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亂反射》:狗屎

    從四點半開始賴床,五點半起床,最後還是決定休跑一天。把貫井德郎的《亂反射》看完。 

    加羅魚
    前後的敘事方式有著明顯的不同。事件前,章節是倒數的,視角在不同的人物之間切換(家庭糾紛、拓路護樹、醫療糾紛、人際關係),節奏是緩慢悠哉的。事件後,節奏突然變快了起來,當記者的父親是主要的敘事者,讓人喘不過氣來地看到前半段的悠哉會形成何等巨大的卸責與反挫。雖然加山最後的反省是反諷了,尾章的沖繩之旅帶有療癒效果,但總的看來,貫井想說的也許是:「現代社會其實是一跎狗屎」吧。 

    當我隨著加山的腳步四處追問「那跎狗屎為什麼會在這?」而眾人(除了足尾)又本能地撇清自己的責任時,一種荒謬的、可笑的感覺油然而生,這是一場悲劇嗎?或許吧。 

    許多推理小說想去設計一個沒有人是兇手或所有人都是兇手的詭計,而貫井與其說是取消了兇手/個人/惡意,將問題轉向社會/系統/結構外,其實是取消了「推理小說中詭計的主體性」。一切都是巧合。真是狗屎。 

    但這或許才是真實的社會。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