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的歌‧新的像 by 露娘

    詩篇98篇:
    你們要向耶和華唱新歌!因為他行過奇妙的事;他的右手和聖臂施行救恩。
    耶和華發明了他的救恩,在列邦人眼前顯出公義;
    記念他向以色列家所發的慈愛,所憑的信實。地的四極都看見我們 神的救恩。
    全地都要向耶和華歡樂;要發起大聲,歡呼歌頌!
    要用琴歌頌耶和華,用琴和詩歌的聲音歌頌他!
    用號和角聲,在大君王耶和華面前歡呼!
    願海和其中所充滿的澎湃;世界和住在其間的也要發聲。
    願大水拍手;願諸山在耶和華面前一同歡呼;
    因為他來要審判遍地。他要按公義審判世界,按公正審判萬民。

    相信出生在基督教家庭的人應該有這款經驗,拜一至拜五上課上班,拜六禮拜去教會,對台灣風俗的認識實在真少,我就是按呢。而且因為大部分時間住在台北市的郊區,台灣民間宗教kap風俗習慣離我更加遠。去年,阮搬去板橋,樓下就是一個菜市場,有一日去買菜時,發現,奇怪,怎會每攤攏teh賣紅龜粿,問那歐巴桑,「阿桑!今仔日是什麼日?那會大家攏teh賣紅龜粿?」,「啊!妳少年人不知!今仔日是天公生,要拜拜啦!」「喔!原來是按呢!那早上頭前土地公廟有打鑼撞鼓的聲,也是teh慶祝天公生嗎?」「對啦!恁現在少年人攏不在拜呀!」

    後來,有經驗呀!若是阮聽到外面有吹哨角、抑是鑼鼓樂隊行過去的聲,免去市場,我kap我先生就會相對看,問講,今仔日什麼日??in 在慶祝啥?這音樂是要獻給誰聽的?

    今仔日是什麼日?這詩篇98篇的詩人要帶領以色列人來慶祝啥?這首新歌是要講啥?

    (第一人稱敘述)

    今仔日是一個大好的日、是一個歡喜慶祝的日,因為耶和華作王,是一切的主宰。祂真正讓阮,以色列這個民族看到,祂是一個行奇妙事的耶和華上帝。當巴比倫攻滅阮耶路撒冷的時(主前587年),整個以色列族群四散,有人受擄到巴比倫,有人逃向埃及去做工,有人對別處去。不論在哪裡生活,過得艱苦抑是順利,阮猶原直直在問,阮,以色列這個民族,若是上帝所揀選的,阮要向哪裡去?咱還有恢復大衛王權的一天嗎?

    無想到,上帝實在奇妙,祂用人想無的方法完成祂的拯救,祂使用波斯王古列來殲滅巴比倫帝國,又在不同時陣感動各人的心,使阮一群一群的人轉來阮聖的城--耶路撒冷,又得到外邦君王的幫助,讓阮可以重新建立以色列,建立一個屬於上帝的國度。

    阮轉來呀!阮不是寄居的,也不是外地的。過去阮打拼做工卻讓人看輕、侮辱,阮盼望有一個屬於家己的敬拜、可以及其他以色列人相交,這微小的盼望卻讓人恥笑,阮重視教育、不過,阮的子兒無法度得到齊全的猶太教育,對今開始,這一切攏已經結束!這是全新的以色列,是上帝掌權的國家,我是以色列人,是上帝的人民。

    那些也轉來呀!雖然在巴比倫有好的地位、也讓人尊重,不過,再怎麼說,那也不是阮的國家,當我打拼得到好的款待及君王的賞賜時,想到阮其他的兄弟姊妹,in猶原在困苦艱難中間,我無法度一個人享受,我直直問家己,「我是為什麼要戰?為誰人來戰?」我要轉去!做一個以色列人,建立一個屬於上帝的國家!

    來呀!萬邦萬國攏來向耶和華出歡喜的聲,用你/妳全部的樂器來謳咾耶和華!向耶和華唱歌!出大聲來謳咾伊!

    恁,這些外邦的人有看到無!來看這個過去帶領阮以色列列祖出埃及的耶和華,這個聚集阮重新歸回耶路撒冷的上帝。在出埃及、入迦南的過程中,祂堅定阮的心,開阮這個民族的眼睛,讓阮知影阮是屬於祂的百姓;在巴比倫攻擊阮,使阮四散、離開鄉土、受到人的輕視及無身分的痛苦中間,祂伸出他的正手,讓阮經驗祂對以色列的拯救。雖莽四散、無自己的所在,不過,也因為按呢,un得到及外邦人相及生活的經驗,祂讓阮看到祂創造的開闊,及祂王權的偉大。祂將阮的眼光從小小的以色列國家、舉到祂所看有的普世人民,阮實在知,祂不單單是以色列的主宰,亦是這個世界的主宰。

