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還在這裡

    最近,許多人的部落格都會被「革命、靜坐、反貪腐、路人、路過」等免洗ID一族問候過,模糊的面孔講著憤怒的語言。老實講,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熱切的希望每個人都有個部落格。

    剛剛,在漂浪那裡看到這樣一個留言:
    我想,不要再去回想歷史,也不要再去背負著歷史,因為回想歷史與背負歷史只會讓你失去理智與失去判斷力,更會讓你的眼睛只看的到一種顏色,耳邊只聽的到一種聲音,在這邊我所要說的是【事實】...
    這留言讓我驚訝。

    什麼是事實?事實是,在檢察官的調查報告還沒有出來之前,許多人就已經把邱毅、媒體爆的料當作事實;事實是,許多人在說阿扁家庭的行為不足以教育小孩的時候,卻忘記背後的國民黨是更可恥的反面教材;事實是,許多人在看著TVBS和中天譴責南部暴力時,卻忘記自己在言語上的挑釁、謾罵與刻意激化。

    或許,有的人會認為像漂浪judie35傅老這樣的文章是在倚老賣老,是刻意避談綠營腐化,於是許多人會大聲的說:「以前民進黨不也在街頭衝撞嗎?為什麼現在衝撞就不可以?!」然而,當許多人忘記歷史的時候,恐怕連以前在衝撞什麼,都不知道吧。

    許多人看到,與著迷的,是暴力的語言、暴力的形式。

    只是我們,作為沒有任何政治權力的民主運動支持者,從來都沒有辦法像施明德那樣站在麥克風前說:「以前我在為民主運動犧牲奉獻的時候,你在哪裡?」我們,只能看著螢光幕上的暴力,濕潤地說:「當民主運動走到這樣的困境、對立、衝突時,我還在這裡!!

    我還在這裡。

    所以我思考的、關心的、討論的,從來都是「台灣民主運動何以至此?如何突圍?」的問題;這是關乎歷史的、關乎制度的、關乎個人的、關乎正義的、關乎價值的。因為這是我母親的土地,是我孩子的未來。

    這才是事實。
  • You might also like

    8 comments:

    irene said...

    因為施那個問句幾乎快變成口頭蟬, 應該很多人都想好標準答案了吧...

    據黃光芹說, 時間是施還是立委的時候, 李筱峰罵施明德無恥....
    施明德:「以前我在為民主運動犧牲奉獻的時候,你在哪裡?」
    李:「我在尊敬你」

    豬小草 said...

    對於施明德,我還是有份敬意在。至於像黃光芹那等媒體人、或是刻意激化對立的名嘴、以及盲然圍城的眾紅孩兒,那就兩免吧。

    MEB said...

    那麼。。。像我這種從來沒參加過任何運動的無名氏,又不知道該把自己定位在哪裡了。。。
    都不能寫網誌跟人家講:我們好平和,好感動,好驕傲呀。。。。
    然後三十年之後再回過頭來吃一頓:當年我們在圍城的時候,你在哪裡?
    悶呀

    metamorphosis said...

    1. 台北其實三年前也圍過城了,那是SARS期間,市政府形象考量大於公共衛生的措施。

    2. 前幾天在bbc聽到blog如何徹底改變媒體的結構跟本質,的確會讓人熱切想要「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blog」(感謝李安,這句話很好用,比「我還在這裡」好用!)。其實我是樂觀的。

    豬小草 said...

    毛博:

    剛剛看到這種留言,只能說:「幸好我們從未同桌吃飯。」

    Harry:

    電視關掉,PODCAST打開,一切都可以很樂觀。聽,世界還在運作呢。你有聽A World of Possibilities的PODCAST嗎?我很喜歡他們的節目哩。

    瓦礫 said...

    真的很有趣,我們現在好像只剩下分裂或沈默這兩種選項了。

    James said...

    我們現在作的,不就是在避免這種兩切式問句。以後還可以和人家講,我在blogging的時候,你在那裡

    額娘 said...

    純插花。

    現在要是被問一句「我們在圍城的時候,妳在哪裡?」我大概只能一邊咬隔夜的硬麵包,一邊壓抑著瞌睡蟲,一邊含糊地回答說:「剛在線上教留學新生填完洋文表格,正在趕可以讓我交出下個月房租的翻譯稿,等一下還要趕可以讓我快快結束學生生涯的論文...」

    我也想活得「有建設性」一點啦,革命哪~好了不起!不過我是庸才,只會關心一些沒人關心的蠢事,也沒那本錢去陪人家坐上幾天~~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