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期中報告:慢板。精實。小確幸

    上午站6-8的主哨,下哨後,三步併兩步的走回餐廳開假單,然後飛奔到營區門口跟弟兄一起搭計程車下山隴。路上,大哥開車的速度以及過彎的急躁,充分地顯示出這是個週日島休的晴朗早晨;阿兵哥要趕網咖,計程車要搶生意。

    聽大哥說,目前南竿有牌的計程車約有四、五十台,但實際在跑車的,不過二、三十人,真正活躍的車隊經理,大概十人。講沒幾句話,大概五六分鐘,車已經到了山隴的蔬菜公園。「停這好嗎?」,大哥問,突然電話響起,像是有人叫車,只見他點頭說好,我們連忙把錢塞給他,就下車。

    一直往常,幻指部已經客滿,我照計畫到7-11買早餐,然後到山坡上的圖書館借書。老實講,南竿圖書館進書頗快,尤其是文學類,跟得很緊,甚至比高雄新興圖書館還要好。我還了遠藤周作的《醜聞》,上樓找書。平常我都是在「97年新進圖書」這櫃子找書的,今天為了找京極夏彥的《魍魎之匣》,走到很少去的一般圖書區,這才發現別有洞天,躲了許多有趣的舊書。說舊書也不對,因為這些沒什麼人外借的書籍,尤其是講建築、社區的,其實看起來跟新的一樣。

    但這些書畢竟不太適合這麼炎熱的夏日。總覺得會看到整個腦袋燒掉的樣子。幾經篩選(因為南竿的圖書館一次只能借兩本書),借了村上春樹的《尋找漩渦貓的方法》跟向田邦子的《父親的道歉信》。最近酷愛看散文,覺得慢板的節奏適合夏日的部隊生活。

    其實,最近連上並不是那麼悠閒啊。呵。每週一到六下午跑三千,然後照三餐拉單槓,睡前還要做五十個伏地挺身、五十個仰臥起坐、三十個不知名的練二頭肌的動作,精實的可怕。我並不奢望等九月下完基地後會變成中年猛男一枚,只希望能稍稍減少我的體重與體脂肪,並且活下來(是的,活下來),就謝天謝地了。

    除了體能以外,另一個最近要開始的工作,就是怎麼從日常生活的零碎時間裡找回倖存的學術腦袋。首要工作,就是想想有沒有可能在這次社會學年會發表一篇跟自己論文相關的文章。總該回復正業了吧,我想。本來是想利用站哨的時候胡思亂想,但看這太陽如此毒辣,即使有任何想法,也立刻會被蒸發殆盡。於是,還是得利用在7-11或圖書館吹冷氣的時間才行。

    最後,但不是最不重要的。談談這篇文章的標題吧。期中報告?是的,期中,這表示我的軍旅生涯已經走了一半,只剩下五個月的役期在我眼前。有種「小確幸」從心底油然而生。
  • You might also like

    1 comment:

    xxc said...

    推「活下來」。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