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下以前

    昨天在辦公室遇到一個來山豬窟作短期研究的中國學生(在史丹佛社會系博士班)。問他是作什麼研究的?他說:「台灣的獨立運動。」咳,有去凱道走走嗎?

    「啊,有,來的第一天晚上就去了。感覺很好,心情特激動!我從天安門以後就沒那麼激動了,看到那麼多群眾,感覺很好。只是沒看到衝突。」

    呃,看衝突啊。那你或許該去台灣南部走走吧,那裡感覺跟台北完全不同,民眾的情緒更複雜。

    「喔,是嗎?台灣南部是肯定要去的。我有朋友在台南的學校教書,他叫我一定要去那裡轉轉。」

    是啊,是該去。

    再過幾個小時,參加完一個朋友的告別式以後,我就要跟著露娘教會的遊覽車南下回高雄,待個幾天,週一再回台北。我不確定在趕論文的這時候南北奔波是否妥當,只是,或許去南部轉轉、聽聽不同的聲音,也挺好的。

    最近,對於新聞與網摘感到耳鳴;吾愛黑米,但更愛安靜。尤其是在做完蔡瑞月舞蹈節的PODCAST以後,我甚至有一度想退出萬國博覽會的念頭。政治運作離我好遠,但圍繞著政治而衍生且自體繁殖的論述卻壓得我透不過氣來。我的心臟沒那麼好,跟著跑,挺喘。

    心想:夠了,我聽夠了,讓我聽聽別的聲音、作些別的紀錄吧。

    與其轉貼、網摘、串連那些我們自己都看得模糊甚至不甚了解的論述,為什麼不靜下來寫寫自己身邊的人事物呢。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成熟,但肯定是一種ROACH化的傾向。唉。

    於是,我把iTalk和相機放到包包,準備背著南下,錄些東西,等有空了,再來作節目。只是在此之前,我得先把拖欠好幾個月的「Lulu媽媽說故事」下集作出來做好了)。我拖欠的東西太多了。

    最重要的是,我還欠一本博士論文。
  • You might also like

    4 comments:

    cobain said...

    其實
    這幾天下來也有一個感受
    有時候說的太多聽的太多
    往往會讓自己陷入一種莫名的迷思中
    有時換個方式起身去做
    對自己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抱歉又胡言亂語了
    加油了^^

    凱洛 said...

    你也終於了悟了
    孩子

    水瓶子 said...

    我跟你們剛剛好相反啊!我關掉電視後好久了,這幾天突然想看新聞台,昨日中午一開,我又笑了,不過不能看太久,大概看了一個小時,新聞就開始重複,然後心裡會開始有腦殘的反應,所以一個月看次新聞台,應該就可以把這一個月發生的事情都吸收了。

    我大概習慣一個人到處趴趴走,然後自言自語寫旅行,這點倒是跟小草,cobain 的反應有點像。吃到很好吃的小吃,看到城市中小小的角落發生好玩的事情,一個美女從眼前走過的背影,收到一張沒有署名的明信片,這些就足夠寫上好久了。

    豬小草 said...

    cobain:

    讓我們一起高喊:「倒挺休兵,音樂至上!」

    凱洛:

    咳,這大概就是因為沒聽早安少女組的後遺症吧。

    水瓶子:

    大推「小吃帶來好心情」。星期日晚上在高雄光華夜市吃到好吃的當歸羊肉、涼拌羊肚、生炒鱔魚、生炒花枝、越南蝦餅~心情超好!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