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樂生危機(8):那雙眼,這群人

    在找關於樂生的文章時,看到了周慶輝這名字;一個在樂生居住了三年的攝影師。當「行過幽谷」,這本以樂生療養院為主角的攝影集出版時,張大春寫了這樣一篇介紹
    周慶輝和一號葉伯你一樣,從來不是一位喜愛鳴高調、發清議、倡空談的人。至少,在同他往來的十年之中,我從來不曾聽他表述過任何一句同情關愛憐憫幫助之類的道德論,他總是想著:有甚麼題目再不做就來不及了,有甚麼影像再不拍就沒有了,有甚麼地方再不去就去不成了;要不,就是去拍的季節可能會碰上甚麼樣的天氣,去拍的地方可以等到甚麼樣的事件發生,去拍的人大概會幹些甚麼勾當,還有,光會打哪兒來?有沒有工夫對上焦?甚麼樣的構圖才是這張照片所需要的構圖?
    我看到「有甚麼題目再不做就來不及了,有甚麼影像再不拍就沒有了,有甚麼地方再不去就去不成了」時,想到樂生。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台北縣府的拆遷公告已經下來,要是樂生院方沒有在公告後的一個月內自行拆除院區的話,台北縣府就要公告後的一個月,也就是4月17日,強制拆除。

    樂生院,剩不到一個月了。

    而或許為了紀錄些什麼,最近有不少朋友揹著他們的相機來到樂生,而blue JOE和小柯為樂生所拍的相片,更打動了不少人。影像對人的衝擊,總是很直接的。而我想周慶輝這段訪談更特別的是,透過他的口,我們得以知道一些關於樂生的小故事,這些故事讓影像更有力量,讓我們在樂生院區漫步時,無法再自外於這個地方。


    powered by ODEO

    僅作成一集podcast(張貼語法MP3下載),期盼你在聽完這些故事以後,到樂生走走


    交通方式:
    ※捷運西門站六號出口到成都路搭635號公車,樂生療養院站下車(步行約22公尺)。
    ※捷運亞東醫院站搭藍37號公車,到樂生療養院站下車(步行約22公尺)。
    ※開車從新莊中正路直行過輔大約四公里處。
  • You might also like

    10 comments:

    bertha said...

    最近在想 眾人集資登了廣告後 後續的動作可以做些什麼(當然 我不是部落客)想東想西覺得好像可以嘗試 "肥皂箱游戰即席演講"
    例如在台北車站 隨機找個旅客多的地方把海報打開 就說明起來之類的 (不知道有沒有人做過這樣的事)
    也不知道這樣做會不會被抓@@
    總之 就是一些胡思亂想
    不知道大家覺得可不可行?

    OJ said...

    好棒的一則podcast!

    不過張大春節目中,周慶輝說了那位台獨基本教義派的麻風病友一定沒有想到,要拆掉樂生院的是他喜歡的政黨。這段話聽起來令人格外感傷。

    其實我並不是感傷民進黨政府為什麼這樣令人失望,雖然我們也知道現階段要拆樂生院的就是蘇。其實在pocast中,豬小草也提到自由時報投書裡有些人質疑捍衛樂生行動的政治動機是沒什麼意義的。

    我只是對現在的氛圍有些感慨。畢竟「究竟是誰拆掉樂生院」,難道不該指向一整個拒斥弱勢的歷史所餵養出來的集體思維嗎?

    有時候想想,把「加害者」加以化約,總是很簡單。上禮拜公民眾議院節目裡面,台權會吳豪人說:「找不到加害者」這句話,其實才是問題的根本,可是在整個捍衛樂生運動裡面卻比較少被談出來。

    好吧,或許有。可是我們真的比較難感覺的出來。

    Anonymous said...

    在捷運站辦個攝影展吧^^

    豬小草 said...

    OJ:

    吳豪人那句「找不到加害者」確實重要,而晏山農今天這篇「向晚的樂生,陰翳的島嶼」算是更清楚的闡釋吧。

    bertha:

    輔大的學生絕對組成遊說團,在迴龍一帶工作,我想這絕對是重要的。

    匿名者:

    這很屌。可以想想看怎麼偷渡進去。哈。

    水瓶子 said...

    我覺得什麼事情一搞大,就會有人跳出來講什麼藍綠,然後什麼人有什麼政治陰謀,大家是不是都有潛意識的被害與加害妄想症,為何不能就事論事坐下來討論事情呢?媒體的記者思考也是這樣的邏輯。

    能講是悲哀嗎?

    anarch said...

    小草

    podcast語法有錯!
    http://odeo.com/audio/10062193/players'

    多打一撇啦~

    豬小草 said...

    水瓶子:

    是,是悲哀。

    anarch:

    已經改好了。

    kome said...

    禮拜六我在樂生也看到你們一家人、溫先生...去年我們曾在北台灣啤酒工廠裡面短暫的碰面過。不過我還是很自閉的在角落拍照就是了....

    在黑米那邊認識了樂生,昨天我也自己去看看樂生。我想我能做的就是透過一些影像來紀錄樂生,或許有機會讓更多人看到。

    文章:http://blog.roodo.com/kome/archives/2906617.html
    像簿
    最後的樂生影像簿

    olivia said...

    水瓶子,那不叫悲哀,那叫必然。
    又要抬顧老師這段被我貼了又貼的話**"
    真是對不起他,每次都拿他出來給他添麻煩XD


    原先被認為是「非政治」的現象,一旦受到萬眾矚目後,政治介入似乎是不可避免的「副產品」。……公眾對於風險的定義之爭,在貝克看來,與其說是真正關切風險本身造成的傷害,倒不如是更涉及到這些風險在社會、經濟、政治層面會產生的後果:如市場損失、資本貶值、官方檢查、法律審判和形象破滅等不一而足。亦因此,「風險社會」在某種程度上意謂著權力與責任的重組。(顧忠華,1994:61-63)
    顧忠華(1994)。「風險社會」的概念及其理論意涵,國立政治大學〈政大學報〉,第六十九期,pp.57-80。

    olivia said...

    承上

    《社區如何動起來》序言中所闡述的,那是一種離開自己土地的過程。^^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