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逆向連結與隱私權

    這是一個由「鏈結」構成的世界。你我都深陷其中。

    相信有越來越多人在自己的blog上面加裝一種新功能-反(逆向)連結-這功能能讓你(是的,你,就是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不只我)在首頁上看到過去的二十四小時裡有誰、從哪裡來、來幾次。技術全盲的我第一次聽到這玩意,總覺得像是什麼「愛國者飛彈防禦系統」,可以武裝防衛防衛你的blog。後來才發現,這功能就像yoshigi講的:「我自己裝逆向連結,有時候知道是哪些人固定來我家玩耍.就會忍不住偷跑去她家說,哈 我來嚇你了....猜不到是我吧.哈哈哈!!!」

    聽起來kuso的很有幹勁。

    不過,有的人,例如水灣,對於這種功能非常感冒,於是他在余小儀表示了他對於「訪客隱私權」的擔憂。而余小儀也立刻把逆向連結的功能取下。然後,我們這群愛抬槓的人,照例,又開始岔題了。

    下面我所寫的,是根據我在這兩天(兩天有四十多篇迴響喔!!)的討論中所得到的心得跟疑問,詳細的過程,就不贅述了。

    我們遇到的第一個問題是:個人網站,是公領域還是私領域?

    就像我們在討論中所發現的,我們很難清楚地的界定個人網站是公領域還是私領域,因為它「似乎」兼具兩者的特質,於是我們想用一些「例子」來類比,卻發現越比越糢糊。我自己會覺得,這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雖然個人網站是一種「公開的」(open)領域(我認為「公開」跟「公共」是不一樣的意思。空間可以是公開的,但不一定是公共的(public),除非有行動轉化這空間的意義。社會中的實體空間如此,個人網站也是如此),但其實每個站長都會用「來喔,這是我家喔,大家放輕鬆點」這種話來表示這地方是一個「私人的」領域。而今天的問題在於:當大家都很輕鬆地到別人家當客人時,卻熊熊發現--耶?原來大家可以在門口就看到我是誰、從哪來喔?我不能當一個神秘的偷窺者嗎?一定要公佈我的身分嗎?我能不能保有我的隱私權?

    不管我們想用再多的故事、例子想要更準確地描述個人網站的特性,到後來我們都會發現:越多的故事只是讓現象更複雜,因為我們每個人對於故事會有不同的解讀,不同的例子也有它自己的生成脈絡。越多的類比,只是讓我們越遠離最初的疑問:我可不可以不要公開我的身分?

    我當然同意,要安裝什麼功能在自己的blog上是站長自己的「自由」。但是,如果自由是以不侵犯他人權利為前提的話,為什麼網友的隱私權在逆向連結這功能面前,卻可以不被考慮?為什麼站長需要逆向聯結來看是誰、何時、從哪裡、來幾次呢?

    有的站長有這需要,是因為被人攻擊到整個掛站了。有的站長有這需要,是因為他對於某個網友的發言內容感到質疑,所以要揭露他。前者我們可以承認有這需要,但是後者呢?我必須承認,膽小如鼠的我以後可能都不敢在zoble的網站上罵他或說他不對,因為如果他哪天不爽了,把我的連結公佈出來,然後說:「我從你的連結發現,你不過是躲在英國鄉下地方的渾小子,你根本不知道台灣現在的情況,你憑什麼說這話!哼~我揭露你的身分!!」那我怎麼辦?

    而且,上述這兩個事件(這不是故事、比喻,這是實例)跟一般blog用的逆向連結不一樣的地方又在於,後者所使用的功能是會公開的公佈你的身分,而不是只有系統管理者自己可以看到。這跟我們自己傻冒,把信箱直接留在網站上給人家抓,然後丟垃圾信又不一樣。我是個技術全盲,我不知道有沒有什麼辦法從我在逆向連結中顯示查出我的ip位置,甚至再利用DNS反解把數字的IP變成 Fully Qualified Domain Name (FQDN)(這知識感謝cerami提供),就好像zoble作的。但是,如果技術上可以呢?那我要擔心的人就不只是站長了,而要包括所有正在瀏覽這網頁、抓這網頁資料的人,甚至程式?(目前沒有這技術!不用擔心!!JAN19訂正)

    我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被」公開?


