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磨刀霍霍小姑娘


    三年前去美國玩,住在LA的朋友家。朋友有一對可愛的女孩兒,年紀比黃小璐大一些,三人玩在一起,小璐總是被當做妹妹照顧著。早餐時間,年紀最大的姊姊問妹妹要吃什麼?「Omelette」,只見Lea熟練的熱鍋、打蛋、煎蛋、裝盤,毫無懼色。一旁的Chloe笑咪咪地把蛋捧了去,倒是小璐露出羨慕的眼光,說:「我也要!」 

    小璐要的,不只是蛋捲,還包括「作蛋捲」這件事。 

    回到台北後,黃小璐三不五時就飄進廚房,東摸摸、西指指的問:「魚是怎麼煎的?」、「水餃要怎麼煮?」、「我可以幫你切蘿蔔嗎?」、「什麼時候可以讓我煎蛋?」好像對他來說,能夠在廚房當上三十分鐘的小幫手,就是他最快樂的事情。 

    蔥田一璐還記得鐵頭剛出生,而露娘還在坐月子中心的時候,某日,小璐突然捧著iPad說:「我們來做餅乾吧!」原來是她剛剛看了裡頭一段卡通,影片裡的主人翁拌麵粉、打雞蛋、灑砂糖的畫面讓他覺得烤餅乾一點也不難,於是就拉著我到超市買其材料,然後照著卡通裡的步驟,一步步地把餅乾烤好(是的,我們真的是一邊烤餅乾,一邊看卡通),送去月子中心給媽咪吃。 

    年紀漸長,這位姑娘對於「工具」的要求也越來越多,要自己的砧板、量杯、麵包刀、小菜刀,甚至平底鍋;「因為你們大人的不好用」,她總是這麼說。於是,當我在煮飯的時候,身邊就多了一個可使喚的二廚,幫忙剝蒜頭、切洋蔥、削蘿蔔、下洋菇。當然,要用到大火爆炒的菜色不可能交給她做,不過看她在站在矮凳上高興地拌著義大利肉醬的樣子,我想也快了吧。搬家後,買了張大桌子,黃小璐的烘培事業就做得更大了,三不五時就跟媽媽吵著要烤一堆餅乾,然後包得漂漂亮亮的拿去舞蹈課上分給老師同學吃。 

    前一陣子,搭辦公室活動的順風車去了宜蘭三星一趟,黃小璐跟一群朋友興奮地下蔥田拔一堆蔥回家。大概有一個多星期,家裡的每一道菜都有香噴噴的三星蔥。炒飯、烤鮭魚、三杯雞、蛤蜊湯,每道菜端出來的時候,黃小璐都會深深深呼吸,然後高興地說:「好香喔~這是用我拔的三星蔥炒出來的吧?超棒的!」 

    是啊,超棒的,如果哪天可以輪到我在一旁看著你煮飯,那就更棒了。 

    從產地到餐桌,有時候我會想說到底該在哪個環節把孩子帶進去,好讓她可以在我的掌握之下慢慢成長。到後來我才慢慢發現,其實孩子想得沒有那麼多,她要的只是一時興起的靈光,只消最簡單的事情就可以讓她有種「我幫上忙了!」的成就感,然後更複雜的世界才會一步一步地展開。可是做大人的我們啊,說是力求完美也好、說是時間不足也算,卻早已失去那種扮家家酒的遊戲感,於是就難以享受孩子在身邊轉啊轉的,然後把廚房 弄得一團亂,只為了做出一道她不知道從哪裡看到想到吃到聽到聞到夢到的料理。而或許,應該有這麼一個下午,大人應該退到一旁去,看著孩子們玩出他們覺得有趣的料理。 

    只是,想到災後重建的畫面…嗯,還是去你家辦這活動好了。(笑)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