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午夜快車》:把自己丟在旅程上

    偶然在圖書館的架上看到澤木耕太郎寫的《午夜快車》,抱著嘗試的心情借回來看(老實講,封面如果是這版本,那我就會毫不猶豫),沒想到卻愛不釋手,一口氣把上下冊讀完。然後闔上書,看窗外,發呆。

    看到某人寫說
    在泰國各地都可遇到日本的年輕背包客,幾乎人手一本厚厚的「深夜特急」,這本書幾乎快成了「旅人聖經」,從泰南的小島到泰北的偏遠山區都可見到他們的蹤跡,漂流旅行,對日本年輕人的意義,正如作者澤木耕太郎所言:「旅遊之前,我總覺得自己的人生貧乏,毫無內容可言;旅行之後,我終於感覺到自己的人生,有一項東西可以跟別人分享了」。
    我突然想起幾年前在新加坡開會時認識的一位日本博士生,做的就是日本背包旅行者的研究,只是,看他那瘦小蒼白的模樣,實在很難跟背包客連想在一起(澤木在書裡說他一直被當作巴基斯坦人),反而比較像是宅男。是說搞不好他後來換題目了也不一定。(笑)

    讀這本書,最有意思的,不是他對於景點的描述,而是他每次找旅館、殺價的內心戲。我雖然沒有勇敢到當背包客,但對於年輕旅人的阮囊羞澀倒是頗有經驗,因此讀來心總是有戚戚焉。又,這本書另一個有趣的提問,是關於「旅遊者的疲勞感」。手邊沒書,沒法抄寫澤木是怎麼談這種疲勞感,還有因著這疲勞感而來的「對周遭毫不關心」與「距離感」,或許等後天去圖書館時再把文字補齊。

    最後,說也奇怪,讀這本書時,我腦海裡出現的人不是那寫《轉山》謝旺霖,而是《丈量世界》裡頭的洪堡。唉,想來我還真的沒辦法當背包客啊。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