    JAN19後記:

    經幾位朋友的技術指導(請看回應),發現反連結並不會造成網友身分被公開,特此公告,請各位安心使用。也為文章中因為技術功能不了解而作的過度推論,致上歉意。不過,回到當時我們所討論的脈絡,關於「隱私權問題」的爭論似乎並不是源於「會不會公開我的身分?如果不會,那就沒關係」,而是,「我不喜歡那種知道我從哪來的感覺」。我想,隨著這種跟「網絡」、「連結」有關的小功能越來越多,這種擔心跟不好的感覺應該會越來越多吧。
  • You might also like

    28 comments:

    cerami said...

    迴響、引用、逆向連結..都是促使 blog 可以蓬勃發展的重要原因,使得我們自己的 blog 可以互相的交流,透過彼此這樣的連結真正具有部落的樣子。

    「逆向連結」似乎只是一個「自動把來訪朋友的『管道』(網站或文章)記錄並顯示在自己的網頁上」,跟很多 blogger站長會放置「好站連結」其實很接近,只是前者由程式自動記錄,後者是站長編寫blog時寫進去的分別。說「逆向連結」會公佈訪客的身份似乎有一些言過其實了,畢竟只是訪客的網站與文章會被提供查詢。

    yoshigi san 所說的正是「逆向連結」原始目的,而且不只是站長,其他訪客也可以藉此更方便的做交流。當然這樣方便的工具也有一些值得思考的地方,一如水灣妹和豬小草兄所考慮到的;「我可不可以當一個神祕的偷窺者?」,為什麼「我的網站」曾經來拜訪過的事情要讓大家都知道?

    既然blog有迴響、留言簿之類的意見反應管道,甚至有一些站長會公佈E-Mail帳號,這樣的問題透過上面一些管道與站長反應應該是很不錯的,若是站長一意孤行或是有其他的考量,我們身為訪客再來決定下一步也不晚啊。

    我也覺得 zonble 做得有一些過火了,他公佈的資料應該是上法院時,向法官show出來的的證物,不應該貼在自己的 blog 裡。

    就我到目前得知的資訊而言,單只是「逆向連結」應該不至於抖出太多的個人資料,小草兄請不必太擔心了。

    凱洛Carol said...

    說到公開資料,的確就是有這樣的人與事,把什麼都公佈,殺雞儆猴。就算不裝refer,也可以在後台看到IP,每當有衝突產生就可以拿著證據提報網路警察,雖然說,網路上常見的筆戰也不是啥稀奇的熱鬧了。

    很早之前,我就想安裝refer,可是後來被我朋友說,"幹麻這樣?感覺很差!",於是我又拿掉了。

    最近我在每單篇文章上放上refer,其實也並不是要去看誰來看我的BLOG(反正會來的就會來唄),而是我發現這樣似乎可以讓來訪者同時逛到其他BLOG去,就便利性來說,多少有一點點(也許吧,不過這是我自己的習慣)。

    這種東西,就像壹周刊,有人喊打,有人愛看。

    我比較灰心的只是,因為這樣的事情造成blogger之間你不爽我我不屌你,並同時讓旁觀者望之卻步(像你說的以後不敢如何如何,我也是),雖然網路上本就不可能世界和平,但搞成害大家保密防諜實在也是太辛苦了。我blogging,並不是為了這樣的事情。

    水灣 said...

    嘿,就在等小草的這篇文章,熊熊想到,逆向連結就像照妖鏡,若某學生整天掛在網上衝浪,也都可以看得一清二處,也就是說萬一這個功能被老媽所掌握,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啊~~

    豬小草 said...

    cerami:

    「部落」阿~呵呵,有某位極力鼓吹imc的大魔王就覺得「部落化」是台灣blog很嚴重的問題呢。

    凱洛:

    唉,昨天本來想要不要把你的「遭遇」給引出來做個實例,後來想你可能為觸景傷情,就算了。不過,遇過的都知道網路警察的可怕。他們根本是新選組啊!!

    水灣:

    把一個偶然在我「復興基地」留言的朋友的回應轉貼過來,或許可以讓你比較安心:

    逆向連結,是從http中的 referral取出的url,
    這個url記錄著,visitor上一次看的是那一個網頁,
    而不是visitor從"那裡"來,
    要知道visitor從"那裡來"也做得到,
    在web server的log裡就會記錄visitor的ip,
    ip就可以確知你的所在地了,
    referral比較沒那麼嚴重

    呼~放心多了~

    cerami said...

    小草兄;

    我說的「部落」是從自己微觀的角度出發,擴展出去的意思;大魔王的意思好像是從巨觀的角度來看blog各擁山頭,彼此不大對盤的現象。有一些不一樣呢,而我還沒有想到那麼多,呵呵∼

    凱洛Carol said...

