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樂生危機(18):今日的位分

    關於樂生保留運動,教會公報在2877期有一篇社論2878期有一篇專題報導,本來我以為這表示長老教會總會終於要為樂生保留作些什麼。沒想到,在這期(2979)教會公報,有一篇來自長老教會總會教社幹事張盟宜的「來函照登」,把我的期待打醒。

    在這篇名為「教會媒體的教會與社會責任」的文章裡,張盟宜先是解釋了長老教會總會為什麼不表態支持樂生保留運動,接著說明總會其實在暗處仍有關心樂生事件,並對公報社論所謂「在這捍衛弱勢、古蹟的一役,很可惜長老教會卻缺席了!」,表示不滿。張幹事並且在結論說:
    身為教會媒體應有別於一般的社會傳媒,在未經證實的消息處理上要小心謹慎,特別是與教會相關的報導,因為一不小心便容易造成教會內部的紛爭、誤解、甚至對立,這都不是應該有的信仰原則,也辜負了教會對它的特殊期待。
    嗯,「特殊期待」,好字。

    張盟宜的這段話讓我想到benla曾經這麼說
    其實,有不少基督徒參與搶救樂生行動,只是隱藏各個不同的角落。有人是院民,有人是樂生青年,有人發起網路募款,有人參與遊行,有人加入基督徒挺樂生的連署,有人每週到樂生院參加禱告會,有人默默地陪伴院民。即使,基督徒陸續從各地在樂生現(獻)身,但,我還是想問,基督徒在那裡?
    而我以為「基督徒在哪裡?」這樣的疑問其實是非常基督教信仰的質疑,因為我們的信仰明白地教導我們要與哀哭的人同哀哭、要在這世上作光作鹽。甚至,當「對上帝有信、對土地有情、對人民有愛」這幾個行字還明白地寫在台灣神學院的佈告欄上時,身為長老教會的青年(甚至,未來的牧者),有什麼理由不去關心這樣的事情?又或者,如果我們總是把人們的期待與反省簡化成「挺不挺」,那又有什麼益處呢?

    在415遊行結束以後,幾個基督徒開始在樂生蓬萊舍有了固定的禱告會,轉眼,這團契也聚會了有一個月。其宏在代禱信裡說
    基督徒到底可以為樂生做些什麼呢?除了禱告之外,基督徒可以用什麼行動來進入困苦人的中間呢?

    已經持續一個月的聚會其實對我的幫助不小。在參與社運的過程中,常常將自己基督徒的身分隱藏起來(其實也沒人相信我是基督徒啦),我也不覺得我可以再回到所謂的團契生活。抽煙、抗爭、基進的言語、對抗的思維是我和團契的鴻溝;但卻是我和運動所維持的關係。

    但在這一個月來,看到來參與的弟兄姊妹都是非常的敬虔,"敬虔"忽然可以在運動的場域中出現,兩個世界的切割忽然不再適用。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震撼。

    我可以成為敬虔的基督徒,又同時可以成為基進的運動者嗎?理論上可以,但現在好像漸漸要得到實證。

    下一步要怎麼往前,我還是在思索。有一個念頭在鼓譟著:看聖經、禱告尋求、或許可以再和大家一樣敬虔、或許可以再深刻感受到神對我的呼召。

    非常感恩有這樣一個樂生團契,讓眾人同得激勵。真願神保守樂生,也願神看顧我們的心,看顧我們未來可向前的道路。
    基督徒,你在哪裡?長青人,你在哪裡?長老教會,你在哪裡?

    像這樣的疑問,我們當然可以憤憤地說:「沒有看到,不表示別人一定沒有動作。」,但換個角度來說,不正因為我們過去一直在關懷弱勢,甚至是走在整個台灣社會以先,因此別人,甚至我們自己,才會有這樣的「特殊期待」嗎?甚至,若我們對自己不再有這樣的質疑的話,恐怕才是整個信仰基礎的危機吧。

    那天,末底改對以斯帖說:「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以斯帖記四章14節〕。身為一個基督徒,今天、明天,我們都應該持續地這樣質問自己。

    直到這世界的末了。直到主再來的那一日。


    主的恩典深且闊,我讚美無息,我要作你的差用,逐時為你來活
    你的慈愛藉著我,幫助軟弱的,我要聽見你呼聲提醒我
    「給我吃,當我飢餓且嘴乾;給我住,當我寒冷軟弱孤單;
    來看我,到病床抑是監獄。誠心款待人就是款待我。」

