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樂生危機(19):專家。皮球。捷運局

    HOW在那篇「要怎麼理解台北市政府捷運局在樂生案子中的態度(1)」裡問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任何苛責捷運局專業能力的言論,對捷運局來說都不會是公平的。捷運局早先設立時,台灣沒人知道捷運該怎麼做,因此一連串的冒險與克服問題的過程,讓捷運局的專業倫理得以形成。這樣的專業倫理包括人際上隱含的一種階級(例如:該課長的話很重要喔!因為他當初解決了那個誰都解決不了的問題。他很行的,這件事最好聽他的不要質疑他的看法)。

    在這樣的架構底下,由上而下自然形成了一組詮釋問題的固定模式。當捷運工程慢慢發展,對於會遇到什麼問題已經累積了不少經驗的時候,當初開路先鋒位居尚未,所奠定的思考模式已經貫穿整個組織。整個組織已經不會用其他的模式進行思考,因為這樣的思考過程等於是要在內部挑戰過去已經設立的典範。

    學公行的人會說這樣的組織已經僵化了。但我們該探究的不是「他有沒有僵化」,而是「為甚麼台北市捷運局會形成這樣一個堅固的思考型態。為甚麼在樂生這個問題上,他不願意冒險提出一個更有前瞻性,能解決各方問題的進步解決方案。而是墨守成規用已經條文化的規定來設計整個問題的解決辦法」。
    如果上面這段話很模糊的話,看看下頭這支「2007-05-17 公共工程委員會會議記錄」(這個會是在討論先前土木技師公會所提出的新保留方案),自然會有比較具體的體會。


    其他捷運局踢球畫面,還包括了在新莊捷運延宕問題上,捷運局北工處處長吳沛軫終於在5/16一場公聽會上明確表示
    按照目前施工的進度,蘆洲線可以在2010年下半年先通車,至於要延伸通車到新莊線的丹鳳站,只需要完成新莊機廠內部的變電所,完成電力供應,就可以就可以分段通車到新莊。
    以及在同一場公聽會上,與工程會、文建會官員合力演出一場「三角短傳」
    工程會工管處處長顏久榮說保留方案的討論與施行,皆是遵照文建會的90%方案進行修改,捷運局北工處處長吳沛軫也說,文建會一旦指定古蹟,將依文建會古蹟範圍,不論是保留方案是90%還是100%,工程上都將盡全力來配合與修正,工程問題可以解決,影響並不大,有需要甚至可以建設輔助機廠。

    不過林滿圓還是表示,已經按照地方自治的精神,將古蹟指定一事交由台北縣政府辦理,對於古蹟保存,則希望工程單位高抬貴手,儘可能保留後,文建會能對整個院區進行規劃。
    嘖嘖,美技。
  • You might also like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