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重要的重要關係

    革命少女那邊知道這個「抗議反分裂法行動聯盟」,已經好幾天了。有blog、有貼紙,就是沒有什麼人加入串連。看來這種事情沒那麼簡單。總覺得「串連」這種事的「效果」其實是挺「時勢造英雄」的--同一個議題講的時間不對,沒人理;講的人不對,更沒人理。而現在,大環境詭譎,想弄串連的人又沒什麼「社會資本」,就算反反分裂法再有多重要的社會意義,在網路上看起來也不再是那麼重要。阿,還是說,大家都怕被動員呢?

    真是應了中國人說的: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

    不知道換一群人來弄是不是就不一樣了?

    嗯,我不回答假設性的問題。
  • You might also like

    14 comments:

    革命少女 said...

    唉我快掛了。由衷希望這一群更年輕的人來弄會更棒。是不是,中年人們都已經深陷在利益網絡裡了,沒人敢得罪中國啊。新的時代,如此地快速成型,我們是如此無言被輾壓的棋子,宛若我們並不存在。

    豬小草 said...

    我自己是覺得有種「該來的還是會來」的感覺。什麼國共內戰的遺緒,台灣問題根本是二次世界大戰的遺緒阿。夾縫中的小國,能有什麼立場?算了,如果這個法律能夠使人意識到海峽現狀就是「一中一台」的事實,那也算是功德一件。只是,悶阿。

    豬小草 said...

    所以阿,革少,我的意思應該是說:當整個大環境是冷漠的時候,什麼blogger啦、串聯啦、貼紙啦、社會資本啦其實都是沒有作用的。所以即使換成豆腐魚他們來作串聯這件事,我覺得情況也是一樣。如果說,串聯所造成的副作用是讓我們更快速地消費並儀忘掉某個議題的話,那或許在這種冷漠中寫下的東西,會更能溫暖人吧。

    革少 said...

    對啊你說的很準確。總之是一個悶字了得。

    觀察者 said...

    我覺得這個串連在思考上很有意義(很抱歉我雖然心裏很支持,但是實在不太知道要怎麼去『串連』)。
    我想不是大家對於這件事情的不重視,而是這件事情最後的發展好像有點「雷聲大雨點小」(雖然這是假象)。
    我想一般民眾對於法律條文這種東西的感受,可能比不上「95年兩顆飛彈」來得強烈吧,當時兩顆飛彈試射,大家也都照常吃飯菜,當時就有很多人質疑,台灣人不知道是勇敢或是真的搞不清楚狀況呢?
    大家對於「反分裂法」的冷漠原因為何,可能很值得去探討,對於台灣人來說,當下什麼是最重要的呢?我想對很多人來說,反分裂法絕對排不上前三名吧??
    另外,最近兩大報與電視台很多都想進入中國市場,所以立場有很明顯的變化,所以對於反分裂法的種種,很難引起社會各界的討論,似乎背後有很多重的因素存在。

    觀察者 said...

    對不起,打太快,大家照常「吃飯買菜」打成「吃飯菜」,大家不要見笑啦!

    豬小草 said...

    冷漠的原因可以有很多:議題不重要、政府沒動員、媒體沒炒作,甚至,台灣人被糟蹋到沒感覺了,都是有可能的。我想,就像你所說的,比起正對著你的八百顆導彈,一個由外國制定的法律(狐大語)的確是太遙遠了。但如果,我說如果,這個「國內法」搭配著其他法條的更新,甚至搭配著「國際組織」的運作,那造成的效果,應該比導彈還厲害吧。不過,我不是國際法的專家,這話就當危言聳聽,聽聽就算了。眼下我反而覺得「反分裂法」是一套胡錦濤用來「收攏軍頭子、警告上海派」的東西,不過我人不在中國,也不是中國問題專家,這話也一樣聽聽就算了。

    那麼,我到底想講什麼呢?唉,其實也很簡單。就是我覺得呢,網路串聯這檔事,其實是要看人看議題看時候的。所以沒串到,也沒什麼好難過的,反正過三個月那張貼紙就跟反分裂法一樣會被人忘記的。如果沒有人長期耕耘關心一個議題,憑著串聯引用所掀起的「風潮」,其實一下就過了。這話timo說的比我欽楚多了。這是其一。