    我願背主的擔,學主的款式。你無分工作貴賤,攏看作寶貴。
    助我聽見你呼召,無躊躇推辭。願服事人,親像在服事你。
    「給我吃,當我飢餓且嘴乾;給我住,當我寒冷軟弱孤單;
    來看我,到病床抑是監獄。誠心款待人就是款待我。」

    差遣我!當人飢餓且嘴乾;差遣我!當人寒冷軟弱孤單;
    差遣我!到病床抑是監獄。我要服事人,親像在服事你。
    差遣我!差遣我--誠心服事你。

  • You might also like

    10 comments:

    地瓜豆 said...

    自被公共工程會呼了一巴掌後,再度從長老教會總會挨了一拳阿。
    我也以為大人們要表態了,唉。

    A基督徒問:為什麼大家都要跟著表態,不能立場不同嗎?
    我會回答:當然可以立場不同,但別是針對支持的人,而該看見、針對這些老人家。就算這不是公義,也該有憐憫,他們都是七八十歲的老人家了。

    B基督徒問:為什麼這世上這麼多事,也不見你們關心,為什麼非要是樂生?
    我會回答:唉呀,是我不對啦,我以前都是在暗處裡關心,現在想讓樂生阿公阿嬤感受到實質關心阿。

    始終回答不完的疑問,
    而我只想反問:為什麼不可以是樂生?

    容我再度讚嘆,其宏真是好青年阿!

    julianwang3 said...

    「樂生決定總統」的議題已冷掉了
    綠黨還發表文章(中國時報 2007/05/11)
    說「即便再艱困也將被迫推出自己的候選人」
    真是很糟 @@”
    讓人不得不懷疑是否被綠黨支持者利用
    當成綠黨的打手 @@”

    豬小草 said...

    julianwang3:

    任何議題都會冷掉的。

    至於綠黨,你是說潘翰聲那篇「蘇貞昌 輸在價值取向」嗎?這篇文章糟在什麼地方呢?綠黨基於環保理念,批評提出許多破壞環境的大開發案的蘇貞昌,甚至要提出自己的候選人,這有什麼問題嗎?何糟之有?

    至於打手,若照你的邏輯,那反對蘇花高、彰濱工業區、土城彈藥庫拆遷的人,也都是綠黨的打手了?老實講,我對這種打手說實在很厭煩了。

    DarkBringer said...

    教會自願性的從「服務最小的兄弟」的行列中退出來,
    這才是長老教會最大的問題,
    我想問的是,上面的人看不見這個問題嗎??

    DarkBringer said...

    如果做什麼事情都要擔心會不會被利用,會不會被抹黑,那麼還是在家裏上網打打嘴炮就好.....

    DarkBringer said...

    根據張幹事的說法「...考慮到是否可能保留一定比例的院址,兼顧院民對社群凝聚與醫療人權文化保存的需要,然亦能在社區和經濟發展中得到當地居民認同...」

    這種事情,不就是我們這些努力要保存樂生的人正在努力的嗎?連這麼簡單的原則都沒有搞清楚,這老兄到底有沒有花過時間去研究雙方的立場跟訴求?還是只要看看報紙電視新聞就跑出來寫這篇狗屁文章?

    如果教會真的有關心過目前的議題,他就不會還停留在「拆或不拆」這種層次!!

    benla said...

    沒有什麼「被利用」的問題
    其實,可以反過來思考,如果,我們作的是對的事,為什麼不說是我們在「利用」人呢?

    不要把別人當笨蛋,一直覺得參與社會運的群體是沒有主體與思考的。

    說這樣的話的人,除了可能顯示他的良善,也可能表露了他自為是的社會位置。
    但,是什麼理由,讓他說了這話,我也搞不清楚。

    anarch said...

    我想
    台灣的藍綠對立的激化程度,遠超過任何社運冀望揭示「台灣不只有藍綠問題」的意圖,導致任何社運的提出與實踐,在某些個人或群體的眼中,都必須先用顏色符碼與立場徹底檢視與逼問,再藉此提出種種「打手說」來套在運動主體身上。

    豬小草 said...

    moses這篇回應好直接啊。

    豬小草 said...

    預告:這篇文章已經修改後投稿到教會公報的時論廣場去了。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