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S|曲終人散‧網路再會

    晚上十一點半,從台中開回台北的ALOHA在承德路靠站。下車後,我跟wendlin互道再見,然後就走路回坐月子中心(『回』這個字用的真怪)。

    一路上,我仍在反覆咀嚼徐進鈺老師給我的評論(地理學對於空間的討論真是博大精深阿),還有KANLIN學長和MOMO學長對我用『GATED』這個隱喻時的建議。在其實場間討論和中間休息時,我花費了不少力氣在解釋為什麼我要用GATED CITY指稱新加坡在獨立之後到1990年代以前的都市形式(這點還多虧KANLIN點醒我),越解釋,我似乎越體會到,如果在現階段,我並沒有辦法用簡單的幾句話清楚的解釋這概念並且正當化其理論意義的話,或許,是該放棄繼續用這有趣的隱喻。

    而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過去的半年裡,我會花那麼多力氣和時間要在這隱喻上。究其緣由,恐怕是一開始這篇文章從BJ和王那裡,得到一些肯定,但是後來自己在分析上卻越來越走到一個死胡同吧。現在才遇到這問題,感覺真頭大;不過,早期發現可以早期治療。

    KANLIN說的更好:『在當學生的時候,你還可以跌跤,人家也願意告訴你。不要等到你出道以後,別人告訴你,你卻沒有能力聽得懂』。切記。

    感謝網路(或者說,部落格圈),讓這個小型研討會可以找到這麼多身處相關領域、關注不同議題的研究者一起就自己目前正在進行的研究作發表與討論。若不是因為幾乎每個發表人都有自己的blog,並且願意把自己所關心的議題都寫在blog上的話,恐怕我一時之間也不容易找到那麼有意思的發表人團:談國民黨政權政商關係轉型的iron、把雁子煮來吃的wendlin、把經濟學思潮隱含的民族意識挖掘出來的james,還有必須搶在英文學圈之前打入韓國工運研究的小董

    當然,在東海辦研討會的優勢就是因為地處半邊陲,可以把來參加的發表人和評論人都關在會場一整天(wendlin說:『這樣就真的是GATED了』),而不像在台北的研討會,人總是在市區和會場中來來去去。也因此,這次我們也真的是好好搾取所有評論老師的時間與智慧(非常謝謝各位老師)。只可惜當中只有Jerry一人有blog(紀錄一下,認真的Jerry居然把最古老的雁子從山豬窟借出來細讀到半夜三點),不然要是發表人和評論人會在各在的BLOG上就文章作一來一往的回應,也是挺有趣的。

    對我而言,Jerry所談的『blogging sociology』並不是一個虛擬的、不存在的、可想望的情況,而是在我的生活中確實存在且持續在進行中的事情。把想去參加的研討會放上來、把參加過的會議心得放上來,把研究過程中干苦談放上來、把相關的研究議題放上來,讓自己成為一個訊息流通的中介者,這就是我一直在做,且想做的事。
  • You might also like

    6 comments:

    heisdsc said...

    小弟已經把發言記錄放上部落格了,豬爸可以把連結改一下,畢竟豬爸放上去的那個連結裡的的想法已經被老師否決掉了XD

    豬小草 said...

    哈,還真是詳細的紀錄阿。已經把連結改好了。

    James said...

    謝謝豬小草的邀約,這次的東海行學了很多,也得到不少跨學科的response,是非常豐盛的收獲,最重要的還是社會學者的學科熱情,實在太有魅力了,呵呵

    MEB said...

    好難喔,看不懂@@

    豬小草 said...

    MEB是不是留錯篇啦?

    MEB said...

    並沒有。。。。
    如果是在平常,我會很用心的去看這些社會學科的對話,但是最近不知怎麼的,累,看了就是一個累字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