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正的惡夢

    P2P、盜版、唱片業、創作者之間的複雜關係,是一個不容易有定論的問題。這陣子因為KURO的案子,又重新熱了起來。剛剛從狐大那裡MUSER那邊看到兩篇好文章,想到自己之前寫過類似的東西,遂轉貼,充版面。

    另外,TIMO那篇對台語聖詩大全集的質疑,其實也跟『版權』有點關係。不過這裡牽涉到的是公共版權如何因為不斷地被重製而成為某些不明組織的牟利方式。是的,我真的認為那些常常把網路文章轉貼成冊、把無版權聖詩錄成歌曲,然後拿到教會兜售或尋求奉獻支持的不明團體,是在搞牟利。

    下頭就是那篇舊文章,寫作時間無可考,但據史料顯示,恐怕已經是三年半以前的東西了。現在看看,似乎整個環境也沒有改變多少?

    ---------------------

    「盜版」,是現今流行樂壇的關鍵字,你無法說它是個好或壞現象,因為正反雙方都有一大堆正當理由來說他們為何盜或不盜西低。反對盜版的人,不用說,當然當然是痛斥此種行為如何如何傷害辛苦的唱片業者與嬌弱無助的歌手,並威脅這行為只會讓唱片業更壞;而支持(或僅止於同情)盜版的,也總是會以「唱片太爛太貴、唱片工業如同萬惡資本家」來合理化自己明知盜版不好卻又盜版或購買盜版的行為。瞧!!誰說台灣人對智慧財產權不尊重,在這問題上不管贊不贊成盜版,雙方不都在心底卻都已經認知到:盜版是不好的!?差別在於你做不做嘛。

    對我而言,台灣流行樂壇走到現在這種「西低價高質爛、盜版及時生產」死胡同,實屬結構上的必然。因為你的市場要小不小、西低無法長銷,所以你必須要以中間樂迷作為訴求對象,否則無法達到一定的銷量,但所謂中間也者就是無一定的喜好與品味,於是你必須「忽而以新樂風、繼而以新專輯、竭而以新歌手」不斷地刺激他的耳朵與購買慾,最後的結果是每一家公司都有新人代代出、每一個歌手一年發張專輯就叫很久沒出片、每一個新人發了第一張就在宣傳期構思下一張,西低的量產速度就跟過年時台北的垃圾一樣快。當然,KTV的興盛也是另個重要助力,你要常去唱歌就要常有新歌唱,所以歌手的mv和KTV構成另一個生產循環,你可能不需要歌手的新專輯但卻需要流行勁歌練唱版,非預期結果是常唱歌也就會新歌就不用買新歌。是以,盜版出現。

    我這麼說,倒不是在同情盜版,而是在談一個台灣唱片業的結構困境,你根本避不掉,雖說重罰或可稍稍抑制,但你可曾見過同為盜版的色情光碟因為重罰掃蕩而減少?盜版不會不見,它只會以更精美的印刷、更進步的技術、更廣泛的盜錄,無時無刻滲透到你的生活四周,甚至以相同的邏輯在另一個商品市場中再現。

    至於那些另類樂迷,你不用跟我說另類音樂市場多小,因為市場小到一定的程度後所倚賴的就不是市場邏輯而是同好理念,所以自以為與眾不同的另類樂迷也不用在那罵流行樂壇如和萬惡如工業,因為另類音樂的重點根本是小到不用考慮市場的問題,而是如何運用新技術突破一般音樂市場的運作邏輯(如mp3下載付費、角頭預付制度、五四三團購),你若是老談大眾爛耳朵對另類音樂的市場不公,就是在挖一個坑往裡頭跳。因此,如果有一天盜版業者開始盜起角頭、大大樹、水晶,那就是另類音樂的危機。

    還記得前些日子在蘇重的一篇文章看到他說:當台灣流行樂壇一遍盜風,沒有盜版問題的爵士樂能夠持續成長,可能是唯一一件讓人欣慰的事。然而,我的擔心正在於,會不會有一天,我正在夜市吃著深坑臭豆腐時,盜版小弟憑憑跟一旁的貧窮學生說:Bill Evans加吳書齊,跨世紀四手聯彈,絕對划算啦!!

    這才是真正的惡夢。
  • You might also like

    4 comments:

    Portnoy said...

    突然覺得,p2p就是一種公平貿易運動....
    躺人的胡言亂語...

    Muser said...

    那種跨世紀四手聯彈...已經是REMIX版本的新創作了~
    不能算盜版啊~~YA~HAHAHAHAHA~~~
    XD

    glenngould said...

    「如果有一天盜版業者開始盜起角頭、大大樹、水晶,那就是另類音樂的危機。」

    人家搞盜版的也是將本求利, 市場太小人家才不盜版呢! 哪一天角頭、大大樹、水晶被盜版, 大概表示已經從另類變成主流了, 應該大大慶祝一番!

    glenngould said...

    同理, 如果打著 Bill Evans 名號到夜市可以賣, 表示 Bill Evans 已經家喻戶曉, 那台灣大概已經以成為全球爵士樂重鎮, 可喜可賀!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