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里路

    真希望馬祖戰鬥營趕快結束。

    雖然只剩下一期(7/22-25),戰鬥營就要結束了,但是回想過去兩個星期的忙碌,就覺得一整個累。事實上,戰鬥營並不是本連的業務,我們只是出借場地的單位,而群部才是正牌的執行單位。可不知道我們副連、輔仔是怎麼開會的,到最後,戰鬥營的叫菜採買結帳管錢等事情,竟落到我這個行政代理頭上。

    「反正你就只要幫他們叫菜就好了。」返台前,輔仔這麼跟我說。

    鬼才相信這麼簡單。從戰鬥營開始的第一天,我的手機就沒有停過,一下是伙房打電話來說菜量不夠要加菜,一下是副連打電話來說要回收車去收超量廚餘,而這兩通電話的矛盾正好指出一個真相:戰鬥營是一個花大錢的業務。

    幾乎是每天晚上,我都會接到伙房十幾通改菜單的電話,而因為我打心裡排斥這營隊(害我們住到幹訓班這爛營區、付高額搭伙費吃便宜貨、戰鬥營超支的伙食費還要由我們先墊、砲三輔跟群處長常常一通電話就要我趕回營區),所以我都是抱著敷衍的態度去解決伙房丟出來的要求。我總是想:「反正只要撐過這三個星期就好了。」

    一直到了上星期二上午,六點吧,聽說群處長先是在配膳台那大罵說:「叫他們行政以後照三餐過來立正站好!」,然後就接到副連的電話說:「小草,告訴你一個壞消息,處長叫你以後照三餐過來看菜量。。。」

    喔,反正行政就是活該累死。我這樣覺得。

    只是,不去看不知道,原來這兩梯的學生實在挑食的可怕,什麼都是打一堆,然後吃幾口,就倒掉。不去看也不知道,原來勤務隊在營區的工作型態像狗一樣,要幫學員打飯菜洗碗盤,吃飯休息不能在餐廳只能躲在往地下室的樓梯間。不去看更不知道,原來一開始煮兩百人份的餐點,廚房會熱到牆壁上的熱氣都凝結成水珠沿著白色的磁磚滑落下來,而伙房的眼睛會被煙燻到張不開。

    就這樣,一餐兩餐,一天兩天的去巡菜量,我發現我心裡原先對戰鬥營的抗拒感慢慢的消失,轉而會用一種「參與者」的角度在思考這些問題該怎麼解決。我也慢慢的能接受,甚至參與,群處長一些苦中作樂的玩笑話。
    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太五:41)
    昨天,默想的時候,突然想起「第二里路」這節經文。想來神要我在戰鬥營裡學會的功課,就是這走第二里路的甘心樂意吧?

    不過,還是希望戰鬥營早點結束就是了。實在太勞兵傷財了。(苦笑)
  •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Barking said...

    原來去戰鬥營還可以挑食的喔……………

    辛苦了你們="=

    豬小草 said...

    戰鬥營要結束了,接下來的工作是帳目「調整」,可以想見的忙。又,這幾個星期因為這業務跟處長多有接觸,終於知道什麼叫做「爬蟲類的眼神」。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