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好走,小毛

下午,三點,打靶到一半,副連跟輔仔突然神秘的講起電話,面色凝重。斷斷續續的,我們聽到醫院、車禍、加護病房、急救、高雄,幾個字。我搬起手指,細算這時候有哪些弟兄人在台灣,一個最不願意算到的人浮現腦海。

連長。

四點,副連要我們撤收回連上,在寢室內務櫃旁遇到輔仔,我問:「聽說連長出車禍,正在醫院急救?」輔仔壓低聲音說:「比急救還要嚴重。」我看著他,半响,才擠出「不會吧?」幾個字。

輔仔看著我,點點頭,說:「群部輔導長去確認過了。」

回到行政室,范范來找我,劈頭就說:「聽說連長過去了,是真的嗎?」你聽誰說的?「小潘潘。他師父有打電話給他,確定是真的。那時候我們在公車上。」那就是真的了。是真的。連長走了。

留在一個人的行政室,我忍不住掩面痛哭。不只是因為走了一個為這連盡心盡力的長官,更因為就在他返台前,我才在他的辦公室跟他聊了好幾個小時,他跟我說,因為分手,加上家裡發生一些事情,他現在都很怕一個人獨處,獨處時會有不好的想法。

我後悔自己那時候沒能多勸他些什麼,後悔自己沒能在他最軟弱的時候堅固他。

尤其是,當他數度跟我透露他曾有過受洗的念頭,甚至主動找我一起去教會的時候,我卻沒有抓緊時機,把他帶到神的面前。我總是以為還有時間,可以一步一步的慢慢來,不要逼得太緊,像那些福音派的人一樣。我總以為我在等更好的時機。我甚至在用葛理翰牧師的書在鋪路啊,我想。

可是我錯了。

因為我不是神,我永遠都不知道什麼時間是最好的時機,我永遠都不知道我還有多少時間可以向這個人傳福音,我永遠都不知道錯過了這星期後是否還有下星期,我永遠不知道當這人此刻離開你的面前何時會再度出現。

於是我就只能一個人在行政室裡痛哭。為小毛的驟逝痛哭、為我們在他生前的長談痛苦、為我自己的懦弱痛哭、為我對神對小毛對福音的虧欠而痛哭。

我想我終於知道保羅為什麼在他的書信裡總是流露出那種「傳福音的迫切」。因為錯過這一次,就再也沒有時間、再也沒有機會。

只可惜我知道的太晚。


一路好走,小毛。我們會努力的把基地撐下去,會努力的不讓這連隊分崩離析,我們會記得你還有一個單車環島的計畫,會記得你還有很多沒看完的書,會記得你總是說「連長我只希望能讓你們平平安安的退伍,不然也只能去為你上炷香」。可為什麼這次是我們要為你上炷香啊?!

一路好走,小毛。

一路好走。

Comments

judie35 said…
真是令人難過的記事。即使不能體會軍中生活、完全不了解這位連長,還是忍不住掉了淚。

"後悔自己沒能在他最軟弱的時候堅固他",這是每個基督徒都會有的心情,但也不需要過分自責,因為畢竟我們真的不知道到底何時該做到什麼程度才是對的。相信一切都在上帝的攝理中。你曾經陪伴他,他心中也不是沒有福音的種子,這一切,也是上帝美好的旨意吧。

請寬心,為自己及他人的平安多盡些力。
po said…
我不喜歡這種哀傷的遺憾的故事
但草爸的文字有若干啟迪
我想
小毛連長生前有受洗的想法
他還是會到主的面前的。

草爸也不要太難過
Amo said…
其實面對這種情境
我通常是很笨拙的
因為找不到適當的詞語
通常只會靜靜地站在一旁

對了
你感冒好了嗎?

相信上帝會像疼惜世人一般接納小毛連長的
岳納珊 said…
我拙於言詞,面對這種場面尤甚!
但是我一定要硬著頭皮表達我想致意的心情。
sunline said…
只想給你一個擁抱(抱)
露娘 said…
wobblies said…
敬禮。
PipperL said…
願小毛一路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