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檔

    昨天下午把論文關於新加坡的那章寄給王,短晚的二十頁,耗掉我三個星期。而且,寄出去的版本仍未完全,大修不可免。但我也實在沒力氣再寫了。只是,我想關於『國家能力』與『空間生產/展示』之間的關係,得再多想想。我其實是蠻怕跟王meeting的,尤其是中午接著要跟Jerry一起吃飯,希望到時候不會苦著一張臉才好。

    趁著明天要去喵大找王討論前,早上把Lulu的衣服先洗起來,免得真的在這幾天蹦出來卻無衣可穿,就糗了。中午,新買的空氣清淨機送到,,興沖沖的放在樓梯口轉彎處,看看要花幾天才能把家裡的空氣清理乾淨。

    下午,把前陣子在捷運上翻看的那本《一個猶太人的反省》從包包裡拿出來。我對以巴問題完全不懂,媒體報導倒是看過一些,所以這本從人文主義的立場來批判以色列國家錫安主義的書,算是讓我能釐清一些過去不太瞭解的脈絡。然後,把呂紹理的新書《展示臺灣:權力、空間與殖民統治的形象表述》放進去。雖然重了點,但是應該可以看很久吧。

    而現在,夕陽從窗戶的左側出現,接下來就看到觀音山變成赭紅色,並且HSBC的大樓玻璃會開始反光。傍晚了,要煮飯了。

    我說:人為什麼要吃飯呢?唉。
  • You might also like

    6 comments:

    olivia said...

    哈~最後一句話真是看的令人莞爾啊...
    尤其是看過狐大的文章之後...:P

    祝福露娘順利生下lulu喲
    平安喜樂與你們同在^^

    wendelin said...

    八月回台灣的時候
    也在誠品買了猶太人的反省那書
    坐車回台南的時候看完

    對於'習慣'讀政治經濟分析的人來說
    是會有點不習慣
    不過他提到的宗教倫理以及企圖由猶太教義裡自我批評的討論很棒

    我覺得敢於挑戰猶太人的國族主義和宗教精神的猶太人很不簡單
    那需要多大的道德勇氣

    祝賢伉儷一切順利喔

    豬小草 said...

    的確。如果是對基督教神學有所涉獵,或者是基督徒的話,這本書從神學的角度來談猶太教義怎麼隨著以色列建國而被邊緣化,以及重新界定先知在宗教裡該有的位置,都很精彩。

    只是我總覺得台灣的牧師對於『實際』的以巴衝突,甚至猶太人在二戰後的狀況,根本不想去瞭解,只是成天在會堂裡複製『巴勒斯坦人是恐怖份子、猶太人在二戰中的苦難是罪有應得』。唉。

    MEB said...

    猶太人的「猶」不是該被正名了嗎?小草爺這個字用的相當政治不正確。:p
    台灣的牧師很難去瞭解以巴衝突吧,因為台灣的牧師也是台灣人,基本上身為台灣人似乎就流著「不該關心國際事務」的血液。XD
    不過牧師理論上應該是學者,學者應該比較該有多一點見解吧。
    看到wendelin提到的,敢挑戰猶太人國族主義的人不簡單。或許吧。但是猶太人全世界都有,不認同以色列政府對阿拉伯人態度的所在有多。以色列的猶太人也許死忠,歐洲與南美的猶太人可不見得同意。

    MEB said...

    話說回來,無名真的爛到底了嗎?
    我還在住困獸之鬥呢。還希望各方多給點支持

    豬小草 said...

    正名阿,好像是有這檔事沒錯啦。不過,忘記是要正成什麼名哩。

    至於無名呢,嗯,我還是覺得願意付年費的VIP會員很勇敢。總覺得無名簡先生的做事方式是:『偷偷的幹,被發現了先嘻皮笑臉耍溫馨,發現無效就低頭道歉道歉,然後下次又依然故我』。這樣弄幾次,再好脾氣的人,都會生氣吧?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