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業典禮 by 露娘

    照理,八點四十分,畢業生應該在辦公室前集合整隊,準備照團體照。而我,那時剛好離開捷運站,等著小巴上山。

    九點整,趕到學校,大伙兒已經整隊完畢,急忙套上畢業服,找個邊邊的位置,把自己塞進去,露出氣定神閒的笑容(這招我最會),留作紀念。

    照完團體照,開始親友團胡亂照。我沒有親友在場,也沒有相機,遂到處認親,凡有一丁點關連的,通通湊上照一張。

    九點四十分,再次整隊,準備繞校園一週,然後進場。小草到,可是已經來不及跟那些穿著各國博士服的老師照相了,於是,左右同學青菜照。

    九點五十分,在擴大器「破嗓」,效果略打折扣的威風凜凜進行曲中,以總會代表、教授團為隊伍之首開始行進,象徵性地繞學校一週,然後準備進入禮拜堂,開始畢業禮拜(典禮)。

    進禮拜堂前,看到外婆,事實上,外婆不是來看我的,她是跟著她們教會的親友團,來參加一個會友的畢業典禮,那位會友是我的同學,也是畢業生。

    十點,畢業典禮。聽說媽媽已經坐在裡面。我呢,隨著隊伍向前走,笑嘻嘻地。一面走,還一面聽到許多人的名字,「ㄟ!某某,我在這!」「妳看,某某在那兒!」看到她們的笑容和歡喜的樣子,我也很為這些人高興,只是,我也知道,不會有人叫我的名字。

    頒發畢業證書,襄理者一個一個唱名,輪到我時,昂首闊步向前,笑嘻嘻地從院長手中拿到畢業證書,並接受院長撥穗。一向嚴肅的院長,不知是歡樂氣氛影響,還是迎接將來休假,也露出少見輕鬆的笑容。

    之後,是一連串致詞、感謝和其他相關活動。某人上台又下台,某人補充又提醒,整個典禮結結實實地進行了兩小時又二十分鐘。還好有冷氣和座位,不然我真的會昏倒。

    結束,小草要趕去山豬坑,有一個特別的活動。雖然媽媽要我多照一點相,但我無意久留,象徵性地拍張照片,吃過簡餐後,匆匆離開。離開時,還有許多同學留在禮拜堂前照相呢!

    就這樣,在一片慌亂中,遲到又早退,結束了我夢想許久的畢業典禮。

    當然,在我想像中,畢業典禮不應該是這樣的,實在有點失望。其中有幾點落差:

    首先,畢業典禮應該有Lulu的。我已經幫她把參加媽媽畢業典禮的衣服和配件都想好了!但是,小草說,人那麼多,Lulu會很累,不要為了一己之私(就是要照一張照片),苦苦折騰她。好吧!那就算了!還是送她去保姆阿姨家吧!

    其次,畢業典禮應該要照一堆相的。跟這個人照相,跟那個人照相,特別是跟那種妳永遠都不會跟她buddy-buddy的高位者,如院長之類的照張相,可以暫時提升一下自己的地位。反正用數位相片,不喜歡就刪,多照無害。可是,因為相機在小草那兒,他比較晚到,可以照相的時間太少,典禮又長,結束我們急著走。最後,全部加起來的相片不到二十張吧!嗚嗚!我大學畢業的時後還照了兩三卷底片,連別系老師都跟我合照,這次卻連一個都沒照到!好難過呀!

    接著,畢業典禮應該要跟同學親親密密,更有於此告別,心痛難捨之感。可惜,我因前年出國,回來插班,之後又因懷孕生產,跟同學互動較少;而且,下禮拜就會去傳道師訓練,接下來,大多數人會在長老教會工作,其實,有畢業跟沒畢業差不多。相對地,我還因為以後會在其他的訓練會中,碰到我以前的學長姊還有同學而暗自高興!

    再來,畢業典禮應該是要有許許多多家人圍繞在畢業者身邊,獻花、送禮物的,但是,除了小草和我媽外,沒有其他親人到場。當然,比起一個親友都沒有的同學,有人來就不錯了!至於小草和我媽來的原因,恐怕是怕我一人孤單,在如此歡樂的場合中,顯得落寞吧!