    哎喲,那"歷史事件"你也知道!?阿彌佗佛,呸呸呸,千萬說不得,罪過,罪過阿!!

    是說那"墓誌銘"立在那的確大家都看的見就是了。搞不好還可以供起來當教案。*XD*

    Reder said...

    看完這篇的感想是:原文誇大了逆向連結的功效與能力。

    如果你仔細看逆向連結就會發現顯示的是連到這個網頁的前一個網頁,也就是說如果我是在Google查詢「 逆向連結與隱私權」,出現了這篇連結,我點了連結之後,出現的逆向連結是Google search。而如果我是從我的blogrolls的文章連到這裡,那麼就會出現我該篇文章的網址。

    所以就算是從同一個網頁連過來,也往往不是同一個人。更不用說知道連過來的人是誰了。這也就是為什麼逆向連結可以這麼公開、這麼招搖的就貼在side bar,而不用顧忌你在不在意。如果真的要窺探,我想不會這麼光明正大吧?

    我認為逆向連結的功用在於追蹤這一天內你的blog到底是從哪裡被找到。這樣的追蹤讓你知道你的blog究竟是透過什麼樣的方式被傳播出去,就這樣而已。

    工頭堅 said...

    「他們根本是新選組啊!!」...*爆笑*

    豬小草 said...

    mn,後來也從朋友那邊知道這功能的限制。不過,像我們這種技術全盲,偶然發現自己會在首頁,還是會很擔心阿。畢竟不是每個人都知道可以裝什麼,什麼又有什麼功能阿

    豬小草 said...

    好,正式一點。

    小的在這邊跟每一個裝有反連結的大大致上最深的歉意,因為不懂這技術的妙用而散佈這種恐慌言論並企圖分化站長與網友彼此團結的我,根本就是閏八月啊!!我錯了!!!

    b6s said...

    我不是「朋友」,我是十字路口的惡魔:p

    其實,我搞不太懂隱私和來源有什麼直接的關係。:)

    Anonymous said...

    是阿,嘴巴賤的人除了人前裝白痴,人後吱吱叫外,還真不知能幹什麼?不怪jeph要罵凱絡是白痴了,人前說一套,人後說一套,一下子學長一下子男友好像自己沒聲音一樣,其實就是是靠人吃飯,罵人在後,如此而以前。而偉大的男友工頭說不過人家就把留言砍了。我覺得「教案」的提議很好,供起來順便讓人見識一下憂鬱馬戲團裡外內鬥,大家胡說一氣的功夫好了,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豬小草 said...

    惡魔:

    這之間的確沒有「直接」的關係,而是源於一個訪客的感受。你可以說這是因為他對技術完全不了解,不過,我想在面對不了解的技術前,這種擔憂是好的。

    匿名者:

    我刪除你的另一個留言是因為它跟第一篇重複了。至於馬戲團內部的紛爭問題,很抱歉我一點都不清楚。所以如果你要在這邊吵,找錯人了。

    Anonymous said...

    沒想到我kuso的言論也沾上一角了,不過我是一直降阿Q的想拉,畢竟也沒人真正來跟我抗議過,哈哈.凱洛那件事就過去了,要過年啦,拋去拋去吧!

    yoshigi

    garflin said...

    匿名者,首先,我並不偉大;其次,我砍文章的原因,不是因為說不過,而是說到一半,發現對方根本不願意瞭解與接受真正的實際狀況,只顧搬演自己想像的劇情;既然如此,多說無益。

    至於什麼「內鬥」,我只能說,這又是另一齣想像的劇情。誰說了什麼,又他為什麼要那樣說,我們都很可以理解。只要對方開心,我們都沒話講。

    豬小草,抱歉擾了你的版,這等事將來真的不要講,連提都不要提。一提起,就是這樣的結局呀(嘆)。

    工頭堅 said...

    對不起,上一篇留言者是我,我是工頭。不知道到為什麼po出去時變成別人的ID了,趕快更正。免得又被說嘴。

    Anonymous said...

    喔,到這兒來啦?

