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遠方的鼓聲

    從沒想過這次會這麼慘烈。

    年過四十,總覺得身體有什麼開關像是突然被人關掉了,懶懶地提不起勁。先是跑步均速越來越慢,接著出門練跑的時間越來越晚,最後是不按表操課的次數越來越多。就連到了比賽當天清晨,都是急急忙忙地趕到會場寄物,連熱身都來不及。

    就出發了。

    雖然說這次有按成績分區的設計,但槍響那刻,全馬跑者跟半馬跑者還是混著起跑了。好在先繞信義計畫區,再直線跑仁愛路的設計多少拉開跑者之間的距離,所以跑起來還算愜意。加上天氣微涼,所以就54分10K、1小時49分20K、2小時48分30K,按照計畫地完成了前半段的賽程。

    本來還想說這次應該可以順利地把時間壓在四小時內吧?但馬拉松果然是30K之後才開始的

    就從32K開始,先是左小腿抽筋,然後是右大腿抽筋,本想強迫自己一拐一拐地前進,但後來還是認份地停下來休息一陣。唉,果然是練習不夠啊。

    保羅說:「每個人的工程將來要顯露,因為那日子要把它顯明;原來它要被火顯現出來,這火要考驗每個人的工程是怎樣的」(林前3:13)。瞧,這30K的關卡不就是火一般的試煉嗎?就因為練跑時偷懶,沒跑過30K,所以身體跟心理根本就忘記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然後就在那啪的一聲,試煉像盜賊般來到,人就倒下去了。任憑

    看著那些原本在我後頭的跑者,一個個地超過去,我在那似乎怎麼都跑不完的地下道,聽著前方信義路基隆路交口傳來的鼓聲,咚咚,咚咚。

    就這麼懊惱著。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