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破百之後,日光下的小急煞

    如今,「破百」還有任何意義嗎?

    或許沒有。畢竟隨著役期的縮短,現在入伍就直接「破冬」,升上一兵就準備「破百」,於是,「破冬」、「破百」這些老男人常掛在嘴邊話英雄的白頭天寶,如今再也沒有任何閃耀的意義在(關於軍中生活的最新狀況,請看willy的系列報導)。

    可細想又不是那麼一回事。至少,認知到破百這門檻已被跨越以後,內在的心理機制還是會有一些改變。比方說,做事情的速度會突然慢下來(但是交代徒弟業務的速度會快起來)、加菜的時候懶得排隊(於是直接去洗餐盤)、永遠記不得學弟名字(甚至覺得他們看起來都一樣)。如果日常生活的節奏會隨著生活歷程的改變而有快慢之分的話,那破百之後的速度顯然就是「慢」這個字吧。

    講白了,老就是慢,菜就得快。

    可偏偏就在這時候,我的業務上級主管出現調動,雖然不至於有什麼「海風下的軍旅道路急轉」(向CAROL致敬),可是當那些自己以為熟練的處理方式如今卻得從頭做(學)起時,總會有種「菜下去」的感覺。

    比方說,因為小毛驟逝,防衛部把R排的排長調過來當連長,就讓我們這些業務士很不習慣。新連長,姑且就叫他小天吧,是事必躬親,風格強勢,而且極不相信部屬的人。剛調來的時候,小天還只是小心翼翼地多方刺探連上習慣的做事方式,等到派令一到,就立刻展現出全面接管的強勢作風。這樣一想,前天晚上他到行政室,把人令往我桌上一丟,說:「人令下來了耶,怎麼辦?!」就是再明顯不過的宣示了。

    小天接管後,一切採取緊縮政策,最明顯的轉變就表現在伙食上。小毛在的時候,連上伙食大約是一個人一天60、70元,合算九十人的連隊,一天菜金就是五、六千元。可小天跟我說:「這樣花太多了。」我問他覺得合理的伙食費用是多少?他說:「一天三、四千。」

    「那我們就開罐頭就好了!!」伙房阿達聽到這句話,無奈的說。

    可雖然如此,小天仍是繼續抱怨連隊伙食不好,要伙房檢討。可幾次聽下來,我發現,他不是抱怨「大家」吃得不好,而是「他」吃得不好。

    「小天在暗示你要開小伙。」我這麼跟阿達說。而開小伙,是小毛過去不可能做的事情。

    其他比方在預算、簽呈、加班時間上,小天也是想把過去他在R排習慣的做事方式強要我照他的意思去做,甚至把我當作一個剛接業務的菜兵交辦。面對小天這種態度,從原來的不以為然,到後來的默默接受(除了接受,你還能怎樣?),甚至覺得:反正我就要退了,以後不關我的事了(典型的破百效應之一)。

    跟幾個弟兄聊起,大家共同的感覺是:我們被砲三併購了(因為小天跟應副之前都在砲三當幹部),而過去的那個連隊,再也不會回來了。

    可是,管他的,反正我就要退了。
  •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