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意的偷渡


    上頭這段話,是我剛剛在學學文創志業的「創立緣起」上看來的。

    這一大段的末尾,是期許台北成為「East meets West世界潮流中的東方代表城市」;再一次,我們看到「門戶」的概念。文章的下一段,是詹偉雄最喜歡提的「美感」、「文化」、「知識」、「經濟」四個關鍵字的排列組合,我們就暫且按下不表。

    而我覺得有趣的,其實是在那一大段落裡對Global City的解讀。

    因為不管是Sassen所談的Global City或Friedmann所談的World Cities Network,「文化創造力」從來都不是他們所關心的議題;相反的,生產者服務業的成長趨勢、金融全球化的權力集中、勞動力市場的彈性化、城市貧富差距的急遽擴大、跨國移工流動的治理問題,等等,非常「不美」的議題,才是他們所關心的重點。

    只是我才疏學淺,卻也不知道是在哪位大家手上,把「文化創意」偷渡到全球城市的分析裡去了。或許,是哪位學者認為全球城市除了「生產者服務業」集中化外,設計、廣告、公關、娛樂、軟體等創意產業也很重要啊,於是就在哪篇文章裡把Richard Florida的「創意階級」和全球城市作了「接枝」,然後大家就開始轉向了吧。

    而我只是覺得,一方面,全球城市裡那些「不美」的議題也並不會因為這樣的包裝就不存在;另方面,為什麼不去提Allen Scott對好萊塢、巴黎的聚落分析,還比較到位呢?

    不過,當然,就「概念行銷」上,「全球城市」的賣相是比較好。
  •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well said...

    David Harvey?

    豬小草 said...

    印象中不是。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