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的泉水

    關於愛情,我是一個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的人。這不是說我不會把「我愛你」掛在嘴邊,像這類情話,在追求的過程中當然是說過不少(笑)。我所謂的不知如何開口,指的是除了這類情話以外,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方式可以表達我的感情。尤其在結婚生子以後,當日常生活的柴米油鹽醬醋茶佔據了絕大部分的對話內容,那些情啊愛啊什麼的,就慢慢地更難說出口。

    我總是以為,這是一種必然。隨著年紀的增長、經濟的壓力,人會開始離開那幼稚的愛情,面對現實的生活,更何況,我不說不代表我不愛你啊,成熟的男人是不用把這些兒女情長掛在嘴邊的。甚至,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指責、嘲諷、冷戰、漠然。於是,關於愛情,我從「說不出口」,變成「忘記怎麼說」。但我總不以為意。

    直到某一天。

    在結束了晨騎後,隨意地進了路旁的一家早餐店,生意很好,老闆跟老闆娘忙進忙出的招呼客人。突然,聽到「爸爸,請幫我把麵包拿過來,謝謝。」這麼一句話。這大概是某桌客人之間的對話吧,我想。「媽媽,麵包在這裡,辛苦你了。」有人這麼回話。這應該不是客人之間的對話吧,我開始想,抬頭找起說話的來源。一看,才發現這原來是老闆娘與老闆之間的對話。

    我有點訝異。在這忙得不可開交的忙碌時刻,怎麼會餘裕說出這麼甜蜜的對話呢?

    後來,連著來這家店幾次,才發現當日聽到的對話並不是偶然。「爸爸你可以幫我先準備沙拉醬嗎?」、「媽媽我先把東西放在這裡,等一下我再過來幫你處理麵包」、「爸爸你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腰喔」、「媽媽你忙不過來要記得跟我說喔」,不管是剛開店的準備時刻,或是最忙碌的早餐時段,老闆與老闆娘之間的對話都是這樣甜甜蜜蜜的。久了,我慢慢感覺到,這樣的甜蜜,並不是刻意營造出來的氣氛,也不是停留在言語表面的修辭,而是打從心底流露出來的關心,與愛情。

    相較於早餐店夫妻的恩愛,那時候的我正處在於妻子的冷戰中。長期的工作壓力與摩擦衝突,讓我們之間失去溝通的能力,任何一點小事,都會引發極大的口角與爭執。常常,在爭吵中,我看著妻子那雙憤怒的眼睛,總會想:「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會讓她那麼生氣?又是什麼樣的憤怒,可以讓她的口說出那麼傷人的話?」

    雅各書三章11節說:
    泉源從一個眼裡能發出甜苦兩樣的水嗎﹖
    我想這正是我的疑惑。若我們是彼此相愛的,為什麼此刻說出來的話與卻是彼此傷害?那相愛的話語,與那傷害的話語,為什麼會從同一個人的嘴裡說出來?難道我們不知道這些傷害的話語帶有多大的力量嗎?還是說,我們已經不在乎這些話語會帶來怎樣的傷害了?

    一開始我總以為,是因為我的嘴不夠甜,不懂得怎麼安撫妻子憤怒的情緒,所以才會有這些爭執,因此我總是把力氣放在辯解與承諾,希望這樣能夠解決眼前的問題,或至少讓這些爭執可以暫時平息。但一次、兩次,一年、兩年,當類似的爭執、類似的辯解反覆出現的時候,我才慢慢發現,問題不是出在我做了什麼、說了什麼、怎麼辯解、怎麼承諾,問題是出在,當我們之間的信任基礎已經越來越薄弱時,我們根本沒有辦法正確地去理解對方話語中的情緒與需求。問題更出在,當我自己不知道怎麼愛人的時候,別人出於愛的話語都會被我理解為傷人的利刃。

    泉水的甘甜與苦澀,一方面是與泉水源頭的本質有關,另方面也與喝這泉水的人有關。若源頭的本質是苦的,怎麼可能會有甘甜的泉水呢?若喝水的人味覺出了問題,他又怎麼能喝出水中的甘甜芬芳呢?

    早餐店的那對夫妻提醒我,婚姻不是愛情的墳墓,婚姻是愛情生活的正常化。我們若不能享受婚姻中的愛情,是因為我們的內心沒有愛、是因為我們的關係中沒有愛。而愛情的恢復與充滿,除了靠彼此感謝鼓勵的話語外,更重要的,是靠著家庭祭壇的建立,讓神的話語與力量,重建我們彼此間的信任關係,並成為這家庭彼此相愛的基石。
  • You might also like

    9 comments:

    水灣 said...

    這麼深沉的自省如果只是默默放在這裡就太可惜了.

    Carrie said...

    在愛的關係裏久了,我們是不是就越來越漫不經心、越來越不注重愛的真諦呢?我們不在乎說出那些傷害性的語句,只是為了換來對方的注意力,我們是否都在一次次傷害對方的同時,重傷了自己,也重擊了彼此的愛。

    豬小草 said...

    水灣:

    其實這篇文章是應「耕心週刊」之邀所寫的,從這幾天的回應來看,似乎是打到不少中年男子的心坎啊。

    小電池 said...

    哈囉小草

    寫得真好
    其實我覺得不管是你或是露娘
    都很棒很有見證
    更重要的是你們有神在引導在保護
    愛的泉水一定會不斷從你們當中湧流

    or said...

    雅各書三章11節說:
    泉源從一個眼裡能發出甜苦兩樣的水嗎﹖

    我很好奇这一段的原来意思是不是指眼泪。

    豬小草 said...

    @or:

    我想這裡的「眼」並不是眼睛的意思。你看現代中文譯本的翻譯就是:「從同一泉源能夠湧出甜和苦兩種水來嗎?」

    017 said...

    許久未見新文,想不到卻是沉澱醞釀一篇好文。

    Jen-wen said...

    確實是一篇好文章!
    中年女人也覺得很好。

    Hui Hsin said...

    我老公深表贊同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