    來呀!來謳咾!在海裡、在土裡、在這世間的會吐氣的,快來謳咾祂!不單單是以色列人,恁這些受造的,也快來攏來謳咾祂,海及其中所充滿的攏著出大聲,世界及住在彼中間的亦著出聲,大水拍手掌,諸個山佇耶和華面前出歡喜的聲。因為,祂是實實在在、創造天地的主宰。

    耶和華已經在這世代作王,贏過攏總的勢力,耶和華真正是王。雖莽咱現在櫸目所看得到的以色列,一切拋荒,仍有多多困難,雖莽,在人來看,現在咱什麼攏無,無通倚靠的勢力,無通誇口的表現,甚至是無法度解決的混亂,無同款的意見紛爭。不過,咱的信心不是在於自己,是相信上帝已經掌權,祂會實現祂家己的應允;咱所追求也不是自己的勝利,因為咱明白,上帝才是勝利者,祂會施行完全的審判,照祂的公義及正直審判這個世界。

    (第一人稱敘述結束)

    這是詩人要以色列人所唱的新歌,感謝的歌、謳咾的歌、見證的歌、盼望的歌。當以色列人等待五十冬,忍受壓迫、受人輕視、無安全感的外邦生活了後,最後也經歷轉回故鄉的大歡喜的時,in所要面對的,不是一個已經備辦好的、舒適的耶路撒冷,是一個破敗的城;而且,離開久久,人kap人間中還有多多不合一的所在,面對重建的工作,這要按怎處理?所以,詩人的謳咾不是一款簡單的讚美,奏樂唱歌就煞,這款的歡喜是在於過去的痛苦與未來的不確定中間,猶原對上帝有盼望所發出的。

    咱敢有唱這款的新歌?當咱認真看著受傷的過去、衝突的現在kap不確定的未來時,咱敢唱得出謳咾的歌,是不是還相信上帝掌權?

    有一首歌,從1977年就開始在唱,不同世代的人唱這首歌的時,有不同款的心晟,是要回應那時的問題。這首歌的歌詞是這樣的:
    「晟咱大漢的美麗島,親像老母溫暖疼惜,歷代的祖先注目在看,看咱怎樣續接裀腳步,祖先一代閣一代在吩咐,毋通忘記,毋通忘記,祖先一代閣一代在吩咐,殷勤開墾,殷勤打拼,海水清清的太平洋,圍著這苦難的美麗島,雖然日光遍照土地,光照高山溪水及田園,這麼美的鄉土是咱所有,祖先開墾,上天賞賜,土地有生出豐富的土產,水牛、稻仔、香蕉、玉蘭花」
    1977年,大學生在唱這首歌,是要凸顯咱台灣的多多問題,工人權利、學生思想自由、婦女平等、環保正義等等,後來,在追求台灣民主政治的過程中間,這首歌成作一個提醒,激勵人要迫切實現美麗島的盼望。到十年前,我在讀大學的時,政治已經開放,咱可以選自己的總統,整個社會親像更加民主,不過,還是不夠。那時阮長青團契抑是神研班的同學在唱這首歌的時,是希望可以更多喚起大學生對台灣的認同kap關心。

    2000年總統大選,那時的在野黨順利得到政權,政黨輪替,那時,唱歌的人歡喜慶祝,全心期待、等候一個真正屬於咱人民、得到自由、更加平等的美麗島。不過,那款勝利歡喜的感覺是暫時的,無幾年,咱就kap所有政權輪替、抑是脫離殖民的國家同款,發現新的政府無經驗、無資源。真實在咱頭前的,是更多的挑戰、混亂及衝突,要重新來處理。

    咱講咱是釘根本土、認同台灣所有住民的長老教會,若是按呢,咱是按怎看這個日?看這個勝利?是用什麼心晟唱這首歌?

    這個黨的勝利是咱的勝利嗎?這個台灣意識是咱慶祝的目的嗎?咱是為了這個土地最後可以轉來咱手中來歡喜嗎?抑是為著台灣人出頭天來歡喜?

    對外面那些將台灣認同當作生命的人來講,應該是按呢!不過,對咱,清楚、而且明白這土地主權在於上帝的基督徒來講,除了這以外,咱應該有更加深的認識,是講,因為咱在投入台灣、認同台灣的過程中間,咱深深經驗到,總是人用多多勢力、抑是私慾權力在計算、在圖謀,永遠不會贏過上帝的公義,上帝猶原是勝利的。是這個經驗幫助咱看到上帝的掌權,上帝的拯救,不是因為台灣獨立,才是上帝掌權的顯現。

    而且,咱知,上帝不是在這個時刻才是勝利、是掌權,祂各時攏是勝利掌權的王,祂是永遠的勝利者。若是按呢!咱不單單會勇敢、盡咱一切所有的去追求上帝的勝利,讓上帝的正義顯明在各所在,也會注目在上帝的勝利。咱的眼光會更加開闊,頭一個可能是先看到咱教會,後來,咱會注意到上帝在這個世界的創造kap需要,在人權、在性別平等、在勞工權利、在環保、在經濟正義頂頭,追求上帝的勝利。咱的腳步kap眼光會跟著上帝來行來看,才不受到人的利益私慾、抑是有限的眼光來束縛,停在某一個目標的實現,停在某一個計畫的達成,不論成、抑是不行,後來無法度、也無氣力繼續向前行!