    其二呢,我是想說,如果再這個時候大家能夠好好地重視國際法和國際政治的專業,把從二戰末期、國共內戰、冷戰架構,的歷史好好翻舊帳徹徹底底的了解一下的話,其實也不錯。不要老是說「台灣主權未定論」、「台海問題是國內問題」,也不要老是只在情緒上說「一中一台」。這些事情是要講證據的,網路上都找得到,大家就湊合著先看看吧。當然啦,恐怕證據看完之後大家會更傷心難過,也說不定。

    最後呢,我本來只是想簡簡單單地講幾句話,誰知道天氣這麼好,就寫多了。真是怪人不如怪天阿。

    ROACH said...

    如果我們說的是純粹由網路發起的串連,而不是南亞海嘯這種已經先由主流媒體大幅報導的議題,我的看法是有些相反的。網路串連自然要看議題、看人、看時機,這無庸置疑。但是,網路串連要能成功,一個非常重要的條件,就是「長期耕耘」。長期耕耘,網路串連才容易成功。「生命網路寫手首映會」會成功,全景的「長期耕耘」是最關鍵的因素。達觀部落廚房的搶救行動會成功,黃盈豪等人的「長期耕耘」也是先決條件。

    所以,網路串連,是要看人、看議題、看時機,以及看有沒有長期耕耘,我這麼想。

    ROACH said...

    用我的角度來說,則是,長期耕耘是網路串連的基礎,一個負責任的網路串連,在設計時就要想到如何幫助組織與議題的長期耕耘。

    用一個反反分裂法的冷清網站,來論斷網路串連,這中間的關連實在不強。要做一個熱鬧的反反分裂法網路串連,我認為實務上是做得到的。問題在於,這一定還是要有人長期投入時間,進行組織工作,而不是臨時、倉促上陣。但我也無意批評任何人,本來台灣就是做事的少,批評的多。許多做事的時機就只能這樣看他無奈地過去。

    豬小草 said...

    唉,我並沒有想去論斷什麼「網路串連」,也不想去批評誰。但我所發出來的「感嘆」的確是在比較反反分裂法和南亞海嘯的「網路」情況下出來的,而這一定因為我的「網絡」而有偏差。你想,台灣問題不重要嗎?沒有人長期討論耕耘嗎?但是台灣社會似乎已經對這議題感到麻木疲乏甚至因為經濟利益而變得複雜難言的,不是嗎?我覺得「悶」的地方,甚至覺得串聯不起來的原因,正在於此。

    豬小草 said...

    說的再清楚一點吧。我對roach跟carol還有很多很多人在網路上甚至在社會上作的事情是充滿敬意的,我相信這也鼓舞很多人,包括我自己,相信自己應該且能夠利用網路長期做些什麼。只是當我看到很多不是那麼好的例子之後,難免會想:難道就只是不知道know how的問題嗎?由不同的人來做就會不一樣嗎?

    OJ他們開始作重要的事情了。我當然希望這次是不一樣的。但我卻不希望不一樣是因為push的人不同。

    革少 said...

    其實我充滿倒彈的感受,我其實後來該聯盟處於失聯的狀態,我考慮的其實是在沒有充分授權的狀態下,我如何能以聯盟名義經營一個blog,然後我朋友又很不夠義氣地繞跑了,留下我處在失聯狀態不說又ㄧ直跑醫院又工作暴忙,結果好像是我動員不力革命沒勁。。。。。

    好了我牢騷發完了。呃。豬小草要是回台灣的話歡迎一起來聊天啦。

    豬小草 said...

    我把這份說出我心聲的宣言變成一張小小的貼紙,貼在右上角。相較之下,總覺得左上方MAKE POVERTY HISTORYWHITE BAND似乎簡單但是卻更能吸引注意。事實上,學校的教會也鼓勵學生在自己的窗戶或門上就這樣斜鞋地貼上這個一模一樣的標語。可惜我能力不足,不然如果夠作一個這樣的貼紙讓大家貼在blog上,效果應該比小張貼紙醒目吧。

    豬小草 said...

    幾經思考,後來還是把那著貼紙給撤掉了。因為實在不好看。唉,沒天份。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