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頭等艙與英國紳士

    最近因為快回去了,所以這幾天我們的話題總是環繞著--回去要吃什麼?舉凡欣葉日本料理、飛天麻辣火鍋、士林素潤餅捲、新埔豆干素雞,無不在我們的垂涎範圍之內,興致一來,還會想個吃透透行程,想來個一網打盡。就連在散步途中,我們也會在想新航飛機上隨你拿的淇淋巧酥。

    說到這,就不免讓我想到幾個星期前才搭過的Virgin Train的First Class。

    上次說過,會買頭等艙的火車票其實是情勢所逼,不過,抱著嚐鮮的心情,那天我們還是早早出門到火車站等著。火車到了,站務人員一臉狐疑的看著我們兩個衣著隨便的年輕人跳上車。頭等艙裡的座位是一行三個,所以要比經濟艙寬敞許多。座椅也比較舒服,至少靠背跟枕著頭的地方要比較軟且有弧度。不過,最重要的是--桌上有一張菜單。

    或許,稱那本薄薄的本子叫做菜單,其實是高估了英國人對飲食的要求了。因為據英國人自己的說法,英國人決對不會(或者不能)表示出他們對食物的興趣,不然就顯得自己太過世俗。所以這本本子不過是簡單的介紹不同時段所提供的不同輕食。例如:從七點到十點,提供的是簡單的早餐,有傳統英式早餐、煙薰鮭魚蛋沙拉、綜合水果加榖類食品;十點到下午四點提供的是snack,有蛋糕、餅乾、三明治;下午四點到晚上八點是light food,有三明治、各式沙拉、水果、蛋糕;八點以後,又是snack。在這些介紹的後面,是這頭等艙提供的「飲料」,從果汁礦泉水、茶類咖啡、各式啤酒、紅白酒、雞尾酒,一應俱全。嗯,飲料果然是英國人的強項。

    火車啟動後沒多久,服務生過來幫我們倒了杯新鮮柳橙汁,並且問我們要點些什麼。我們點了煙薰鮭魚蛋沙拉和傳統英式早餐。如圖所示。雖然比不上高級餐廳,但是這份量跟品質在英國也要賣個三鎊五吧(尤其還有吐司跟可頌隨你吃)。這兩盤呢,各有千秋,鮭魚的好吃當然不在話下,不過,這也是我第一次發現這種梗長長的蘑菇乾煎味道會這麼好。

    車子經過Preston跟曼城,一個個西裝筆挺、套裝誘人的上班族坐滿我們四周。他們匆匆忙忙地解決早餐,然後拿出laptop開始上網工作。我們則不慌不忙的把旅遊行程拿出來看,並且從果汁、薄荷茶、礦泉水、氣泡礦泉水開始點起來。若不是早上不宜喝酒,我真會問他有沒有啤酒。

    三個多小時,車子到了Euston。我跟露娘找到位在二樓的頭等艙休息室。講老實話,不知道是不是因為Euston車站起有段時間了,這個休息室的感覺還真是老舊,尤其是洗手間,濕氣很重。放在大廳的電視,畫面糊糊的,似乎是偷接。不過,商務中心裡的電話跟傳真機倒是很方便,幫我們不少忙。尤其是這裡有火車上沒有的蕃茄汁跟bitter lemon。嗑了再上。

    四個小時後,我們轉地區火車到Luton Airport搭EZJet,一個像是從內湖costco起飛的地方。除了有失傳許久的「真人機艙失事逃脫秀」外(為保安康,大家都看的很仔細),無啥可記。睡。

    在旅途中,我們難免會搭到其他地區火車,更難免會把它們跟「頭等處女」拿來做比較。「阿~好希望等一下就可以搭火車回蘭卡喔~不知道可以吃到什麼?」,這就是我

    終於,回家的那個下午到了。我們提早半個小時到Euston的休息室,卻發現裡面早已擠滿了人。從商務中心到大廳沙發,凡是可以放屁股的地方,都有人坐。不得已,我們兩人只好擠在吧台喝果汁、吃水果蛋糕(葡萄乾很多,不錯吃)。發車時間到了。由於這輛車是從倫敦開到愛丁堡,等於是整個英國了,而頭等艙也是我看過最多的--四節。看看車票上的座次,我跟露娘被分在不同的車廂,而這也種下我們不同的命運。

    我做的位置是在A艙,背後就是餐車。車子一啟動,服務生照例問大家要些什麼飲料。「酒、啤酒、白酒、紅酒、gin tonic、海尼根、建力氏...」,毫無意外地,每一個英國人點的都是酒。瞬間,車廂變成酒吧。等到大家酒都喝完了、鹹酥脆片也吃完了,開始上菜。

    「這位先生,你需要些什麼呢?」,兩個服務生推著分成三層的推車從我的後頭走過來。坐在我隔壁的胖哥似乎跟列車長很熟(他們從一上車就在嘻嘻哈哈地說要去把妹妹),要了三明治組合。輪到我,我把推車從上到下仔細的打量一次--最上層是沙拉區,有鮭魚沙拉、小馬鈴薯、生菜沙拉;中層是牛肉三明治跟一些起司;下層是雞肉三明治跟烤茄子甜椒三明--很不要臉的問:「我可以要鮭魚跟三明治綜合嗎?」列車長很阿沙力的說:「當然可以啊!」然後,給了我四塊鮭魚、兩個牛肉三明治、幾片生菜。因為全車都是上班族,我不好意思拍照,只得高高興興把整盤菜吃完。