    事實上,除了小草外,我根本沒跟其他人講畢業典禮的事,就連我媽也都是從我外婆那兒得到消息的。不是因為我不在乎畢業(總覺得能畢業就不錯了!),而是認為,台神是一間帶有呼召和使命的學校,其設立目的與一般大專院校不同。一般學生投考某所學校,可能基於自己的興趣或未來的生涯規劃,符合人們的期待或價值觀;但是,投考台神的人,理想上,必定是領受某種呼召而來(這是我的假設,但事實似乎不盡如此,也罷!人還是人);也因此,畢業,是完成階段性的學習,確也是奉差遣的開始,進入另一階段的學習工程。

    也因此,畢業,不只意味著文憑的獲得(說實話,如果沒有其他制度性因素,就算台神只是頒發學士文憑,我都無所謂,基本上,我覺得自己的程度只有幼稚以上,小學未滿),精確點兒說,這三年只是一個受差者的基礎教育,一個基本方法的傳授、浩瀚神學(或是說神無窮創造和啟示)的認知,以及培養一個持續不斷、自我鞭策的學習態度,永遠保有向罪死、向神活的生命認識。也因為如此,在鄰近畢業時刻,甚至到畢業的今天,我的心情益發沈重,因為我知道,自己實在沒有做到這一些,所以,有點兒沒臉去參加畢業典禮。

    另外,沒告知家人的原因是,直到現今,他/她們還是不贊成我走傳道之路,某某人可以走,某某人應該走,但是妳就是不行!而且妳現在出國讀書,以後教書,這也是服事,難道很好嗎?為什麼妳偏要去牧會?

    在家人眼中,牧會真是辛苦。我爸媽雙方的阿公阿媽輩都是第一代信徒,他們眼中,牧師是刻苦又清苦的一群人(當然,也是有老鼠屎的牧師,但是,人格高潔、具有傳道熱忱的牧師仍佔多數),在五十年前的台灣社會,這些人不但叫人信耶穌,還要擔負起教育、醫藥、社會福利,甚至是經濟支援的角色,只要有人需要幫忙,不管是不是信徒,電話一來,都要立刻出門,24小時全年無休。而這樣的工作,並沒有充裕的經濟作後盾,也沒有社會地位,偶爾還會遇到刁難的人,除非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不然沒有人會鼓勵自己的孩子去念神學院。

    何況,我是一個女生,又帶一個小孩,在目前的教會生態中,女性傳道人仍受歧視,不管能力多強,最後還是難逃邊緣命運。我猜,他們心裡一定在想,「我們花時間、花金錢栽培妳,就是要讓妳過好一點的生活,妳可以有其他選擇,為什麼要去作傳道人?」而另一方的長輩則說,「真是有心啊!看妳這麼有心,我們也要支持」但我知道,他們心裡仍然覺得,這露娘真是單純,不曉得人世險惡,明知山有虎、仍向虎山行。

    對於家人的善意,我是相信的。但是,他們恐怕不清楚的是,我比任何人都明白這條路的狀況,不然,我不會一直抗拒、不斷掙扎;可是,他們更不明白的是,早在四年前,我就已經清楚地知道,是神呼召我走這條路, 不然,我不會願意放棄舒適的生活、原初堅持的目標,轉向祂的道路;同時,也在這四年中,肯定祂會繼續領我走,不管人們怎麼說,用紅蘿蔔誘引、還是棍子鞭打,還是照樣往前行。

    事實上,我不是一個勇敢堅毅的人(天曉得我只想作個無所事事,偶爾作作公益活動的少奶奶),也常常覺得這天底下少了我無所謂,或許沒有我更好(因為我實在太任性了),即便如此,我不需要高看或低看自己,因為上帝會用祂的方式評價我的所作所為。

