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樂生危機(12):起初的盼望


    星期六上午,跟葛力忙著確認樂生T-Shirt在黑米團購上的頁面,然後,包包款款,就趕到樂生去。在亞東醫院等藍37時,打電話給慕情,她說現場人很多,背景一片吵雜。

    車來了,在新莊狹小的馬路裡繞來塞去,一出富國路口,左轉中正路,就看到許多警察與替代役男,車子在龍安路口塞住。下車。時間是上午11點55分。

    遊行隊伍開始解散,群眾把紫色的頭帶綁在捷運工地上,我穿過人群往樂生的方向走去。短短的幾步路,我忍著自己的怒氣,聽著宣傳車上的人高喊著「拼捷運!求生存!」的口號,偶而還夾雜著更為激烈的,「416,拆樂生!416,拆樂生!」

    到了大門口,數百名警力將那短短的上坡路分成好幾段。我穿過拿著盾牌的鎮暴警察,抬頭一看,樂青的那群朋友盤坐在地上。在經過周錫瑋的聲嘶力竭、蔡家福的下跪求救後,人潮逐漸散去,SNG車也開走了。

    下午,院區人不多,焦躁、不安、憤怒、疲累,卻是一樣不少。

    偶然跟富子阿姨(她是樂生院區山腳下聖望教會的執事)聊了一會兒,她說:

    我也問過上帝,為什麼要讓我發生這種事情?我不喜歡抗爭,我的個性不喜歡衝突,我喜歡大家都和和氣氣的,但為什麼要逼我們到這種地步?這是上帝創造的地方,為什麼要說拆除,就拆除?而且,我們也沒有說不要捷運啊,為什麼要這樣逼迫我們?

    我也埋怨過上帝。但後來我想,這或許是上帝要給我的試煉,看看我能不能走過去。說實在的,這幾年我真的從學生身上學到很多,以前我是不敢跟你們這樣說話的,我們生作那麼醜,怎麼敢跟你們講話?可是這群學生就一直鼓勵我啊,是這樣我才改變,才慢慢敢跟你們說話。不然以前我怎麼敢?

    外頭的人都說學生不能代表我們,說我們被學生騙。但他們是要騙我們什麼?我們又沒錢、又醜,他們的學歷那麼高,是要騙我們什麼?說實在的,這群學生真的很有愛心,常常來陪我們,總是一通電話,就趕過來。我們的關係是這樣慢慢建立的,比家人還親,就像我們的小孩一樣。

    去抗議的時候,我們說我們要站在前面,誰不想保護自己的小孩?可是他們都說要阿公阿媽站在後面,他們來擋。去年要去總統府前跪的時候,我就很擔心下雨啊,所以前一天就一直禱告,乞求上帝要保護這群孩子。總是上帝有聽我的禱告,出好天,不然我心裡也是會難過啊。

    我現在就跟上帝禱告,要是真的保留下來的話,我們再辦桌,請大家吃飯。要是保留下來的話。.....
    嗯,富子阿姨,我們就這樣說定了喔。因為我們的上帝,是滿有憐憫的神。



    [後記]

    在樂生中山堂的川堂左側牆壁上,掛了幾張黑白相片,當中有一張相片的拍攝地點正是「聖望教會」;這個由臺灣神學院院長孫雅各牧師的太太,孫理蓮師母,為院裏病患聚會所設立的教會,內部很樸素有加爾文長老教會改革宗風格。而在目前尚未搬遷到新院區的樂生院民中,還有三位(富子阿姨、阿添伯)在聖望聚會。

    從樂生保留開始,我就一直期盼,也等待,一向主張社會公義的長老教會能夠站出來說些什麼、作些什麼。但幾個星期過去,仍舊沒有動靜。甚至在上星期的教會公報上看到這段:
    胡宏志(現聖望教會牧師)表示,長老教會向來重視社會公義的問題,不過牧師畢竟不是社會運動領袖,不好針對這個事情有所表態,而且教會也不希望一些枝枝節節問題影響到教會整體發展。不過從個人立場來說,他覺得整個事情可能不是同情與支持就可以解決的,畢竟事涉複雜。
    時,我的心情是分外難過的。

    隔天,主日,受難週伊始。SL青年禮拜有執事來分享七星中會在泰北阿卡族的宣教,並且鼓勵青年參與暑假的短宣。這原是好的。只是我想到就在不遠處的聖望教會裡的富子阿姨,竟忍不住地留下淚來。在那天短短的談話裡,富子阿姨不斷地提到原本軟弱的她是如何在這些年裡變得剛強,而我只能為她能從那樣的話語情境中勇敢以對,而感到自慚。

    深願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別忘了從起初以來對台灣這片土地、這群人民的愛心,更盼望在這場保留運動中努力的每個基督徒,都能依舊保有那從起初以來的盼望。

    雅各書五:7-8說:
    弟兄們哪,你們要忍耐,直到主來。看哪,農夫忍耐等候地裡寶貴的出產,直到得了秋雨春雨。你們也當忍耐,堅固你們的心;因為主來的日子近了。
    求主幫助、保守與帶領。小孩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

    阿們。


  • You might also like

    13 comments:

    Gaea said...

