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裡有哭笑

    聖嚴法師走了。

    我雖然不是佛門子弟,對四大山的歷史亦無所悉,但在我粗淺的印象裡,聖嚴法師一直給我很平靜沉穩的感覺。年假在電視上看到他的訪談,那時只覺得怎麼人整個腫了起來,後來才知道原來是病了。如今圓寂了。

    前天下午,反覆讀著聖嚴的遺言,〈虛空有盡。我願無窮〉,文末的四句偈的一棒,對我像是暮鼓一樣:
    無事忙中老,空裡有哭笑,本來沒有我,生死皆可拋。
    「空裡有哭笑」,那是什麼樣的狀態呢?

    想了幾天,沒有結論。只是覺得有種很溫柔的力量從這四句偈中穿透出來。這是一種很難從基督教牧師,不管是國語教派會長老教會,身上感覺出來的氣質。新教的牧者說話總是很直接的、像是用手指著你的、手指甚至是彎著像要掐人脖子一樣,不是那麼柔軟從容。

    或者,這種柔軟從容是我在盧雲神父單國璽主教的話語中感覺到的,可是在新教牧者身上卻看不出這樣的氣質。是人格特質,還是教導不同呢?

    更進一步的說,如果新教牧者的教導中缺少了「柔軟從容、安靜沉穩」這些特質的話,會是個問題嗎?會錯過些什麼嗎?一個直接的問題是:這樣的牧者會怎麼教導「慈悲」這件功課呢?
  • You might also like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