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拉松武士》:跑步就是人生

    說實話,《馬拉松武士》這本書跟我期待的有段落差。

    本來我想說,既然「安政遠足」是確有其事,到現在地方也還維持著這樣的活動,那作者應該是從史料中抽絲剝繭地回答:「為什麼安中藩藩主板倉勝明會選擇用馬拉松作為團結幕末武士的方法?這跟他所推動的西洋軍制有無關係?」甚至,是這個外來的西方運動如何被在地化地詮釋理解。

    沒想到,這個有趣的背景只是被做這土橋章宏用來虛晃一招,書中主要著墨的,不是板倉勝明的想法,而是安中藩中各個不同階級的武士是怎麼理解馬拉松這件事,以及如何回應主公這個無法理解的命令。或是揣摩上意,或是奮力一搏,當這些武士一步步地踩著馬拉松的步伐時,那些「為什麼要跑?」的疑問也開始轉變成為「我可以怎麼跑?」的積極參與。這樣一個反身性的思考過程,讓板倉勝明的命令變得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一個武士,一個跑者,可以(或應該)與這場馬拉松建立什麼樣的關係?

    而這,不就是每一個跑者在各自的馬拉松比賽中所經歷的心境轉變嗎?

    我們何嘗不知道,在這些比蛋塔還多的馬拉松比賽背後,或是政治名聲,或是經濟利益,或是地方發展,或是文化認同,都有著各式各樣的精心算計。旁觀的人群也總是訕笑跑者連這些事情都看不穿。但對跑者來說,當你開始每一段路跑,那些算計就一點都不再重要了。因為重要的是你與跑步之間的關係,重要的是你在這場路跑中選擇用什麼樣的方式經歷它,重要的是這場比賽反應每個跑者背後什麼樣不同的選擇,與人生。

    是的,跑步就是人生。

    我們從來就不是在無知之幕背後開始跑步,我們的勇敢、怯懦、算計、掙扎,都會切切實實地左右著我們在賽道上踏出去的每一步。那踩下去的每一個腳印,都是有力量的當下,是有反饋的,是會疼痛的,偶爾是悔恨的,大半是爽朗的。

    而,這就是人生啊。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