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在買唱片?

    上午,露娘就任禮拜,鹽巴教會的夏牧師主禮,我跟露露站在會堂的最後面觀禮,感動,卻也覺得壓力沈重。介紹會友時,屎小魚站起來自我介紹;旁邊坐了一個沒見過的金髮中年男。中午愛宴,聊了起來,這男子自謙寫過幾首歌、做過幾個節目,目前正在右手寫小說、左手作雅拍。我回想自己聽過看過的少數台語歌曲節目,卻仍想不起來他是誰。一直到他說...

    「去年我幫我兒子出了一張紀念專輯,叫做《秋天的孩子》。」

    糗了,是李坤城老師

    感謝老師大人不計我們有眼不識泰山,仍舊親切地跟我們聊起一些關於台語音樂的現況。談最多的,其實是現在音樂市場萎縮的情況。

    事實上,從老師口中我才知道,原來逢甲那裡的唱片行倒到剩一間,而中一中的玫瑰也倒了。李坤城老師有點苦笑的說:「你不覺得很諷刺嗎?玫瑰唱片辦孫燕姿的簽唱會為中一中夜市帶來人潮,可是最先倒掉的卻也是它,還負債累累。」

    說到《秋天的孩子》採用創用CC授權條款這件事,他語重心長的說(略):
    「音樂寫出來,就是要流傳、要給人唱啊。台語音樂就是因為版權都握在那些不肖子孫的手中,獅子大開口,死要錢。像之前我們在做《跳舞時代》的時候,有的人一開價就是五十萬,五十萬耶,我們的預算也不過兩千萬,就只能放棄不用了。著作權法造成的情況就是大家把版權都捏在手裡,然後整個市場反而死了。現在我們也不敢寫說那首歌曲好,就怕一寫它好,那個不肖子孫又把授權費給抬高了...」
    問到《秋天的孩子》的銷售狀況,他說(略):
    「我們一次壓六千張。當名片發。其實,現在誰在唱片行買CD呢?你現場表演後,賣,反而賣的好;大家都是在那時候買CD的。放唱片行?唱片行都倒光了,怎麼賣?」
    想想,好像也是這樣。聽獨立音樂的樂聽人願意花錢買CD,反倒是周董的粉絲會拿盜版去參加簽唱會啊。哈哈。

    感謝老師,給我們這對「衛星夫妻」一人一張《秋天的孩子》。我們會好好聽,好好用的。
  • You might also like

    4 comments:

    Wenli said...

    逢甲這邊不只是唱片行,就連大型的書店也倒到只剩一家了。新學友、金石堂都不見了。

    豬小草 said...

    金石堂也倒了?那現在逢甲那個三角通剩下什麼?金石堂對面那家便宜的快炒也倒了嗎?寶雅呢?維多利亞冰城呢?東山鴨頭的雞屁股呢?雞排妹妹呢?

    我的台中記憶啊!!

    b6s said...

    唔,東海的唱片行應該都還在。這也蠻奇特的,大概是因為東海有音樂系然後唱片行都會進古典音樂 CD 吧?

    豬小草 said...

    或許是因為東海那三家唱片行店面都是自己的?我知道向大眾、玫瑰、學生之音有很大的負擔是來自於房租。

    其實東海之音也撐得很辛苦阿,畢竟這年頭買古典樂的大學生也少了。而我記得回台北前,靠國際皆得那加東海之音還賣起排骨便當,而且剛開幕的那個星期,來店消費,就送CD一張哩。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