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鑲嵌的網路社會運動

    在參加完嗷雜誌辦的野草莓座談後,本來想把自己想了很久的「鑲嵌的網路社會運動」(Embeded Online Social Movement)寫成一篇文章,只是後來工作漸多,也靜不下心來把這文章完成。索性,就把我所想到的幾個點,用大綱的方式呈現出來,算是先了一樁工作,細部的討論,且容我後續補述。



    [網路社會運動的鑲嵌性](embeded: tech and social)
    • 技術的鑲嵌:讓不同網站上的服務可以同時出現在同一個部落格上,使得資訊的mashup跟聚合成為可能。
    • 社會的鑲嵌:透過SNSs,因為每個人社會網絡的不同,訊息的傳遞得以跨越個人的生活圈,雖然沒有大眾媒體來得全面。
    • wenli的「野草莓之夜」來說,就是Y!Live的技術鑲嵌加上twitter的社會鑲嵌。
    • 從這樣角度來看roach那篇2008年的網路觀察,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網絡的高度集中。
    • 當然,鑲嵌有其限制性。
    • 技術上的限制:路徑依賴、自體繁殖、無限重複。
    • 社會上的限制:小圈圈的自我滿足良好。
    [從媒體到維基](from media to wikia)
    • 如果,中國meme對公民媒體的想像是游擊戰,而西方的GVO是陣地戰,那台灣的想像是什麼?
    • 過去對部落客的想像是「公民記者」,強調的是現場的紀錄者。
    • 但當運動時間一拉長,以樂生為例,部落客做的其實是不同議題面向的補足。
    • 一個關鍵:準備好被搜尋,讓網路成為說帖。
    [網路有(無)用]
    • 當然要下線行動!!
    • 社區與社群不是對立。
    • 關鍵在於:社群如何強化社區活力,社區如何提供社群寄託。
    • 議題的爆發力是與當下結構相關,無法控制timing,只能控制自己的tempo。
    • 不用誇大網路的有效性,但是不能忽略網路在事件整理上的重要性。
    • 認為網路無用的人其實只是想把網路拿來用。
    • 隨著網路成為生活的一部分,社會關係的改變,其實更為關鍵。
    • 如何量社會資本?如何談社會動員?如何面對中介者的權力?其實都與我們對網路的想像與理解有關。

    最後,最後,最想說的一句話:
    網路游擊戰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而我這個體戶也該思考下一個階段的工作了。
  • You might also like

    1 comment:

    豬小草 said...

    清晨騎車時突然有這樣一個感慨:

    社運團體常常覺得自己是正妹,認為弄個自拍就可以吸引宅男的支持,殊不知宅男才不會因為一棵樹而放棄整座森林。所以,正妹需要的是經紀人。經紀人會在乎你的演藝事業,宅男只在乎下一個正妹。

Powered by Blogger.