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張大春談CC?

    讀這期的印刻,看到張大春年初在北京師範大學一場演講,《我所繼承的中國小說傳統》(podcast),的文字稿。當中有這麼一段話:
    我認為中國小說還有一個特色,就是他不是一個單一的作者,運用單一的文本,形成一個單一的創作所有權,甚至它跟個人創造、個性創造這幾個形而上的概念,是無關的。他是你用,我也可以用,武林、江湖、門派、寶劍以及技擊之術,統統是各代作者、講者彼此分享的。
    說部的作者一樣不以為自己擁有或獨斷了作品的內容,也不以他人運用了自己的「創作」元素為杵,同時也不認為自己借用了前人或同行的文本作為材料就是什麼抄襲偷竊。在這裡我們姑且可以泛稱之為「民間」的敘事場域裡面,情節、人物、道具統統是可以相互流通而無礙的。
    一開始,想到的是龍貓提過的美國英雄漫畫插枝挪用的傳統,但一轉念,卻想到Lawrence LessigFree Culture一書裡,對於公共版權問題的討論以及美國創意文化的爬梳。

    不知道,如果找張大春來談CC的話,他會怎麼說?
  • You might also like

    1 comment:

    Sophie said...

    呵,有意思。

    我家很老的親戚曾和聊過,說他小時候看過類似大漠英雄這樣的武俠小說,雖沒有現在金庸小說完整,但故事情節很近。那時候根本沒有金庸這號人物!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