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森林裡的盜木人




    收掉溫州街的點,不太意外,倒是嚷嚷著說要收掉羅斯福路本店,有種激起老客回籠的企圖(話說「透過報紙採訪強調自家咖啡館的左岸精神並哭訴經營困難考慮收店」這方法,是可是216巷普羅鄭老闆的回春絕招啊)。

    報導裡有一段阿寬對近日人文(?)咖啡店「無線網路化」趨勢的看法,饒是有趣:
    余永寬卻堅持不裝網路、也不歡迎部落客來店裡寫稿。他形容這批新的咖啡館族群「帶自己的電腦寫稿、聽自己的ipod、躲在自己的世界裡,不跟我互動、跟我的咖啡館沒有一點交流!」他們就像村上春樹的小說主角,即使在擁擠的咖啡館裡也顯得疏離、孤獨。
    因為在我的記憶裡,阿寬自己其實也不太跟客人交流啊。呵呵。


    當然,不可否認,當許多人都帶著電腦上網時,桌子會滿一點、咖啡會少點一點、時間會拖久一點、翻桌次數會少一點,營收當然是會少很多點。然後,咖啡店就越來越難開。只是要因為這樣就把另一種可能的熟客趕出去,只能說阿寬也對公館商圈的變遷太不敏感,對挪威森林的招牌太過有自信了。

    阿寬在報導裡說:「我們的時代結束了!」這句話我非常同意。問題是:那是個什麼樣的時代呢?以下是我個人片段記憶。

    在1990年代那時期,台北開始流行開起義大利咖啡館,而環繞著咖啡機商、豆商、咖啡店老闆,有一個小圈圈,他們基本上影響了「所謂好咖啡館」的論述與報導。這些新出現的咖啡館,用法國左岸人文精神,將自己與舊式咖啡館(例如老樹、明星)切分開來,然後利用「吧台熟客網絡」撐起一種「咖啡館當如是」的假象。

    當然,對於豆子的烘培方式、機器的萃取方式,他們也有一套「技術論述」。但有趣的是,他們所用的豆子,非但不是自己烘培的,而且還是「偽」阿拉比卡進口豆。具體事件是中正紀念堂附近林姓代理商事件。對這些咖啡館而言,媒體報導十分重要。當時剛好是台北流行喝下午茶、報紙有美食介紹,所以「記者」與「美食家」的評論,變得很重要。216巷普羅鄭老闆就是透過妻子在民生報且與胡天蘭交好的優勢,時常透過報紙報導,形塑專業。

    當然,要吸引客人對「我的咖啡館」有興趣的話,老闆本身必須是個話題。所以,我們有「放棄福特六和代理業務的普羅鄭老闆」、「喜歡村上春樹與寫作的阿寬」、「外表冷漠喜歡抽雪茄的台中zino」。這類咖啡館後來受到兩種夾擊。一是像「Coffe Lab」那票瘋狂追求醬油膏的人,讓他們顯得不專業;二是starbucks,這些國際連鎖店把「把咖啡當風尚」的人也搶走了。

    面對這樣的情勢,有的因應方式是像普羅鄭老闆,趁還可以賣得時候,把puro賣掉;有的是像阿寬,作成系列,分眾經營。但老實講,當咖啡館已經慢慢成為台北人生活必需品的時候,除非咖啡真的超好,否則咖啡館本身能否經營出其他特色,其實更為重要。而所謂的「文人氣息」與「巴黎左岸」,這些阿寬口中挪威系列的強項,到這時候也不過是咖啡分眾特色中的一種;而且是會被客人放在天平上,跟「無線網路」(以及插座),一起衡量的。

    最後,我百分之百同意阿寬說:「來咖啡館就應該好好品嘗一杯咖啡!」,而我也必須再次告訴阿寬:「挪威的卡布其諾真的不好喝。濃縮咖啡過度萃取、奶泡打得過鬆且硬、熱牛奶比例過高。整杯卡布其諾空洞無餘韻。」

    嗯,還是請作家阿寬好好的找一家咖啡館,認真地寫稿吧。
  • You might also like

    12 comments:

    瓦礫 said...