    可惡
    我又哭了
    T_______T

    Anonymous said...

    辛苦你們了

    豬小草 said...

    本來想透過MW的幫忙,把樂生的消息帶到台神,或把台神的老師學生們帶到樂生,不過,下午得到回音:「興趣缺缺」。也罷。本來就不意外。

    地瓜豆 said...

    我其實不太懂,為什麼會這樣。
    彌迦書6:8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我不會說支持樂生就是公義,但身為人的憐憫總該有吧?
    或詩篇82:3 你們當為貧寒的人和孤兒伸冤;當為困苦和窮乏的人施行公義。
    那這個呢??

    某人部落格已引起信仰小戰,我也實在不喜歡變成這樣,自己人打起來,還打得這麼開心,到底有什麼意思呢?

    豬小草 said...

    地瓜豆:

    信仰小戰?那裡?曾韋禎那嗎?我看他最近都忙著刪留言,所以也不知道有什麼在戰的。或者,從信仰的角度來看,有什麼好戰的?

    不過,你的疑問與喟嘆,也是上週六我在樂生跟台大光鹽社一名女孩聊天時的共同感想。總是個人憑著自己的信心做事,其他的,也只能交給上帝啊。

    昨天晚上跟露娘聊到這事,尤其是長老教會牧者與神學生的態度,也覺得心寒與難過,本來還想說這個週末乾脆去找聖望教會借場地,邀集各地關心樂生的基督徒來辦個受難週禮拜好了。只是這幾天忙著要搬家,卻分不出時間與精力。

    禱告吧。

    Amo said...

    是的,應該禱告,我們相信的,是同一個上帝啊。

    陳良哲 said...

    小草,我最近也想到同樣的一件事情──辦受難週禮拜。樂生這件事情成為我在受難週裡頭,不斷想起與「受難」一同出現在腦中的事情。雖然我們錯過了受難週,但在拆遷與大遊行的前夕,也許我們可以找個時間辦個祈禱會。

    豬小草 said...

    阿哲:

    那就守夜那天辦?
    又,看到你找到胡宏志牧師支持樂生的舊文章

    陳良哲 said...

    守夜是可以辦。不過那個時間,需要帶小孩的,或要上班的人,會不會沒辦法參加?我原本是想在週六下午辦,但是不知道會不會和其他活動相衝。又,今天在教會遇到MW,這週要辦的話,他的時間都可以配合。

    豬小草 said...

    阿哲:

    那就看MW覺得什麼時候方便,就辦吧。目前星期六下午是沒看到樂生有什麼樣的活動。

    blessangel(昕恬) said...

    看完富子阿姨與你對話的這段,我心裡一度感覺到又被抽空~ 回想,這幾天晚上為著樂生的事和教會禱告時,總是有許多承重的領受。人們服事、服事的...不小心把眼光放在教會裡的,實在太多了!求神轉化我們的心~ 守望樂生禱告會,I join! 可以告訴我最後確認結果嗎?若無法與會也至少能同步...

    ps.台神那裡的反應,真的讓我只能先安靜禱告!

    豬小草 said...

    昨天一邊為樂生禱告,一邊聽著松山長老教會演唱的「蘆葦與燈火」這首歌。

    經歷試煉跌倒失志,就像壓傷的蘆葦
    暗中嘆氣孤單疲倦,性命燈火愈衰微
    耶穌從來不曾放棄,憂傷痛苦的心靈
    他疼惜又伸手醫治安慰,他要賞賜活命與勇氣
    受傷蘆葦,他不折斷;將殘燈火,他不吹熄
    滿有慈愛信實救主,他必堅固光照你

    耶穌你用釘痕雙手,扶起壓傷的蘆葦
    將復活的盼望榮光,點著微小的燈火
    主,你歡喜聽我祈禱,風雨中作我的依靠
    你與我同在直到永遠,信靠你的人有大平安
    受傷蘆葦,你不折斷;將殘燈火,你不吹熄
    滿有慈愛信實救主,你必堅固光照我。阿們

    陳良哲 said...

    (對不起,來晚了)
    416守望樂生祈禱會 晚上七點卅分 樂生院中山堂

    「上主啊,求祢垂聽我的禱告;求祢垂聽我求助的呼聲。在患難中我呼求祢,因為你垂聽我的祈求。」 ─詩篇86:7

    幾個關心樂生的基督徒,希望透過守望樂生的祈禱會,表達我們對於保存樂生的關注與支持。無論您是否為基督徒,是否曾參予教會,我們誠摯地邀請您一同前來,為樂生守望祈福。

    時間:4/16(一) 晚上七點卅分
    地點:樂生院中山堂活動中心
    主理:蔡銘偉傳道


    陳良哲 0921-771-775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