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n the road


    過去一周,兵荒馬亂。

    先是在星期一上午發生一場意外,讓我們不得不取消到Budapest開會的行程。在聽到我們的意外後,有的人大呼不可思議、有的人作事後諸葛、有的人甚至用嘲笑的口吻說:「哈哈哈,怎麼會發生這種事?」,不過,我們兩人倒是很冷靜地把事情處理完畢,並且對在面對「權力」時學到了敏感以及謹慎。在經過幾天的聯繫、詢問,以及權衡利弊得失之後,我們決定把原本的「鐵幕之旅」,改成「港都之旅」,走訪威爾斯的Cardiff和北愛的Belfast,順便再到London,把想看的展覽和音樂劇看掉聽掉。然後,七月中再到另一個港都-Hull-在一場以地理系師生為主的研討會上發表文章,隔天轉去York看看英國國教的第二大座堂。最後,八月初,回台北,到山豬窟報到。

    然後是星期四,我blog的版型莫名其妙跑掉了,某些文章的文字會掉到sidebar下方,造成畫面上很大一片空白。多謝muser花費不少時間以及精力測試可能的問題所在。不過,問題還是沒有解決。blogger team說有一個bug要處理,不過誰知道多久?所以,今天上午得空,把版型換了。雖然還是有點小瑕疵(主要是rightcontent會跑來跑去,正文過短會跑到正中間,畫面變窄會被擠到下方),不過,我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解決,就先擱著了。反正我這裡是靠「內容」取勝的。咳。

    最後是過去幾個月來一直在奮鬥中的文章,終於是寫完了。雖然還有一個統計表格要作、一個typology還不知道怎麼填、幾個論點要補齊、一堆參考書目要整理好,不過大致上,已經把我想講的東西講清楚了。還記得昨天寫到最後一段時,突然發現我的文章的部分論點其實指向一個更有趣的議題。不過,一時之間也處理不了,先記下來就好了。最近覺得做研究就像是那武陵人尋桃花源:「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捨船從口入。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是的,我現在的感覺就是--豁然開朗。

    露娘最近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上帝是要改變人,不是要成就事」。我聽了,心有同感。

    這個星期發生的這些事情,要是照我過去的個性,鐵定是急躁地悶著頭繼續往前走。然而,現在的我,卻可以冷靜地處理這些事,停下來調整行程,甚至在這過程中學習到更重要的東西,想來,也是奇妙。回想聖經裡面的亞伯拉罕、雅各、保羅,神也是透過他們的旅程,來改變他們。這樣想來,我出來這九個月,若真要說學到什麼,恐怕是在眼界和態度的調整上吧。

    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八月初,台北見。
  •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露娘 said...

    這一個禮拜,我也忙的暈頭轉向。先是發現隨身行李丟在Leamington Spa,趕快打給工作人員,請她寄回;之後又發生意外事件,立刻取消湖區之旅,蘭卡倫敦緊迫釘人。中間,打了不下三十通電話,寫了十封左右的正式信函,再回答各方人馬的關心追問,偶爾安慰一下那些要來安慰我們的人(大部分都是英國人,難道關心方式也有文化差異???)。
    現在,終於可以喘口氣,明個兒開始,又要一一回電給那些幫過我們的「長」字級人物,真是累爆了!哎呀!Belfast, Cardiff,你們可要有好天氣等我們去玩喔!

    jetzt said...

    露娘說的是。我們是上帝的工,願他成就他手裡的工。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