膝似乎已經適應移動的節奏,右膝卻出現陌生的疼痛,心理受了影響,一邊放慢速度一邊微調跑姿,看看能不能撐過去,幸好後來不適的感覺沒有加劇,大概從環東折返點之後,覺得好像可以完賽了,開始比較放膽地跑。對路程的熟悉真的對如何配速有很大的影響。我覺得各種比賽都有它的客觀強度,練習就是讓身體去習慣自己打算參加的比賽所要求的強度,練習過程有時會有些福至心靈的體悟,很多時候都是在面對疑惑,克服自己的疑慮。
    CP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