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於生日,我想說的其實是...

    上星期五,搭高鐵回台北參加年會。開到桃園時,偶然在iPod裡找到Robbie Williams那張《Swing When You're Winning》。我就這麼聽著,感動著,然後到了板橋,我拖著行李箱,下車出站,站在偌大的板橋新站找著捷運入口,一時間,我想起林強

    只是我當然不是那個揹著行囊,離鄉背井地從南部北上工作的年輕人。

    老實說,過去幾年,我老是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幾歲了。這一方面是因為我總是在逃避「高年齡、低成就」的現實壓力,另方面或許跟我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有關。學術研究是一個很好的自我逃避、自我感覺良好的環境;而部落格往往會強化這種美好。然而,事實是,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其實一事無成。我是抱著這樣的心情,這樣的挫敗,入伍、當兵、去外島。並且用著一種近乎冷酷的立場在檢視著我過去的失敗。

    當然有時候我也會懷疑自己,真的有能力從事學術研究嗎?可轉念又想,不做這個,我還能做什麼呢?

    星期六,上午,匆匆忙忙的趕到會場。除了老師以外,我幾乎不認得在場許多的「年輕」學者。他們是從那裡回來的?做著那些研究?我跟他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我發現我不是帶著吸收新知,而是測量彼此的心情在參加著兩天的年會。

    我很痛苦。

    像是被人從一輛急駛而過的車子給拋下來,然後滿身是傷,卻不知如何是好。從我身邊走過去的老師,每一個人,都對我說著同樣的話:「什麼時候要畢業呢?要快點啊!得注意時間啊!」我沒辦法從他們的眼神裡看出那些是惋惜、那些是同情、那些是不抱期待。我甚至沒辦法直視他們。

    星期二下午,我在身體心靈智識反應皆欠佳的情況下去雙溪大學給場演講,講我的論文。從同學們疑惑的眼神裡,我知道我說的並不好。時間沒控制好、內容沒控制好、討論沒控制好。會後,雖然得到不少鼓勵與稱讚,可我卻一直懷疑:是真的嗎?只是社交罷了吧?

    當我自己都懷疑自己的時候,你們對我的肯定又是從哪來的?

    今天,上午七點,醒來。我坐在床邊認真地算:「我到底是幾歲了?我到底錯過了什麼?」只是,往事歷歷在目,再多的悔恨也沒辦法挽回錯過的時光。

    於是,關於生日,我想說的其實是...
    臭論文,我受夠你了!等一下老子就來把你給解決掉!!
  • You might also like

    7 comments:

    Theodor said...

    呵呵呵呵,生日快樂。用力把論文解決掉吧。

    HOW said...

    溪邊大學的那堂課,後頭的幾個女生是碩一的,傳統公行訓練上來,我想,你講的內容對他們來說太遙遠了。

    他們可能會學到,如果他們下學期上我老闆的國際政治經濟或官僚與民主,他們就會比較理解。

    靠近門邊的,有兩個學弟,過去也不是很熟悉都市研究與全球化;後來問問題的博班學長,是傳統國際關係訓練出來的,以前在台灣和平促進會工作,但對都市也不熟悉。不過,他這半年被我影響有去了解。

    或許其他人會是社交,但,至少那天晚上我老闆拖著我講電話,談你的理論到半夜,我想那不是假的。

    你知道嗎,我只是一個小小研究生,一個初入門精力旺盛的小狗,什麼都想碰,什麼都有趣。但我在聽你講你的論文時,不知怎的,有一種遁入時空隧道的感覺。你的心智圖,或許就代表了你這些年吧。一條線一條線,一年又一年。

    生日快樂!或許就得繞遠路,才能看見更多。啊你都知道的,就不多說了。

    等你畢業,我第二個指導教授。

    阿西摩 said...

    小草阿伯:
    人的成功,有時候就是要蒙起頭來,很固執,很執著,很傻的朝著同一個目標往前走。撐過去就是你的了~

    雖然你嘴裡口口聲聲的說,你好像沒有什麼成就。但是,你忘了,你最大的成就就是你有一個「黃小璐」!

    YSL said...

    唉雖然論文是上世紀末就提出了...但高年齡低成就卻仍是我目前的處境...因此只能說感同身受啊...
    但小草仍是年輕...快完成論文吧...祝福...祝福

    judie35 said...

    小草,我比你更老,論文拖更久。
    未來這一年,我們一起努力跨過難關吧。

    豬小草 said...

    @theodor、YSL、judie35:

    收到,繼續努力!(握拳)

    @how:

    你讓我覺得我的論文像是年輪。。。

    @阿西摩:

    其實我覺得會說「你最大的成就就是黃小璐」這種話的朋友,可能真的不了解我的壓力從何而來。哈。

    Amo said...

    另一個不怕死,決定往火坑跳的傢伙,也來獻上祝福,呵呵:)

    其實已經很清楚,自己在職場上有很大的困境。儘管怎樣都不合算,可是轉型的催促卻愈發明晰。很難啟口,只能用全然的信心,倚靠主的引導。

    請繼續努力完成論文吧。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