    又講轉來,咱是怎樣去認識這個公義kap審判,又怎樣去反抗這個不公義的、邪惡的?是因為咱手中有公義嗎?是因為咱的行踏是正直的嗎?實在不是這樣。咱會去反抗不公義的事,是因為咱知影,有一個完全的公義在遐,咱也是不斷去尋找、去逼近這個公義。一個具體的審判是在完全的耶穌基督身上已經顯明,這款的審判所帶出的,是復合、不是戰爭,若是咱所作的分裂、是排除,看無耶穌憐憫、了解的眼神,這是人的審判,不是上帝的。相時,當咱舉頭看這個公義的時,咱知影,咱的動機kap眼光實在無法度抵到祂的公義。雖莽著磨,心內憂悶,艱苦,看無頭前的路,也會學習等待上帝最後的審判,確信祂的審判會到、祂的正義臨到。

    詩人唱一條新歌,有謳咾、有見證、有邀請、有盼望的歌,是一首釘根土地,抬頭看上帝、看祂創造的詩歌,在受擄的痛苦艱難kap未來的不確定中間,他擒住上帝的應允、知影上帝掌權、盼望完全的審判。In的眼睛開,看到拯救的普遍性。現在,咱呢!咱要唱什麼歌,咱怎樣看這個美麗島,咱怎樣看上帝對這塊土地、甚至是這個世界,屬於祂的美麗土地的像。不知你/妳有聽過美麗島的召喚無,若是妳有聽到,妳是選擇要留在咱自己原本所想的美麗島,抑是行向上帝的美麗島?


    [後記]

    這篇文章是露娘上週五畢業講道的講道稿,請用台語念,才會順。
  • You might also like

    12 comments:

    Amo said...

    很棒!!

    bless angel(恬) said...

    沒想到看台語文,其實也很吃力...會不會這樣的不流轉,象徵著我與美麗島之間也有著不流轉的關係...我走不進、我也無法再見~

    ancorena said...

    很溫暖的禱文。要不用台語念,真的很困難吧...

    spring--聚水藏風 said...

    呵呵,露娘是所謂的長老嗎? (又長老的定義是?? @@ 恕我無知,可以為我解答嗎?)

    我用台語大聲朗讀了一段,覺得很有意思 :)

    豬小草 said...

    恬:

    恐怕是。

    ancorena:

    哈哈,這是因為是用台語講道啊,所以一定要用台語寫的。

    藏風:

    不是長老哩。長老是從教會裡選出來的平信徒,其職分在協助牧師治理教會。露娘則是神學生,今年暑假畢業後就要去教會當傳道人,順利的話,兩年後就是牧師了。

    spring--聚水藏風 said...

    豬小草; 謝謝解答,並預祝露娘很快成為牧師;)

    bless angel(恬) said...

    是...是什麼...*o*"
    我的論文寫作...準備的研究方向就是美麗島ㄟ~
    天ㄚ...難道真的無法再見、無法走進嗎?
    嗚嗚嗚...黃MOMO今天上課還給我Comment說T_T

    得得的爹 said...

    一篇好的講道必定是緊扣著經文的發展而鋪陳,然卻又不是生硬地賣弄聖經原文或神學知識。

    露娘的講道篇,確實是一篇精彩的解經講道。

    我比較好奇的是,在露娘寫講道篇的時候,豬小草有沒有什麼貢獻呢?

    豬小草 said...

    No. I didn't do anything, only provide the CDs that i have.

    水灣 said...

    那天連到這篇忘了問「長老」的英文是?還是一直沒搞清楚Protestant教會的職務組織,阿肅姐擔任好幾年的教堂職務略在德國略高於牧師,是經教徒選舉產生的,這在中文叫什麼?

    豬小草 said...

    水灣:

    長老就是「PRESBYTERIAN」啊。

    至於比牧師大的職務?不知道哩,是在那個教會?德國的嗎?

    不過開玩笑的說,地方教會的長老(會友選出)有時候是要比牧師來得大啊。

    水灣 said...

    德國的基督教會多為路德教會,教會設有理(董)事會,教友選出第一主席(1. Vorsitzende)而牧師為第二主席(2. Vorsitzende),牧師由教會支薪,與波蘭天主教的神父不由教會支薪有較大差別.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