    睜眼說胡話的功力還是爾爾。

    我並沒有想像什麼,倒是有人挺奇怪,別人在討論反戰與軍購,他偏要硬說人家是從他的blog連結過去,所以他對不起大家之類的,還有另一位大小姐,眼看無力加入討論(畢竟什麼有意義的話也說不出幾句),除了拉關係裝熟外,叫人家叫她師姐,什麼這種遭遇自己以前也受過。二位的妄想症恐怕比我嚴重許多呀,我還得向二位學習了(順便討教一下怎麼增厚臉部皮膚)。在下雖然不濟,晚上常常失眠,可怎麼失眠後的邏輯能力還是比一些自命清醒的人好上太多。

    繼續說倒是無所謂,反正,凱洛搬家時「宣告」的頁面,Jerry討論反軍購的頁面,等等等等,都還留著呀。砍掉的好像只有心虛的人而已。對了,工頭可以在我的blog說要回應喵哥,接著也沒真的回信,然後就把喵哥在工頭blog的comment刪除,當作看不見。反正只要露出「我好誠懇,我好想跟你溝通」的表面樣貌,私下是個怎麼樣的人就不得而知了。


    isis

    凱洛Carol said...

    我po那個留言之前就知道會有後面這種後果。(習慣了)

    我很抱歉,打擾了豬小草。以後不會再犯了。

    Anonymous said...

    凱洛:「我po那個留言之前就知道會有後面這種後果。(習慣了)」

    當然了,在廣告公司上過班的宣傳能力畢竟不一樣,可以搬學長來增加人氣,趕別人認真討論的腳步不遺餘力。這個,我也很習慣了,每次愛說嘴後就說別人欺負她,人在做,google在看,網路上的事情大家看在眼裡自有公斷。

    說實話,我很不想說女生的,畢竟我還算是個注意性別議題的人,可是從一開始遭到荒謬的誣陷,不說可便宜了人。

    isis

    凱洛Carol said...

    to isis
    抱歉,我剛剛PO上個留言之前還沒看到你的留言。總之,我對妳萬分抱歉,關於所有事情。希望這些都能停止了,我對妳致上最深的歉意。

    to all
    不要再留言在豬小草的版了,我真的對他很不好意思.

    Anonymous said...

    親愛的凱洛,

    妳應該也有自知之明,因為該說停止的好像是我,不是你。每次並不是我先提起的,我只是順著妳的意思罷了。

    上次工頭不也萬分抱歉,萬分抱歉,又如何呢。

    isis

    工頭堅 said...

    既然凱洛這麼說,我也就不回在豬小草這兒了。如果有餘暇,我會寫在自己的blog上。這些事情也該一次講清楚啦,免得老是扯不清,煩死了。

    Anonymous said...

    工頭,

    anywhere anytime.

    先煩人的說煩可也真是一大網路笑話。

    isis

    工頭堅 said...

    “anywhere anytime.”...聽到這兩句話,忽然不想寫了。
    什麼都不想寫了。我不是來鬥嘴鼓的,是想弄清楚事情的。
    而我並不認為在這樣的態度下,可以弄得清楚。認輸。

    Anonymous said...

    工頭:

    你的反應早在我的意料中。下一次,鐵定也是這樣的,這個大家都已經習慣了,總之你不是說你不是個專業的辯論家,就說你是可憐的上班族,再不就說別人態度有問題,還有什麼新把戲嗎。

    總之有些事情就是不能說清楚,對嗎?說清楚下次還有賣點嗎,要說清楚,凱洛搬家時早就可以說清楚了,哪還煩勞二位不時扭曲地舊事重提又鬼鬼祟祟,哪還煩勞二位不斷地妄想。

    你要我提醒你,你砍掉了什麼東西嗎?你是不是也要說,「喵哥的態度好差唷~~」?

    反正,我上次早就說過了,有興趣的話不妨回顧一下。

    http://www.upsaid.com/isis/index.php?action=viewcom&id=133

    Anonymous said...

    方才忘了署名,我是isis。

    另外,我想工頭實在誤解我了,我從來沒有把工頭當成一個足以鬥嘴鼓的對手。請你明察。

    豬小草 said...

    我一向不喜歡刪除留言,除非那內容是廣告、個人信箱、或者重複。不喜歡刪除的原因是因為只有完整保留,後來的人才可以看到完整的對話,不管這對話的過程是平和還是激動。這次也一樣。

    不過,既然isis已經把相關的連結給貼出來了,想了解這事情的朋友也算是有個管道可以去看看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我想,相關的回應能不能讓它回到原來的討論串中呢?

    不過,如果各位朋友還是覺得要在這邊開罵的話,我也沒辦法,也不會刪除留言。因為我相信isis說的:「人在作,google在看,網路上的事情大家看在眼裡自有公斷」。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