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沒有哪麼堅強

    錯身簡單的說,我砍掉我的推特帳號。

    複雜的說,我把另一個舊帳號的使用者名稱改成被砍掉的那個,於是我有一個表面上看起來沒什麼改變,實際上完全歸零的帳號。

    我想這麼做,已經很久了。

    近一點的原因,是當米果說我是個自動發推機器人,然後那則推文又被不斷RT的時候,我頓時對這一切感到厭煩。

    遠一點,其實是在讀林瑞谷那本《部落客宣言》時就有的想法。

    老實講,雖然林瑞谷在那本書裡收集了部落客在各個領域為了言論自由所做的努力,可我感興趣的不是那些革命般的行動,而是部落客的「脆弱」。是的,脆弱。脆弱表現在林瑞谷無法理解為什麼他的個人言論引起那麼大的反彈,脆弱表現在他覺得自己被大學所標榜的學術自由所徹底背叛,脆弱表現在他關掉部落格的那一剎那。

    說到底,我們總是忘記,就如同部落格是在撩撥組織場域的公私界線一樣,他人對我們的回應,同時也跨越了我們對公私領域的界線想像。而隨著部落格的微型化、推文內容的瑣碎與生活化,那一條存在於公私之間的界線也越來越模糊,而別人對我們的頻繁回應與RT,其實是在不斷地撥弄著我們腦中那條脆弱的社交神經。

    直到有一天,那條線突然斷了,我們這才意識到,自己其實沒有那麼堅強。

    是的,我沒有那麼堅強,更不是那麼有趣。我機車敏感又纖細,天生脆弱愛生氣。而這一年的實驗更讓我意識到,我的「推特服務能力」大概只能容納一百二十人左右,而我打算就這麼貫徹下去。

    掰啦。
  • You might also like

    12 comments:

    Si said...

    爸爸可是你的勇氣比我多。換做是我作不到耶。
    好啦,不管怎樣要開心啦。神充滿世界呢。

    Izen Sun said...

    我前幾天也刪除我經營四年的部落格,有時候這些資訊垃圾反而是種羈絆,不管是化作數字或者時間。

    muser said...

    就算沒有很堅強,但是能容納 120 人也很厲害了,像我的推特伺服能力是 0,目前唯一想要 follow 的對象只有 Emma Watson ,但是她一定不會理我...

    我曾試著拿一個物理原理來做應用解說:
    根據海森堡測不準原理,當觀察者越靠近、越放大一個觀察目標,想要正確的觀察它的所在位置與能量時,它越容易從觀察者的視界範圍中跑開,劇烈的晃動、震盪、難以準確的量測,這可能是因為目標過小而受到觀察者的引力、斥力或其他能量干擾,而產生不確定性的結果,所以觀察者越靠近它就越發現其越不穩定;
    可是有時觀察者會誤認為自己已經正確觀察到它的形體、外貌、位置與能量了,其實是觀察者已經太過靠近而跟著目標一起晃動、波動、移動、才誤以為看清其形體,是自己已經失去觀測的客觀基準點了。

    更何況你要觀察的目標叫做「社會」。社會學家總是必須記得要站遠一點。

    annpo said...

    muser說得真好

    Sunline said...

    至少,你還有勇氣承認你的脆弱。

    豬小草 said...

    @muser:

    果然用物理學來理解社會關係都會很sharp。

    但是你只是不在twitter上follow人吧,你不曉得訂閱了多少人的twitter RSS feed,然後還三不五時上來跟人聊天哩。這種努力不懈(屑?)的精神,也是令人欽佩。

    @annpo:

    不要被他騙了!XDD

    @izen:

    部落格的話我不會刪耶,因為是整理過的文字,其實有其重要性。推特或噗浪我就常常砍掉重練了。

    @suline、si:

    :-)

    muser said...

    幸好是被說成 sharp 而不是 LG ( Low Geek.. )

    RSS 訂閱是一種「數位保存計畫」,你把帳號砍了, Google Reader 裡面還是可以翻閱到以前的全 RSS 呢~我也只是偶而看看(正文都快看不完了)、有人 mention 我才會回話而已,哪有聊天啊?:P

    我是純潔正直又可愛從不騙人的好孩子。(可以噁但是沒有誤)

    cerami said...

    小草兄:好久不見,許久沒有留言了。
    我寫了一點回應在我自己的部落格裏,
    有空可以過來看看。

    http://blog.tsubasa.idv.tw/?p=629

    Cerami

    豬小草 said...

    @cerami:

    天啊,真的是好久不見。

    的確如你所說的,走這麼一圈下來,部落格是比較好拿捏社會距離的平台,不過twitter實在太好用來說垃圾話了,所以我還是弱弱的把帳號留下來。

    @Muser:

    不過這次就不讓你拿去保存了。哼!

    muser said...

    認真版:
    會感覺 Sharp ,應該是因為體會到「社會學」是一門科學,而不是一門文學吧?
    用物理學(科學)或數學(科學)去解釋社會學(科學)似乎都能有著共通邏輯的。如果抱有著豐富感情語言去貼近社會學,那種文學浪漫的氣息似乎就顯得很容易受傷了。

    豬小草 said...

    @Muser:

    不是喔,是因為如果我們把社會學當做一門理解社會「關係」的學問的話,那物理學對於空間、距離、關係、力的想像,就會很有啟發。

    還記得我研究所的時候,很多研究社會學理論的學長喜歡用「熵」這個字來討論社會學,只是我資質駑頓,總是聽不懂。XDD

    muser said...

    社會學用熵是談變動吧?
    熵是第二熱力學定律,只要物體隨著時間產生變化就會增加整個空間的熵,熵是大於等於零的量,也是宇宙膨脹、時間演進、物體變化的證據,變動越大、熵越大,變動越小熵越小,變動為零熵為零,但熵絕對不會是負的,所以沒有回到過去的可能性。

    社會一定是不斷的變動與擾動,熵一定大於零的而不可能等於零的。熵也代表熱力學的傳遞,但是會接近飽和的最大值,而運動能量發起後如果沒有瞬間提高,將會隨著範圍擴大也會越來越低而轉換成熵。熵也可以代表社會中 Chaos 的最終力量,熵就是 Chaos。不過要記住一點的是:熵是不做功的能量。社會不會自己作工。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