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群包民主?聽起來就會出包

    竊聽風暴之OB與朱百 #gjtaiwan下午去聽一場由數位文化協會辦的座談會,邀請的是GVO的編輯Mohamed ElGohary來分享年初埃及革命的經驗。

    本來我還在這場與David Wank在山豬窟談中國貪腐網絡的演講中掙扎著,但想到那時我都是透過全球之聲的快速翻譯來獲取第一手訊息的,就想去聽聽看實際在場的人怎麼說。

    演講比我預期中的好。但真正超乎我預期的,是第二階段的座談。

    依我的記憶,今天的座談原本分為上下兩場,上午是產官談網路行銷與公共治理(的樣子),下午則是「從社運者跟新聞從業人員的角度來看當今的社會媒體變革」(以上是數協廣告原文)。但實際上並非如此。除了Mohamed ElGohary,另外四位參與座談的專業人士是大河馬、史萊姆、馬文君(?)、外交部官員(!)、資策會分析師(!!)。看這組合,感覺上是把上午場取消移到下午來,我不知道實際過程為何,但座談過程真的挺有趣的。

    好比說,我第一次聽過一種話術是:「我不是A的專家,但是誰能說他是B的專家呢?那我就來跟各位說說A在使用B這件事情上有多不專業吧。」在這裡,A是社會運動,B是社會媒體,而所謂的不專業,按照發言者的說法是:
    我很驚訝的看到,原來埃及部落客的革命過程是全套的,他不是只有抗議,而且連接下來的社會重建也一併討論。相較之下,台灣雖然也有一些環保議題,例如國光石化,可是感覺上就不是那麼全面。
    當然,上面這段話是憑記憶寫下來的,一定是有所簡化,但會場不准錄音,也只能看數協到時候會不會把檔案放出來吧。聽到這段話時,我嚇了一跳,想來一定是因為發言者的專業讓他所看到環保團體的努力,不管是政策建議或網站建置,都與我所看到的不一樣。而我想到的另一個問題是,回顧數協歷年做過的事情,好像也與社運團體沒什麼互動,這又是為什麼呢?是缺少牽線的中間人?缺少合作的信任感?還是,大家對於所謂的「社會運動」有著根本不同的想像?

    我不知道,只是好奇。

    而在提前離席後,看到在場的朋友在推特上寫到:
    社會媒體的座談會上,討論從中東革命轉到行銷及政府e化,還真是有些莫名。。。
    我想我更不懂什麼叫做「群包民主」了。但群包民主聽起來就是會出包的樣子。(茶)
  • You might also like

    7 comments:

    Portnoy said...

    最有趣的分明是在埃及人面前介紹中東現況跟埃及革命的原因啊!

    torrent said...

    所以群包民主的意思是「革命過程是全套的,他不是只有抗議,而且連接下來的社會重建也一併討論」?

    Portnoy said...

    本來啊,活動是分成上下午,上午是臉書官方跟政府治理的部份,打算請來的是臉書北亞的頭,然後接著的論壇就是你今天看見的那組。下午是Gohary跟比較偏社運的論壇,結果到活動前幾天才知道臉書北亞的頭不能來,然後下午社運的論壇與談人也多半不能來...所以就從A1A2 B1B2四個track,變成只剩下很另類的B1A2了。

    豬小草 said...

    @PORTNOY:

    對喔,都忘記外交部長官溫柔又和諧的聲音了。XD

    至於B1A2這奇妙的組合,貴協會從頭到尾都沒有解釋怎麼會變成這樣啊。A場的頁面整個拿掉,長官們直接就座,一切就這麼自然啊。本來還想說是因為要做人情給指導單位哩。

    @TORRENT:

    應該不是。但整場都沒有提到什麼是群包民主,大概是覺得我們google一下就能理解吧。

    豬小草 said...

    又,看到schee這推,不知道是不是對我的回應,但對我有所啟發,就姑且記之。只是說,假設數位跟社運是兩個場域吧,可能是觀察角度與抽樣偏差,我看到的是社運團體的數位化,而不是數位組織的社運化。

    當然,何謂「數位化」?何謂「社運化」?這就不是140字可以討論清楚的事情了。

    Portnoy said...

    抱歉,真的事出突然,活動也辦的有點急促,不過最主要的還是ElGohary啦。本來活動要分成上午場跟下午場分開報名,是因為考慮到主題大概會吸引不同的人,後來變成B2A1,也沒辦法再分割了,就只好讓台下朋友自行用腳投票了。至於論壇時間沒有控制好,那就是主持人我的錯了。

    豬小草 said...

    看到schee這推,我想我現在不只是隊「群包民主」有疑惑了,我連什麼叫做「網路原生」都搞不清楚了。(抱頭)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