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y wife|耶和華在地上造了一件新事

    昨天晚上,搬家公司來搬東西,才三十分鐘,花了一個星期打包的紙箱就全部被運到卡車上了。今天上午九點,公園教會的長老打電話來說東西已經運到牧師館了。十點半,送Lulu到保姆家,她接下來有一個月的時間要住在阿媽家。中午十二點,露娘在板橋新站坐上了開往高雄的統聯客運。

    一家人正式分居三個地點。

    在客運站等車的時候,露娘問我說:「你都不會替我感到害怕嗎?」我想想,說:「怕什麼呢?我比較怕兩年沒騎機車的妳在高雄會出車禍。」

    露娘會這樣問,當然是有原因的。畢竟這次要去的教會是出了名的保守與難搞。這一方面是因為這間教會的會友多半是從其他教會移籍過來的,在服事與聚會心態上要比較封閉;另方面是因為長執會裡的長執們唯長老J是瞻,而此人又保守與父權。這樣的結構,遇上露娘這樣一個女性主義者,任誰都會感到害怕的。於是乎,在過去的兩個星期裡,已經不少電話、聊天、會面,在為露娘打氣與提醒。

    而我,無能的牧師公,只能尷尬的在一旁笑著。

    老實講,雖然神學院裡頭有越來越多的女性學生,但是就整個教會場域而言,環境並沒有因此對女性比較好。於是,我們看到每年有不少女性神學生畢業,但是只有一半左右接受分派、更少的人獨立牧會、更少的人已婚育兒。而對教會來說,女性傳道人更是一個燙手山芋,因為他們要的是一個傳統權威的男性傳道人、一個可以為聖歌隊司琴的師母、一個可以全家服事會友的家庭。「一人當選、全家服務」,這種選里長的心態,其實在教會中特別明顯(這也難怪當教會知道露娘已婚、有女娃一名、先生又不隨妻時,會大感頭疼了)。

    面對這樣的結構,即使夫妻兩人都是傳道,會友仍是會習慣稱女性的一方為「師母」,而如果太太接受、先生復述,則會友就理所當然地不會把妳當作傳道(最簡單的判準是,他們只付一個傳道的薪水),更不會接受妳的帶領。而老實講,在這種情況下,恐怕先生本身都會忘記「傳道」這職分的重要性。

    換個角度來說,作為一個女傳的先生,倘若我不能謹守分寸的話,恐怕對於露娘在牧會工作上的傷害更大吧。

    一個月前,我跟露娘同之前教會的一位女傳吃飯,她要離開教會,回華神把第三年讀完。在那次的談話裡,我看著這兩個我認識多年、也同工多年的女子,她們許多敏銳的觀察、分析與建議,讓我腦海中一直想著耶利米書31:22的經文,說:

    『耶和華在地上造了一件新事,就是女子護衛男子。』

    教會有女傳,僅僅是第一步;讓會友因著女傳而能看見更不一樣的信仰力量,那才是更重要的。
  • You might also like

    7 comments:

    比比 said...

    你要去當兵了嗎?你現在要暫時住哪啊?
    想請問一個老問題,露娘是如何蒙召的啊?

    豬小草 said...

    當兵還沒那麼快,現在在論文最後趕工階段,所以我還是暫時住在板橋。至於露娘的蒙召喔...說來話長哩,改天叫他自己寫吧。

    017 said...

    很實際的狀況,多數的教會希望夫妻一起參與事奉。別說自己是沒用的師公,我覺得男人跟女人的頭腦還真是不一樣的,有不同的見解也是很正常,但至少有一件很重要的是「支持」是小草你能做而且不可少的。

    豬小草 said...

    「參與事奉」跟「服務會友」是不一樣的。我想更實際的狀況是,大多數的教會要的是後者,而不是前者。因此,對持這種心態的教會而言,女傳是麻煩的,女傳的丈夫是沒用的。

    judie35 said...

    我不知道高雄有個公園教會?是哪個中會的?

    女傳的處境是很艱難,但這幾年也看到很多教會對女傳的接受度提高很多。認識好幾位女牧師牧會都很成功。父權文化那麼牢固,要改變並非一朝一夕,只能一點一點去鬆動它。

    牧師娘難為,牧師公也一樣難為。做太多做太少都不行。不過若照你說的目前這種模式,其實你和露娘教會會友互動的機會並不多,主要工作還是努力支持露娘,這應該是平日就在做的吧。

    新傳道常會感到孤單無助,若是能夠找到可信任的長輩同工,主動請教一些事務處理的方法,會省力不少。

    好像有點倚老賣老?

    重點是,祝你們在這新的路程上快樂地向前走,上帝會照顧祂所揀選的僕人。

    豬小草 said...

    哈哈,公園教會是化名啦。

    就像judie35說的,我跟會友幾乎是不可能有平常的互動的(夫妻團契是週四晚上,我沒辦法參加),現在的情況是週六下去、週一回來,所以互動真的不多。而且,一開始的這半年,還是以建立信任關係為主要目標吧。

    公園教會的長執們雖然年紀偏大,但是對於教會也挺願意付出,這在兩個星期前下去拜訪時就感受得到。只是因為公園教會處在一個新開發的社區裡,社區事工是相對的少,但這需要時間慢慢來,急不得。

    小會議長是在高雄老市區鹽巴教會的主任牧師,人很好,公園教會裡有一些會友也是從鹽巴教會轉會籍過來的,所以關係還挺密切。

    其實我自己一個人在台北有時候有會覺得很使不上力,論文還是得趕、工作還是得做,所以一時之間也真想不到能怎麼樣幫忙露娘牧會。所以,也只能支持、支持、再支持哩。

    judie35 said...

    鹽巴教會主任牧師的確是非常好的人,有這樣的小會議長很幸運。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