    啊,這張照片是我的論文第一次在網路上發表(樂)

    幸好我沒被誰趕走過。其實雖然自己大致還分得出一些好壞,不過對於細微差異一概視為各店特色。我覺得挪威本店的咖啡(冰拿鐵哈)算是不錯了,而且店裡的氣氛也是很適合暗暗地唸書寫論文。聊天什麼,當然會有人一直在啊,吧台一次又能應付多少人呢...

    我妹曾經在中壢泡一家還不錯的咖啡店,常客群不小,捧場度也夠,但還是收了。若在意人的彼此關係,總該想到這本來就是與翻桌率不成正比吧。

    至於羅斯福路店不能抽煙之後,我就沒去過了...

    scala said...

    噗!我剛看到新聞時,也是想著阿寬講的怎麼和印象中的挪威森林不大一樣:P

    其實能不能開啟互動,跟有沒有無線上網有那麼直接的關係呀!現在在華山特區對面的coffeelab,可以無線上網,店裡熱絡的氣氛卻也一直沒停過,而且就那幾張小桌子,經常一整個下午沒翻過幾次桌哩!而到朱利安諾時,雖然跟老闆們都熟,但只要願意,也可以完全沈浸在自己的一方小角落裡

    不過溫州店真是很久沒去了,最後一次是去羅斯福路店,桌上那個有著綠色燈罩的小燈還是在記憶中微微亮著

    小梅子 said...

    不過真的收了,還是會有一些記憶上的遺憾。

    但我也同意,其實他的咖啡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好喝,但是整體的【氣氛】,會讓去的人覺得自己也是文人一掛的 :P

    豬小草 said...

    瓦礫:

    關於阿寬趕客人,這大概跟鄭老闆趕客人一樣,是個傳說,但誰也沒遇過。至於禁煙,我想那才是趕走原有熟客的主因吧。

    scala:

    阿寬講的挪威森林大概是美食報導上的,跟我們去過的差距甚大啊。

    小梅子:

    我開始泡咖啡店的時候雖然是大四,但常去的店都在216巷,挪威那邊是偶爾跟朋友有約才會去。但後來還是去朱利安諾的次數多點;畢竟,一樣價錢,咖啡差很多。

    小梅子 said...

    朱利安諾的咖啡是不錯啊
    他有幾個甜點我滿愛吃的

    不過每次我坐在靠裡面那桌,那一桌總會和進出廁所的人卡到 ....

    豬小草 said...

    @小梅子:

    那個位子的確是最尷尬的位置啊。明明就是最舒服的椅子,偏偏被夾在喇叭跟廁所中間,整個大囧。不過,每次我們朋友聚會,都會被分派去坐那桌。哈哈。

    豬小草 said...

    看到陳文茜奇文一篇,附送批判一段

    喜 said...

    哈哈,我都沒有真正去過挪威森林哩!
    只是從唸書時,一直聽,聽到現在,卻要關門了。

    blackdog said...

    挪威森林羅斯福路店禁菸於2007年1月8號,從那一天起,我就已經自行宣布,對我來說是某個時代的結束了呢。

    豬小草 said...

    @喜:

    其實去不去都不會有什麼損失的。

    @黑狗:

    看來禁煙真的很傷啊。

    @all:

    聽說今天中午張大春的節目有談挪威森林,有興趣的人可以去ccindustry那下載聽聽

    beat said...

    你好,第一次看到這裡,我也寫了一篇關於挪威的東西,因為覺得這篇文章很有趣,附了連結在自己的blog,希望你不介意。

    我自己也是因為溫州店要關門了,才又踏進去看看,我個人隨著年紀改變曾偏好過本店跟溫州店,但一過25歲,這兩地都不再那麼吸引我了。

    Ma jen said...

    2007年 我也處在禁煙的那個時空裡
    不過,2013年 我看到阿寬也不太跟人聊天和咖啡那段,實在太中肯!哈哈哈!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