    十幾分鐘後,露娘走到我這來,問我吃了些什麼。我據實以告。「為什麼他給你這麼多?我們那裡每個人都是小小的一盤。我還只拿到兩個三明治?」,露娘不解的問。嗯,我想應該是因為胖哥吧。不過,幾分鐘以後,露娘也從列車掌那邊拿到另一盤的五片三明治組合。然後,還是我吃掉。

    其實,坐頭等艙最有意思的不是它的飲食(嗯,雖然我後來也點了杯gin tonic),而是乘客的對話。尤其是當你聽到兩個英國人在語言中互相較勁卻又故作紳士,那可真是有趣。我背後就有這樣一對乘客。他們互不認識,是第一次在火車上相遇,一個是年約七十的老男人,另一個是五十出頭的壯年人。

    一開始會讓我注意到他們兩個人的對話,是因為那個老男人突然高聲談起他為什麼要這麼辛苦的每天花一個多小時搭火車到倫敦上班。

    「我是在幾年前決定把我的生活遷離倫敦的,你知道的,就是把整個家庭搬到一個更適合居住的地方。然後把公司留在倫敦。一開始,人們都在問我為什麼要這麼作阿,我說,我已經不需要錢了,我也不需要再去發展我公司的業務了,它已經夠好了、會自己成長了。我要的是更好的生活阿...你說對吧?!」,老男人這樣說。壯年人笑笑地點頭,說:「我也是這樣覺得阿,何必一天花那麼多時間在倫敦呢。我還有其他業務在歐洲、在法國阿...」

    然後,他們就開始聊了起來。從子女教育問題(壯年人的女兒碩士跑去讀猶太問題研究,讓老男人不解),聊到機場飛行讓人疲累(老男人一直強調飛機旅程是他這輩子的惡夢,雖然他很喜歡去義大利),甚至是對經濟局勢的看法。在這過程中但其中最經典的,還是要屬「湖區度假」這段。

    「咦,那你這個夏天有什麼計畫嗎?瞧,外頭的陽光多美阿,這時候的義大利最美了」,老男人這麼說。

    「喔,我想我們應該會去湖區吧,我們在那裡有一個別墅,常去度假」

    「嘿~湖區不錯耶~你知道嗎?那裡有一義大利餐廳,是我朋友開的,那種很老式的義大利餐廳,就是你會跟隔壁桌擠在一起講話,讓你完全不用跟你太太講話的那種。我最喜歡了。每次我太太都會抱怨我跟隔壁桌的人講的話比跟她講的還多」

    「喔,聽起來不錯。我們也喜歡義大利菜。不過,我們比較喜歡安靜,尤其是喝酒的時候」

    「是嗎?你也喜歡喝酒嗎?是喝紅酒嗎?我最喜歡喝紅酒了。來,說說看,你喜歡哪一國的紅酒?」

    「我最近比較常喝智利的」

    「嗯,智利的酒不錯阿。你有沒有聽過ooxx這個酒莊?那味道真的是好阿」

    「喔,你是說ooxx嗎?我不是很常喝這支酒,我都是喝aabb的」,壯年人似乎講了一枝更珍貴的酒。

    「aabb嗎?」,老男人低吟了一下,說:「這支酒不好買阿...」

    「喔,我們其實也不算買,祇是有朋友會固定給我們而已」,壯年人答的輕鬆,好像送珍貴紅酒這檔事就像送嘉南羊乳一樣正常。

    「對對對...」,老男人半响沒有搭腔。

    下車前,不知道為什麼,老男人堅持要把那包隨車附贈的鹹酥脆片塞到壯年人手上。「就當作是見面禮吧,我堅持,反正我們以後會常遇到。跟你談話真是愉快」,老男人這麼說。壯年人見無法推辭,只好放在自己的桌上。老男人下車後,列車長說:「多麼好的一個紳士阿,風趣迷人阿...」「是阿,是阿,跟他談話真的很有趣」,壯年人笑笑的講。

    然後,嘖的一聲,壯年人把那包脆片丟回方才老男人作的位置上。「老男人...」,他這麼說。


    這,就是英國人。
  • You might also like

    4 comments:

    kh said...

    很精采的對話, 原來不是只有英國人喜歡偷聽別人的談話.

    chung said...

    哈哈!對話真的很精彩,搭頭等艙吃美食又做文化觀察,還真的挺有收穫的喔! :)

    豬小草 said...

    chung:

    我之前聽過一個作婦女研究的老師說過,每當她覺得研究遇到瓶頸時,她就會到一家二奶開的咖啡廳裡面待一下午,聽來咖啡廳裡面的二奶們抱怨、哭訴、比較。有時候,她們說話之大聲,不像是說給同桌的朋友廳的,反而像是跟鄰桌的炫耀,甚至是故意講給隔幾桌的大老婆聽的。這種複雜的說話方式、場域氛圍,有助於刺激靈感,以及以後的田野訪談。

    而坐在我右後方的那個老男人呢,其嗓門之大,恐怕全車裡有半個車廂都聽得到。

    kh said...

    原來不聽也不行, 火車上的對話倒不複雜, 只是傳達出有錢人心中想受人肯定的成就感及他們自己可能也不願面對的空虛感.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