    就我來看,這個畢業典禮應該展現兩個相連的意義,一個是上帝的呼召,另一個是回應與差遣,如果參與的人沒有這樣的共識,那麼,典禮就是儀式,結束,就結束。

    最後,這個典禮與我想像,最大落差在於,結束時沒有豐盛的茶會與餐會。本來想說小草會帶我去吃大餐的,可是他要去山豬坑,必須急急離去。這點,真讓我難過。於是,在捷運站月台,停下思考,該去哪兒度過我接下來的半天?自己去喝下午茶、還是逛街?最後,我決定回家,給自己一個安靜的畢業典禮,問問自己,究竟上帝呼召妳做什麼?妳做了嗎?接下去,上帝呼召妳往哪裡去?妳準備好了嗎?於是,我聽到這首歌,

    耶穌召我來行天路,導我向前日日進步,世間無論危險艱苦,救主耶穌時刻保護。我的救主基督耶穌,全能的手時刻保護,我愛盡心作禰學生,禰大施恩親手保護。

    接著,寫下這篇文章。告訴祂,我是真的畢業了!
  • You might also like

    9 comments:

    CGS said...

    加油 :)
    為自己的理想而奮鬥需要更多的勇氣

    017 said...

    m..我能體會那種失落感,因為我大學畢業典禮時一個親人也沒來,全班團體合照沒有我,想要有人陪我吃大餐就更不可能。
    不過現在想想不覺在意,反正我也從沒把畢業紀念冊拿出來翻過。
    畢業之後的生活如何才是真實的。

    露娘 said...

    To cgs,

    嗯!拜訪你的blog,我想你也應該正朝自己的理想前進吧!小草說你們家的魯味很有名,找一天一定要去試一試!

    To 017,
    的確,畢業後的生活才是真實的。說到這兒,你從公司畢業後,真實生活過的如何?你們有要為玉倩辦歡送嗎?我們也想湊一腳ㄝ...

    MEB said...

    嗯,加油,做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情應該有事人生很重要的一件事(這話好像也是說給自己聽的)

    露娘 said...

    To MEB,

    給他衝衝衝!(沒有任何政治意涵喔!)

    bless Angel 恬 said...

    雖然我只認識小草兄,但好想跟你說些話...
    這篇紀錄神學院畢業典禮的文章,
    讀來彷彿有讓人嗅到落寞的感覺,
    但並不是在於畢業典禮有沒有人陪伴...
    而是當你選擇回家時,
    擁有一個安靜的畢業典禮...
    重新問自己、面對神:我到底準備好了嗎?
    我能怎麼來回應神的愛呢?
    我未來要怎麼繼續遵行你的道路呢?
    這段屬於你與上帝爸爸之間的囈語...
    我們在空氣中聞到那不太像落寞的味道,
    而是有種很深很深的應許與心意...

    我相信,背十字架的代價,心裡總是有點刺痛的...眼框早已滿是淚水打轉...甚至是身旁的我們,都感覺激動~ 想像當耶穌對眾人說願你平安的景象...是的,我要對你說:願你平安~

    露娘 said...

    Hello,恬!

    謝謝妳的鼓勵和了解喔!妳應該也是我的學妹吧(東海社研)?!最近得知要去高雄牧會,又是另一個錯愕的消息(弄得我家人眼淚連連,連我一些不信主的同學也快哭了!還說希望上帝能對我好一點...唉!有那麼無法接受嗎?至少高雄有機場呀!)。

    不過,我想大家都習慣了!因為天上的老爸總是給人出乎意料的安排,但出人意外的平安也是跟著來...

    嘻嘻,那就出發吧!

    Anonymous said...

    Dear 露娘

    加油 :) long time no see. Though I am still in U.K., I often read this blog; congratulations!

    CCF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Lancaster will continue to pray for you. I am hoping I can graduate this year (Dec), too--see how God leads me?!...:) Everything is possible within God. Feel so encouraged by reading your articles. Kaohsiung is a 'good' place--I may be biased, as it's my home town...do you know which church you are going?

    Miss you. May God bless you and your family.
    Lydia

    露娘 said...

    Dear Lydia,

    See u K.S. :)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